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这天,洛阳城的叶府热闹非凡,原来是叶府的公子叶管风成婚的日子。

新娘名叫林诗茵,容貌绝美,凡见过人都说二人郎才女貌。

可谁知,过了不到一个月,原本挂满红绫的叶府却挂上了白幡。

林诗茵死了!

洛阳有一叶府,叶员外心地善良,儿子叶管风是个书生,遗传了他的品性,乐善好施。

可能是老天被叶府的善心感动,让叶管风遇到了一个貌美的女子,林诗茵。二人很快成婚。

新婚燕尔,二人外出游玩,谁知返程时遭遇意外,二人双双殒命。

那天,二人在返程路上碰到难民,善心大发,临时开设粥棚,等事情结束,天已经黑了。二人便住在了最近的客栈。

谁知,他们前脚刚住进去,一伙劫匪便来到客栈抢劫。

劫匪的首领见二人衣着光鲜,将其围住。

叶管风连忙将林诗茵护在身后,问道:“你们要多少钱才能放我们离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首领伸出五根手指,“五千两!”

叶管风摸了摸随身的钱袋,心似掉入万丈深渊,施粥花了近千两,现在钱袋中只剩不到百两。

他扯下钱袋,慌忙说道:“大哥,我就剩这么多了,求你放过我们吧!”

首领颠了颠钱袋,不耐烦道:“就这么点,就想打发我们?”随即朝众劫匪喊道:“兄弟们,凡没钱的、钱不够的,都宰了!”

一个劫匪抽刀,一刀了结了夫妻俩的性命。

等叶管风再次睁眼时,周围一片白茫茫,只有一个手持铁链的怪人,遂问道:“我这是在哪?我妻子呢?”

怪人答道:“你已经死了,我是送你去地府的鬼差!”

叶管风听后大惊失色,遂想起被杀的画面,问道:“我死了,那我妻子诗茵呢?”

鬼差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只负责带你走!”

叶管风心想,死了才会碰到鬼差,林诗茵不在这里,说明她可能还活着。

一想到这儿,他连忙跪地,求鬼差放过他,他刚成婚不久,不能就这样死了。

鬼差见状,笑道:“既如此,不如我给你个考验吧,若能过关便把一个还阳的机会给你。”

鬼差让叶管风回到认识林诗茵之前,期间不能表明身份,更不能说话,若能坚持十天,就算过关。

叶管风连连点头答应。

鬼差打了一个响指,叶管风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衣着破烂,躺在一个巷子中,这时,巷子外响起一阵嘈杂声。

叶管风起身查看,原来有人卖身葬父,而没钱葬父的正是林诗茵。他的思绪回到二人相识时。

那天,他在街上溜哒,看见林诗茵卖身葬父,好心出钱。为了报答,林诗茵自愿到叶府做丫鬟。二人日久生情,结为夫妻。

眼下接受考验的叶管风,正是回到二人相识那天。

“这个小娘子,不如跟我走吧!”不怀好意的声音将叶管风的思绪拉回。

只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公子哥扔下银子,不怀好意的看着林诗茵。

此人名叫闻史香,父亲是洛阳城赫赫有名的富商。他欺男霸女,极度好色。

看着他靠近林诗茵,叶管风怒火中烧,冲了过去,在林诗茵面前比划,不想让她跟这样的走。

人渣

林诗茵看着这个陌生人,叹道:“这位公子愿意帮我,我怎能拒绝!”言罢,捡起地上的银子,表示等她安葬完父亲,便去闻家做牛做马报答恩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闻史香一脸坏笑,“小娘子,我等着你!”

随后,林诗茵为父亲购置棺材,叶管风则一言不发跟着她。

林诗茵疑惑不解:“你是谁?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叶管风一顿比划,表示闻史香不是好人,让她不要去。

林诗茵笑着,无奈说道:“谢谢你,但是我必须去,他有恩于我,我必须报恩!”

叶管风思来想去,决定和她一起去闻家。

安葬完父亲,二人来到闻家,可管家只让林诗茵进去了。

叶管风见状,连忙跪在管家面前。

管家见他衣衫破烂,还是个哑巴,甚是可怜,扶起他,道:“你留下了吧,以后好好表现!”

叶管风连连点头。

可能是闻史香贵人多忘事,整整九天没有要求见林诗茵,整日饮酒作乐。

这倒给了叶管风机会,他对林诗茵关怀备至,二人朝夕相处,甚是开心。

可惜好日子并没有持续,该来的还是来了。

最后一天晚上,闻史香醉醺醺得来到林诗茵面前,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小娘子,差点把你忘了,今晚就让我好好疼疼你!”说着,搂着林诗茵朝卧房走去。

这时,叶管风从一旁冲了过来,狠狠推了一下闻史香。

闻史香没站稳,一个踉跄,头刚好撞在一旁的花盆上,当场毙命。

一个家丁刚好撞见此景,大喊:“快来人,有人杀了少爷。”

叶管风见状,拉着林诗茵从后门逃走。

可家丁哪能眼睁睁看见凶手逃走。没一会儿,一群家丁追了上来。

为了甩掉家丁,二人跑到了山顶,在无路可逃。

这时,家丁也追到了山顶,二人被众人围住,身后就是万丈悬崖。

其中一个家丁喊道:“别再挣扎了,你们若束手就擒,还能留个全尸。”

叶管风望着远处,暗中掐算,只要坚持半个时辰,到了第十一天就算通过考验,他就能还阳和妻子继续生活了。

就在他思考时,一个家丁突然举起刀刺向他。

危急之时,林诗茵挡住了,刀刺穿了她的胸膛。

叶管风满脸震惊,眼泪夺眶而出。他抱着林诗茵,一个劲摇头,表示不要离开。

林诗茵虚弱道:“我,我想听,听你说一句我爱你,可以吗?”

此时的叶管风再也顾不得什么考验,大声喊道:“我爱你,你别走啊!”

话音刚落,时间似乎凝固,鬼差出现,冷冷道:“你,失败了!”

叶管风紧紧抱着没了呼吸的林诗茵,朝鬼差吼道:“即使通过考验有什么用?”

鬼差轻蔑一笑,“谁说没用?”

下一秒,鬼差的话直接让叶管风的心跌入谷底。

“林诗茵,你通过了考验。”

叶管风看着没了呼吸的林诗茵,重新站起,满脸不可思议,遂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鬼差解释道:“事情很简单,你们两个都死了。”

原来,那晚两个人都死了,两个鬼差分别带走了二人,分别给了他们考验。

叶管风的考验是不能说话,而林诗茵的考验是让叶管风失败。夫妻两个人只能活一个,谁通过考验,还阳的机会便给谁,可惜最后关头,叶管风失败了。

听到这话,叶管风一脸绝望,看着林诗茵,“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说实话,我挺担心,你最后不说话的,见家丁举刀,我才想刺激你一下,没想到你真的说话了。”

林诗茵松了一口气,转头对鬼差说道:“你们说经过考验就把还阳的机会给我,可没说谁经过考验谁活,我要把还阳的机会给叶管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林诗茵的话,鬼差愣了,似乎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可她说得又没错,当时确实没说谁经过考验谁还阳。于是点了点头,同意了,带着林诗茵就要走。

临走前,林诗茵含情脉脉,望着叶管风说道:“很高兴能有机会再次认识你,和你在一起这几天,我很开心!谢谢你愿意一次又一次地救我于水火,这次,我终于能救你一次了!”

说罢,便跟着鬼差离开了。

叶管风看着林诗茵越走越远,哭得撕心裂肺。

时间回到二人被杀当晚,劫匪刚行凶完,不远处便跑来一群衙役,将劫匪全部捉拿。

衙役仔细检查一众伤员,发现其他人都已气绝身亡,只有叶管风尚有气息,他紧紧握着妻子的手。衙役被二人的感情深深感动。

半个月后,叶管风身体逐渐恢复,为妻子举办了隆重的葬礼,此后再也没有娶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