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滂沱的夜晚。

一名孕妇神色慌张,带着大儿子不知在逃避什么东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刚坐进汽车,却发现前方莫名出现一辆红色婴儿车;

再一转眼,原本坐在后座的儿子竟跑到了婴儿车旁,一声声呼唤着“妈妈,快醒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孕妇不知所措之际,汽车忽然兀自发动直直撞向电线杆。

她的生命就这样定格在了1999年

幸运的是,她腹中的胎儿奇迹般地存活下来。

和哥哥相依为命,一起远离了那个伤心之地。

不幸的是,二十年后妹妹的生日这天,新一轮的梦魇又不期而至——

噩梦实验

Рассве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得不可方物的妹妹丝薇塔,由白俄新人亚历珊德拉·德罗兹多娃扮演。

二十岁生日派对结束后,她和因学业许久未见的哥哥安东促膝长谈。

回忆起小时候的往事,丝薇塔自责要不是因为生她,母亲也许就不会去世。

安东虽安慰妹妹母亲的死和她毫无关系,但对于母亲的真正死因却依旧语焉不详。

到了深夜,丝薇塔如愿梦见母亲。

但那噩梦的场景中,母亲却是和哥哥在一个地下室里,被可怖的怪物所追杀。

而接下来眼前的一幕,更是让她胆战心惊、痛苦万分——

哥哥安东竟当着她的面跳楼自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十年跨度,唯二的亲人均在丝薇塔的生日夜离奇死亡。

如此“巧合”,当真叫人难以接受。

丝薇塔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正好房东要求她去拿回安东的遗物。

些许线索,这才浮出水面。

原来,哥哥多年来一直都在研究母亲的死因。

母亲当年生活的村庄,被一个名叫“黎明教会”的邪教占据。

他们供奉着传说中的“无脸恶魔”,相信能通过睡梦让其降临世间。

倘若召唤仪式成功,全世界都将陷入永恒的噩梦,唯剩下“黎明教会”成为世间的主宰。

而当年显然是出了些许差错,导致整个村庄的村民一夜之间集体自杀。

是母亲的坚强与果决,才让兄妹俩在危难关头摆脱邪教,侥幸捡回一条小命。

除了收集资料,安东还在大学选修了精神病学和睡梦研究。

出事之前,他刚刚参与了教授的清醒梦实验。

从哥哥的公寓回来,丝薇塔不出意外也陷入到噩梦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室友的帮助下,她和那位教授取得了联系,有幸成为最新的“合作性清醒梦”疗法的一员。

教授相信,团队合作能增强梦境的真实性,更能让受疗者相互帮助,一同战胜“心魔”。

戴上特制仪器,伴随教授的喃喃细语,四名受疗者迅速进入梦乡。

但片刻之后,他们却又在原地苏醒过来。

原本人声鼎沸的研究所,忽然变得空空荡荡。

众人本以为是实验发生了什么差错,直到教授腐烂的头颅出现在贩卖机里,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已然身处梦中。

在种种仅个人可见的暗示下,他们并未如教授所愿团队协作,而是作死地开始了分头行动。

风韵犹存的家庭主妇,症结在于梦游,她曾在睡梦中打开煤气,意外害死了自己的丈夫。

于是一心想要离开的她,又被拽回到那个刻骨铭心的夜晚。

家庭主妇对着“熟睡”的丈夫痛哭流涕。

可镜子中的另一个她,却一语道破天机——

丈夫多次婚内出轨,他的死亡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吗?

沉默寡言的退伍老兵,曾在潜水艇部队服役。

某次出海,船上发生爆炸,老兵和一名战友被困在漆黑的海底三天三夜。

老兵和战友用聊天驱散恐惧,互相扶持终于等来救援。

可这时候,他才惊觉,战友早在爆炸时就已经命丧黄泉。

那么,没有食物没有水源,老兵究竟是怎样熬过的这三整天?

喜欢撩妹的记者小哥,除了幽闭恐惧症外倒是没啥“大病”。

只是为了撰写报道,才来体验清醒梦的疗程。

职业嗅觉,让他直奔研究所的档案馆,哪想治疗记录里分明显示,他们四人的死亡日期就在今天。

所幸平面图指出了研究所的唯一出口,可那逼仄的窨井,却是记者小哥最大的恐惧所在……

至于丝薇塔,她惊喜地在档案馆找到了母亲的资料。

原来母亲被邪教选中,用以召唤“无脸恶魔”,承载恶魔的容器,正是她的哥哥安东。

所以当年母亲其实是开车撞向安东,试图和恶魔同归于尽,但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四名受疗者在清醒梦里品尝完自己的恐惧,冥冥中的声音又开始引导他们自相残杀。

老兵和主妇率先中招;

丝薇塔则被现出真身的“无脸恶魔”追赶;

不得已和记者一同钻进了窨井。

炮灰记者很快被浓烟吞噬,丝薇塔则在天旋地转中从自己的卧室醒来。

哥哥安东从阴影中现出身影,温柔的告诫她,一定要醒过来离开这里。

母亲的童谣又一次在耳边响起,红色的微光、破碎的棱镜,这一次丝薇塔总算是真正的苏醒。

其他三名受疗者已不见踪影,只剩下室友一直在她身边默默等待。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肆意挥洒,丝薇塔似乎终于洗清家族的噩梦阴霾,重获新生。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专门研究梦境的教授,其实正是“黎明教会”的领袖;

那对她无微不至的室友,则是教授的亲女儿。

当年的仪式失败,并不仅仅是因为母亲的反抗,而是“无脸恶魔”没有相中教会选择的“向导”安东。

所以现在,教授找来包括丝薇塔在内的四名候选,以实验治疗为由供奉给“无脸恶魔”,任凭祂随意挑选。

毫无疑问,活着回来的丝薇塔正是那个被选中的“幸运儿”。

她将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亲手打开噩梦国度的大门……

《噩梦实验》是一部少见的俄罗斯纯恐怖片。

明明吓唬吓唬人就够了,但俄罗斯影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视觉方面狠下苦功。

天生丽质的角色、美如油画的场景,在剧情之外便已然引人入胜。

过多的留白以及故弄玄虚,或许会有些“烧脑”。

但无伤大雅,宏大的梦魇灭世设定,或许就是有一些飘飘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