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藤田海里,有一个还未登记的妻子,她叫熊井瞳。我和她在菲律宾一起搞诈骗的时候,就相恋同居。今年1月,当我发现她怀上我的孩子,我就决定这辈子都要和她在一起!”

藤田海里熊井瞳是近年来臭名昭著的日本“路飞”犯罪集团骨干成员。这个犯罪集团以菲律宾为大本营、电信诈骗自己的日本同胞;在日本的成员就净干些入室抢劫伤人的坏事,涉案金额高达60亿日元。

这对诈骗界的“卧龙凤雏”不过25、26岁,在菲律宾狂搞诈骗,后被菲律宾驱逐出境。如今他们被指控于2019年参与团伙作案、诈骗了一位日本老太太414万日元。

今年5月他们被日本警方逮捕后,藤田海里直接入拘留所。而熊井瞳因为此时已怀有身孕,很快就得以保释,逃过了牢狱之灾。从未在拘留所待过一天的她,直接回家过着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8月,熊井瞳生下了和诈骗同伙的孩子。与此同时,在拘留所的藤田海里自始至终都在审讯中保持沉默,直到他知道自己做了父亲。

“即便直到如今我都还没有见到她和孩子、也不知道孩子叫什么名字,但是我对她的爱是真的。”

9月26日,藤田海里在首次公审中第一次承认了他的罪行,并且当庭表露对熊井瞳的真心。他希望能在狱中服刑赎罪后、与熊井瞳正式登记结婚、成为合法夫妻、堂堂正正地赚钱抚养孩子。

对于藤田海里的深情表白,熊井瞳从未回应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今年才26岁,出身名门,却犯下诈骗罪行,甚至一边诈骗一边生孩子。这种连小说都不敢写的狗血情节,自然会引发轩然大波。回到日本后她一直都低调行事、沉默是金,直到最近公审,她才首次开口。

11月6日,熊井瞳在东京地方法院进行首次公审。她当场承认自己的罪行,并承诺“为此赎罪”。

她的辩护律师表示,考虑到熊井瞳如今是一个新手妈妈,孩子才几个月大,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该让她在狱中服刑。

对此,日本人十分愤慨,他们指责这对诈骗界的“璧人”只是将孩子当成减刑工具。

“因为被诈骗,多少受害者被迫过着流落街头、穷困潦倒的生活呢?我认为绝对不能把孩子当成减刑的武器!”

“是利用孩子来打感情牌吗?无论经历过什么,只要是犯了罪就不能被原谅。希望在狱中好好服刑赎罪、好好反省,为孩子改过自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说受害者中有因为被家人指责而自寻短见的老人。她当初就想赚快钱、然后一直深陷其中。即便她说想要赎罪,但是已经逝去的生命是用多少钱都无法挽回的。”

有人认为,这两人犯下的最大罪行,就是在诈骗过程中生了这个孩子。

“这两人一边搞诈骗、一边生孩子…孩子真的希望被这样的父母抚养吗?相比于父母,还是孩子最悲惨。这两人犯下的最大罪行不就是生了这个孩子吗?”

“孩子真的很可怜,因为这一家子罪孽深重。即便未来他们会用认真工作所赚取的金钱养活孩子,但是这种用诈骗夺取的钱来生活的感觉是不会消失的,因为受害者会怨恨他们一辈子。我认为孩子应该被别人领养、由那些温柔、有爱心的人抚养长大的话,会成为更好的大人。”

有人则表示,从面相来看,犯罪真的会彻底改变一个人的人生。

“看到她照片就颇有感触: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会改变面相的。与犯罪后的照片相比,她之前的照片真的很明媚可爱,真的很难想象是同一个人。说实话,她曾度过黑暗、丑陋、扭曲的人生,不过现在她还年轻,希望她好好赎罪、重新找回过去的自己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着熊井瞳这些被捕后的落魄照片,谁能想到几年前她还是一个出身名门、就读名校、青春靓丽的女大学生呢?

1997年,熊井瞳出生于三鹰市一个非常有头有脸的名门家族。她的祖父是政界名人,担任过高知县议员,曾因杰出功绩获得日本政府颁发的“旭日勋章”。

熊井瞳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她有一个比自己大8岁的长姐姐,以及一个哥哥。她性格外向,从小就热爱运动。直到如今,邻居都记得她小时候就喜欢路上玩耍,是一个礼貌、有教养的乖乖女。

虽然在学校她并不是引人注目的孩子,成绩也一般,不过她的运动神经发达、跑步很快。后来在千代田区读高中时,她就加入学校的田径部。在同学印象中,她是一个朴素大方的运动少女。

她为人善良,从初中开始就经常参与志愿者活动,做过日本红十字会的义工。在人生的前20年,身边的人对她的秉性都是赞不绝口的。她的人生与诈骗毫无关系。

高中毕业后,她没有去读大学,而是休息了两年。

直到2018年,她考入多摩美术大学的戏剧舞蹈设计系。多摩美术大学是日本顶尖美术大学,属于东京“五美大组织”之一,设计师三宅一生、摄影师兼导演蜷川实花都是毕业于这所大学。

多摩美术大学的学费昂贵,不过她殷实的家境能让她毫无顾虑。她本应可以度过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活,然而一场选美比赛却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入学时因为她比其他大一新生都要大1到2岁,所以新生总是用敬语跟她交谈,这让她感觉格格不入。看到身边的艺术生打扮得各有特色、青春美丽,她反观自己总是一身朴素,为此深感自卑。

后来在朋友的建议下,她决定去参加选美比赛来个“美丽大变身”。

2018年她参加了日本全国大学新生选美比赛“Miss Fresh Campus”。这个选美比赛被视为“进入演艺圈的敲门砖”,有很多优胜者后来借此机会进入演艺圈,是许多日本女大学生梦寐以求的选美大赛。

在参选中,她曾表示“未来想要从事能让人微笑的工作。”

即便最终她进入了半决赛、却止步于决赛,但她也因此成为了惹人注目的女孩。

这场选美比赛令她重获自信,也让她坠入深渊。

自从参加了选美比赛,她就从一个素净女孩变成性感辣妹。她将全部精力都放在打扮上,她疯狂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美照、享受男性对她的关注、吹捧和赞美,并且彻底迷失了方向。

她做模特、开直播,终日和那些给她打赏许多金钱的“大哥”私下厮混在一起,还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纠缠不清。

当她的外貌变得精致的同时,她的学业亮起了红灯。

她对艺术失去了兴趣,荒废学业、不去上学、拿不到学分、被迫留级,入学不到一年就黯然退学。

若是一年前的她,肯定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可惜如今的她毫不在乎,她只看重身边的男人和大牌包包。

她沉迷于纸醉金迷的生活,流连于灯红酒绿之中,成为了新宿欢乐街的常客。她极度享受奢侈品带来的满足,不惜花光父母给的零用钱。

坐吃山空,毫无一技之长的她做起了“爸爸活”,只为赚快钱、购买更多大牌包包。

在那段时间,她整天绞尽脑汁在想各种“不劳而获赚快钱”的办法。此时一位熟人的出现,直接让她葬送了原本还有一丝生机的人生。

“要不要去菲律宾打工呀?去一个月就能轻松赚到50万至100万日元噢!”

这个熟人是她参加选美比赛中认识的男性朋友。听到条件如此诱人的高薪招聘,她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2019年10月,她不顾母亲的担忧就急忙搭上了前往的菲律宾的航班。在去菲律宾之前,她特意删除了自己所有社交平台的账号,准备到菲律宾开启新的人生。

(空白处原为熊井瞳参加选美比赛的信息,现已被官网删除)

在飞机上,她畅想着自己被物欲填满的轻松人生。殊不知,在菲律宾等待她的,是一个万丈深渊。

她一落地菲律宾,就被几个彪形大汉带到“路飞”犯罪集团中,被没收了护照、钱包、银行存折、手机,在威逼利诱下搞起了诈骗。

一开始她住在商务酒店、近乎于被软禁,酒店附近都有一批彪形大汉在看守。

她和其他成员都不能随便出门,就连去附近的便利店都不行。很快她就被转移到赌场酒店,获取一本“诈骗实用手册”,边学边实践。最后她就被送到“路飞”诈骗大本营、藏匿在某个停业酒店的6楼。

诈骗内部成员按照功能类别分为三批:1线、2线、3线。1线负责给挨个打电话,锁定受害者,并确认其现金和余额;2线负责扮演金融厅、财务局等角色,领取受害者现金卡、询问密码;3线负责与在日本的成员对接。

诈骗成员需要完成1到3线的角色,能拿到的报酬是每单诈骗金额的5%。

2019年11月,熊井瞳伙同小组长藤田海里、以及其他两位成员完成了一次诈骗。她作为1线成员,负责打电话给一个日本老太太,很快骗取到对方3至5张银行卡的账号以及密码,成功诈骗414万日元。

熊井瞳和其他成员都曾萌生过“逃跑”的想法,但不敢付诸行动。

集团管理层没收了他们所有证件、并且对他们各人的老家地址、家庭成员了如指掌。一旦成员逃跑,就会遭受到打击报复。有的人被用手枪指着脑袋强迫搞诈骗;有的人被活生生切掉一只耳朵,就连远在日本的家人都不能幸免。

逃跑只有死路一条。过去曾有成员一路逃跑到日本大使馆门前,但最终还是被硬生生拖回诈骗窝点。被毒打一番后、铐上手铐、被迫继续诈骗。

熊井瞳每日都活在这样的恐惧之中,每天她的耳边都会响彻着“快干活!”的怒吼、以及逃跑成员被折磨的惨叫声。

很快,命运似乎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

2019年年底,菲律宾当局查获了他们的诈骗大本营,36名成员被逮捕拘留。熊井瞳和藤田海里侥幸逃过菲律宾警方的追捕,并开启了长达4年的逃亡生涯。

当其他成员忙着逃跑活命的时候,他们却在四处逃亡中互生情愫、谈起恋爱、成为了一对亡命鸳鸯。

2021年3月,当包括藤田圣也在内的管理层被菲律宾当局拘留后,考虑到再也没有被打击报复的可能性,熊井瞳和藤田海里就正式退出“路飞”犯罪集团。

这对亡命鸳鸯一直藏匿在马尼拉某个富人区。这个小区专门面向的是企业家或者知名公众人物,是菲律宾社会名流的聚居地。他们住在月租30万日元的高级公寓里,靠着此前诈骗别人的血汗钱,过着奢靡生活。同样是“路飞”犯罪集团的山田理沙负责帮他们付租金。

(熊井瞳和藤田海里藏身之处)

直到今年1月,当熊井瞳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她预见这样的逃亡生涯快到尽头了。

3月10日他们藏身之处败露,很快遭到拘留,并于5月24日被菲律宾驱逐出境。同一天他们在飞往日本的航班上,被日本警方正式逮捕。

时隔4年再回到日本,熊井瞳挺着明显隆起的肚子,一路低着头愧对亲朋好友。

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名门白富美,却一边搞诈骗、一边生孩子,这让她的亲朋好友大为震惊。

“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在一个殷实的家庭里成长,从小就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一位看着她长大的邻居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她看来,热心肠的邻家乖乖女是不可能成为抢夺老人棺材本的诈骗女魔头。

而熊井瞳的父亲,直到女儿被捕才知道她去了菲律宾。

即便出身豪门名流,但父亲似乎从未关心过熊井瞳。父亲一直只把爱和精力,放在唯一的儿子身上。对于两个女儿,从来都是不闻不问的。

熊井瞳参加过选美,父亲也是到现在才知道。更令人心寒的是,他是在女儿被捕后,才从网络上了解到发生在女儿身上的事情。

在这个外人艳羡的家庭中,只有母亲和姐姐是真正在乎熊井瞳的。

姐姐出钱出力,替熊井瞳和藤田海里给那些受害者付清巨额赔偿金。其中,受害者A的赔偿金是350万日元、受害者B的赔偿金是633万日元。

母亲在熊井瞳的首次公审上表示,会抚养女儿的孩子、让孩子健康成长。

但无论在熊井瞳身上发生过什么糟心的事情,都不能成为她去犯罪、伤害别人的借口。

检察官认为,熊井瞳参与诈骗、无情抢夺了老人家辛苦一辈子才存下的养老金,性质恶劣,因此要求判处熊井瞳4年监禁。

熊井瞳最终的判决结果将于12月7日公布。

小编认为,熊井瞳的经历确实蛮唏嘘的。在阶级固化的日本社会中,出身名门的她,一出生就拥有了大多数普通人奋斗一辈子都可能达不到的超高起点。如果她能像练田径的自己那样、一直脚踏实地努力提升自我的话,想必一定能过上顺遂幸福的人生。

可惜她被物欲蒙蔽了双眼、被消费主义彻底洗脑,最终误入歧途、坠入深渊。

► ► 11月13日汇率: 0.048081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