01

乔小芸公公去世不到20天,她还没从满屋的哀悽和压抑中挣脱出来,却又被另一个炸雷般的消息给炸懵了。

有非常可靠的消息说,婆婆已趁公公去世后的这短短半月时间,将他们的房产过户给了小姑子。

他们眼下住的这三房两厅,公公在世时曾许诺,只要乔小芸同意生二胎,他就立下遗嘱,百年后将这房子无偿赠与乔小芸夫妻俩。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她二胎生下来,公公却来不及处理这事就突发脑溢血走了。

乔小芸满以为,公公的意思,也就是婆婆的意思。

谁知道,这才须臾时间,婆婆就手快地将房子作出了处置。还是在没有告知他们夫妻的情况下,作出的也是让人惊掉大牙的安排。

晚上,乔小芸跟老公苏灿视频时,带着试探性的口吻问起这事,苏灿也是满脸的不置信:“这房爸之前不是说过要给我们的吗?”

乔一言不发地递过去一个“就是嘛”的眼神。

视频挂掉后,乔小芸后知后觉地觉察到,苏灿不知是不是因为太忙的原因,竟没流露出丁点想跟婆婆求证的意思。

她心下打起鼓来。

五年前,她因意外怀孕,决定与苏灿结婚时,公公跟他们说,手头只有四十万现金,要么小俩口就拿这钱去付个首付,买个房再结婚。

要么就拿这钱去做点什么生意,以后再买房。

乔小芸见当时苏灿的工作也不是很如意,自己马上就要生孩子,开支马上变大,孩子出生后也少不了要公婆帮忙,便选了后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就这样,结婚后,他们便跟公婆住在了一起。

苏灿有个妹妹叫苏阳,在乔小芸他们婚后第三年也结了婚,公婆帮出了一部分装修的钱。

生下女儿两年后,苏灿拿公公给的那40万开的装修设计公司,生意渐渐有了起色,公婆开始催生二胎。

乔小芸以公婆年岁大,苏灿生活压力也大为由,推脱了几回。

后来,公公以为乔小芸是因为顾虑房子的事不愿生,便许诺说,眼下这房子,只要他们愿意,可以永远地住下去。

而且,他会立下遗嘱,在他和婆婆百年之后,将房留给苏灿。

公公的心思乔小芸懂,他是想有个孙子。

苏灿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小姑子生的孩子都不姓苏,老人想要个孙儿冠他的姓,却又怕被人诟说重男轻女,不好明里表达。

她和苏灿商量一番后,同意了。

二胎生下来,见果真是个儿子,公公从头到脚都是欢快的。乐呵呵地看着小孙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公公生苏灿时年龄虽然偏大,但现在也不过六十出头,和婆婆合开一超市,生意还不错。

除了血压有点高之外,身体也没什么别的问题。加上孩子生下来也还不到半岁,乔小芸便没执意要求公公立遗嘱。

可谁也想不到,在一个断崖式降温的晚上,公公突然倒在了超市的柜台后边,再也没有醒来。

而今,全家人都在因公公的突然离世悲痛不已,围绕在他们周围的悲伤气氛还来不及散去,乔小芸便听说到,婆婆已私自将房子送给了小姑子。

03

在乔小芸看来,即便是没有之前公公的承诺,没有遗嘱,按继承法,在没征得苏灿同意的情况下,婆婆也不能私自把这房子过户给苏阳。

因为,房是公婆共同财产,那里边也有苏灿的一份。

乔小芸实在拿不准婆婆这么做的原因。

偏偏这几天苏灿又出差在外,乔小芸想跟他商量一下对策,电话不是占线便是无人接听。

可这事非同小可,跟苏灿说这事的人压根儿就不爱搬弄是非,也决不会无中生有。

所以,跟苏灿视频的第二天晚上,乔小芸按捺不住,直接问起了婆婆:“妈,我听人说,您已将我们这房子过户给苏阳了?”

说这话时,乔小芸故作镇定地轻轻拍打着怀中的二宝,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婆婆,不打算放过她脸上的任何细微表情。

婆婆听到乔小芸的问话先是一怔,然后迅速不自然地将视线转向别处,继而大声反驳说:“你听谁胡说的,哪有这事,没有!”

有人说,人和人之间的表达,语言仅能够占25%。就像此时,乔小芸从婆婆脸上,分明看到了被击中要害后的慌乱,和欲盖弥彰。

可她又实在想不出婆婆这么做的理由:“妈,为什么?苏灿不是您儿子,不是爸的儿子?”

让乔小芸意外的是,此时,她竟然从婆婆的脸上看到了凌厉,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恨意。

不过,二者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专注。

婆婆开始旁若无人地继续擦起了桌子,不再理会她。

乔小芸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识趣地闭上了嘴。

04

不过,乔小芸可以断定婆婆跟自己撒了谎,也下决心要把这一切弄个水落石出。

果然,短短几天时间,她便从物业处打听到,就在公公丧事办完的第五天,婆婆就去物业那办好了相关手续,过户也已完全形成事实,气不打一处来。

她甚至来不及跟苏灿通气,就直接找上了婆婆。

“您有什么权利这么做?!这房子我生二宝之前爸就说好了要给我们,您难道不知道?”

见婆婆不声不响后,乔小芸又说:

“即便是没有爸的承诺,这房子是您和爸的共同财产,苏灿也应该和苏阳共同继承,而不是您一手遮天直接转给苏阳!您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苏灿该怎样理解您这行为?”

婆婆这下倒是没有再否定乔小芸的质疑,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更让乔小芸震惊:“老头子立了遗嘱的。”

乔小芸呆若木鸡。

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公公把房子留给苏灿的遗嘱还来不及落实,现在又冒出来另一份不同版本的遗嘱。

两天后,苏灿回了家。得知乔小芸所说都是事实,跟他妈妈大吵一架后,带着乔小芸和二宝冲出了家门。

隔天,乔小芸独自来到了苏灿姑姑家。

她本能地觉得,姑姑托人把这事说给自己听,没准能给出点别的什么线索来。

果然,姑姑一开口,乔小芸便全明白了。

05

姑姑小声跟乔小芸说,苏灿是乔小芸公公跟别人生的孩子,不是婆婆的亲儿子。

乔小芸公公和婆婆结婚多年,一直没怀上孩子。有一次,公公和朋友在外边玩的时候,沾上了苏灿亲妈。

不久后,苏灿亲妈怀孕。

乔小芸公公见自己终于有了后,激动不已,斩钉截铁地表示孩子决不能打掉。

他也回家和乔小芸婆婆说了离婚的事。怎料婆婆却以死相逼,说什么也不肯离。

无奈之下,公公只得偷偷将苏灿亲妈安顿下来,请专人照顾。孩子生下后,再以抱养的方式带回了家。

乔小芸婆婆见到孩子那像极了自家老公的眉眼,心里虽猜到是怎么回事,但因是自己不愿离婚,只得揣着明白装糊涂,将孩子留了下来。

然而,苏灿三岁大时,之前一直没能怀上的乔小芸婆婆,突然有了喜,就是苏阳。

现在,乔小芸公公去世了,婆婆肯定不愿房子落入让她心塞了大半辈子的“外人”之手,所以才提前下手,将房子给了女儿。

“难怪我总觉得婆婆对苏灿,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乔小芸感叹着。

“这事,暂时还是别跟苏灿说吧。”姑姑叮嘱乔小芸。

乔小芸嘴里应下,可心里想,说到底,这是苏灿的家事,还得他亲自来处理。

“不过,房子的事,肯定不能就这样算了。苏灿较起真来,身世恐怕也会瞒不住。”下一秒,姑姑说出了心中的顾虑。

“姑,您帮帮我们,陪我去见一下我婆婆好吗?这样苏灿就可以不直接面对了。”

三天后,乔小芸在苏灿姑姑的陪同下,回到了婆婆那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6

事实确实如婆婆所说,她手中是有一份所谓的遗嘱。不过,苏灿姑姑只看了一眼就肯定那是假的。

因为,苏灿父亲练过书法,从运笔到字的架构都有统一规范。

而眼前遗嘱的字体,明显就不是他哥的风格。

乔小芸看到,婆婆在听到“遗嘱是假的”几个字时,脸上的肉抖动了好几下。

“嫂子,我能理解你的苦,但灿儿是无辜的。他也是你一手带大的,我相信你对他也是有感情的,对吗?

这些年,我哥一直都很愧疚,觉得对不起你。确实也是这样,我们整个苏家都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

你也是我们苏家的大恩人。

嫂子,前面最难熬的三十年你都熬过来了。送佛送到西,你再好好想想,别寒了灿儿的心,把痛苦再转嫁到他身上,好吗?

他一直以为你是他的亲娘。那女人也早就不在世上了,你就是他唯一的娘。

嫂子,我替苏家的列祖列宗感谢你!”

姑姑说完,站起身来,规规矩矩地朝嫂子鞠了个躬。

乔小芸看到,姑姑在说这席话时,婆婆的嘴唇和手都在不停地哆嗦。

乔小芸仿佛看到,这么多年以来,婆婆忍受了多么大的压力,又承受了多少痛苦和委屈,独自熬过了多少漫漫长夜。

公公身材高大,能说会道,年轻时肯定一表人才。婆婆温婉娇气,秀外慧中。

二人站在一起时也特别登对。

同为女人,她能看到婆婆对公公的用情。所谓爱有多深,恨就有多重。

公公在世时,婆婆窝着一肚子的火无处安放。

现在他走了,婆婆也不好把这把烧了近三十年的火直接撒在苏灿身上,这才采用了故意把房过户给女儿,来表达对命运的不满。

而姑姑的一席话,又把她心中积存已久的心酸委屈全都勾了出来,这才激动得情绪不能自抑。

苏灿姑姑鞠了那个躬后,婆婆更是失声痛哭起来。

07

乔小芸望着婆婆那不住耸动的双肩,心下五味杂陈。

一个女人,因为舍不得离开一个男人,不得不忍痛装糊涂带大他和外人生的儿子,究竟需要多大的勇气。

想到这儿,乔小芸眼眶一热,禁不住抱着孩子走向婆婆,搂住了婆婆的肩膀。

“妈,对不起,我不知道之前的事。给了就给了,我们不追究了,您别伤心了就行。”

乔小芸听到,婆婆哭得更厉害了。

经姑姑这么一说后,乔小芸其实还在想,房子万一要不回就算了,只要婆婆别把苏灿的身世告诉他就行。

可婆婆好像非得把这些年压抑住的那些哭给补回来一样,不但哭得很大声,还把鼻涕眼泪揉在了一块。

她又实在张不开嘴来。

不知过了多久,婆婆的情绪终于慢慢回复了平静,她哑着嗓子问:“这事苏灿自己知道吗?”

“房子的事他知道。”

“小芸知道,他自己不知道。”

乔小芸和姑姑的声音一前一后响起。

婆婆一言不发地进了房,不到一分钟便拿了一张银行卡出来:“这卡上有三十万,是我们这几年存下的,你们拿去定个新房。”

乔小芸犹豫着要不要接,姑姑却眼疾手快地抢先接了过去。

婆婆似乎压根儿没介意姑姑举动,自顾自说:“小芸,我身体不是很好,也老了。以后超市就交给你打理吧,孩子上幼儿园前,我帮你带着。

超市价值30万以上。给苏阳的这房十五六年了,顶多值50万。你们也没吃亏。不过有一点,以后我跟你们一块生活,看病和生活开支,你们得负责。”

08

乔小芸连忙说:“妈,我替苏灿谢谢您,感谢您不计前嫌把他教育得这么优秀。也为苏灿有这样品行高尚的母亲而感到骄傲。我想,苏灿今后也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您永远都是他亲妈。”

乔小芸确定,“品行高尚”四个字,是发自她内心最深处的。

因为,她敏感地发现,婆婆其实根本就不是想摒弃苏灿,而仅只是想借将房子转给女儿一事,表达出对命运的控诉。

她其实早想好了,不亏待儿子,同样也不厚待女儿。

经历三十年的尽心付出,悉心抚养后,私生的儿子和亲生的女儿,在她心里的份量是不相上下的。

她放不下的,是往事。是当年人们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后,还把那错误的化身强塞给她,时时刺痛她,嘲笑她,讥讽她。

而这个善良的女人,却早在跟苏灿的朝夕相处中,将他视如己出。

苏灿姑姑的那番话,肯定了她的付出,表达了苏家人的感激,让她觉得所有的委屈都有了着落,这些年所有的付出也都有了意义。

正如她所说,她老了,财产也好恩怨也罢,都带不走的。

与其撕破脸皮跟儿子儿媳妇搞僵关系,不如顺水推舟,替自己晚年寻求一份安适的保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