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这天,白自摘听说金陵城中景春院来了一个新的舞姬,长得倾国倾城,舞姿优美,遂和几个朋友一同前往。

白自摘坐在舞姬的正对面,上下打量,总觉得这个舞姬在哪里见过。

舞毕,白自摘唤来老鸨,点名要让这个新来的舞姬陪自己喝酒。

老鸨笑道:“白公子,你们真是两情相悦啊,那姑娘一向卖艺不卖身,方才告诉我愿意和您共度良宵。”随后给他们安排了一间房间,自己识趣离开。

门关上后,白自摘笑道:“姑娘,现在可否摘下你的面纱让我看看?”

舞姬顺手摘了面纱。

可当白自摘看清那面纱下的脸,抱着舞姬痛哭起来。

白自摘自幼父母双亡,好在村里的老瓦匠好心收养了他。老瓦匠将自己的一身本领倾囊相授。白自摘不负所望,很快就能独当一面。加上相貌英俊,村里不少少女都希望能嫁给他。

可白自摘的心思都在丹梅身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丹梅容貌清秀,温柔贤惠,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美女。

白自摘有次到她家干活,对她一见钟情并展开了猛烈的追求。丹梅很快沦陷,二人结为夫妻。

婚后,二人夫妻恩爱,可没多久问题随之而来。

白自摘没成婚前,挣的钱刚好够他和老瓦匠的生活。如今结了婚,赚的钱便不够了。

经过再三思虑,白自摘和丹梅商量,他打算去金陵谋生,等赚够了钱再回来。

丹梅本想和丈夫一起去,可老瓦匠身体不好,她只能留在村里照顾。

临行前,丹梅恋恋不舍,掏出亲手缝制的香囊递给白自摘,表示想她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看。

接过香囊,白自摘满脸不舍,“丹梅,我赚够了钱就回来,让你跟爹过好日子。”随后,夫妻俩挥泪告别。

几经周转,白自摘来到金陵,看着豪华的街道,他决定在这里扎根,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为了赚钱,白自摘来到一个工地,找到工头表示自己是个瓦匠,希望能找份工作。

经过一天的工作,工头见他手脚利落,便将他介绍给了一个富商。

一番交谈后,白自摘得知,富商姓金,金陵城只要是盖房子的活都会找他。白自摘心中暗道:“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有了他的赏识,赚钱指日可待。”

酒席上,几人推杯换盏,待几人喝得差不多了,金富商问白自摘是否婚配。

这时白自摘想起村里人曾说,城里人最讨厌伙计成婚,怕他们没有精力好好工作。遂连忙摇摇头表示没有。

金富商见状,遂喊来管家王小霸一番耳语。

片刻后,只见一个气质非凡,容貌耀眼的女子进了屋,随后笑道:“爹,您叫我来何事?”

随后,金富商为白自摘介绍,这是他的女儿,名叫飞淑,如今已经到了出阁的年纪,还没如意郎君。

白自摘立刻明白了金富商的用意,心想都是为了赚钱,丹梅应该不会生气,于是决定拿下飞淑。

从此,白自摘努力工作,空闲时间对飞淑大献殷勤。飞淑从没接触过外男,面对英俊的白自摘很快沦陷。

金富商见二人互有情义,便将白自摘招为女婿。

婚后,金富商十分信得过白自摘,带着他东奔西走。两年后,金富商将工作全部交给白自摘处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刚开始,白自摘尽心尽力,但随着金富商离世,他开始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对飞淑不管不顾,更是把丹梅忘得一干二净。

这天,白自摘听说城中景春院来了新的舞姬,舞姿曼妙,遂和朋友前往。

舞毕,他唤来老鸨,让舞姬陪他。老鸨欣然应允,特地给他们安排一间房间。

白自摘让舞姬摘下面纱,可当看清楚面纱下的脸,他抱着舞姬痛哭道:“丹梅,我对不起你,抛弃你独享荣华富贵!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面纱下的正是白自摘的原配,丹梅。

可丹梅接下来的话,却让白自摘吓得瘫坐在地。

“我来金陵只是找你要个交代,从未贪图过你的钱,更何况你已经死了五个月了!”

半年前,同村的货郎到金陵做买卖,无意中看到已经成亲的白自摘,回村后将此事告诉了丹梅。

丹梅不相信丈夫会做出这样的事,于是来到金陵。可刚到金陵城城外,就遭遇抢劫,带的钱被抢劫一空,就在她不知所措时,一个贵妇出现,将她带到了金陵城。

路上,二人攀谈,贵妇得知丹梅是到金陵城找人,表示如有需要自己可以帮忙。

可丹梅连忙摆手拒绝,只因她看见了贵妇腰间挂的香囊,那正是自己给白自摘缝制的,这才知道面前的贵妇竟是自己的情敌,飞淑。

丹梅没有言明,反而明知故问,问起香囊。

提起香囊,飞淑满脸伤心,说香囊是亡夫的。亡夫五个月前意外落水死了。

“怎么可能?我这几日天天在这个喝酒,怎么可能死了!更何况,你知道我水性很好,怎么可能落水死了!”白自摘惊讶道。

“那是因为你的记忆停留在了死前的那天。当我得知你是落水死的,知道其中另有蹊跷!”丹梅解释道。

为了找出真相,丹梅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告知了飞淑。

飞淑得知后震惊不已,这才知道丈夫早就有了妻子。可如今他已经死了,飞淑不想再追究,只想找到凶手。

丹梅和飞淑商量后,暗中找到道士,将丹梅的灵魂寄托在香囊上,让她进入白自摘死前的那天。

得知实情,白自摘突然想到了什么,飞奔到河边指着不远处道:“我想起来了,那晚我喝了酒,被管家王小霸拖到河边淹死,死后被丢进了河里。”

说罢跪在地上,说道:“丹梅,我自知对不起你,但求你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帮帮我,将凶手绳之以法。”

丹梅点头应下。

当晚道士潜入管家的房间,略施小计操控了管家的梦境。

次日,王小霸不堪重负到衙门自首。

原来,王小霸自幼生活在金家,对飞淑暗生情愫,后来,金富商将白自摘招为女婿,他本打算放下,只要看着飞淑生活幸福就好。

谁知,金富商死后,白自摘便对飞淑不管不顾,王小霸心中气愤,白自摘得到了却不珍惜,于是起了杀心,想要取而代之,还能得到金家的财产。

白自摘死后,飞淑整日以泪洗面,王小霸见状整日劝慰,贴身照料。飞淑也被王小霸感动,眼看事情就要成功,谁知事情败露。

后来,管家被押入大牢。丹梅向飞淑告别,离别时,飞淑想要给她一笔钱算是补偿,丹梅拒绝了。至于飞淑,事情结束后,她回过头来才发现,无论是白自摘还是管家都是为了钱,此后她再也没有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