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公元1015)的一个深夜,荣王赵元俨府内一个黑影悄悄地潜入了佛堂。

谁这么大胆子敢半夜三更在八王府里瞎出溜?

原来是府上一位姓韩的姑娘,职务是“茶酒宫人”,说白了就是端茶倒酒的服务员。

一个服务员早就过了下班时间,你去佛堂干啥?

这位韩小姐其实正密谋一件大事:放火!

原来这位韩小姐跟府上另一位男服务生孟贵不知道怎么地谈起了恋爱,这恋爱脑的韩小姐呢就经常趁人不注意把宴席上的一些金银器皿偷出来送给孟贵。

本来吧,这谈恋爱也不算个啥事儿,可是你偷东西这事儿就不厚道了。

纸里包不住火,这事儿很快被人发现了。

韩小姐就被交给了荣王的奶妈处理。

可是奶妈也许是事情太多,也或许是想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并没有当场处理,只是说以后再说。

这下韩小姐觉得这是上天在帮自己,不如一不作二不休,早点跟情郎哥哥逃跑算了。

但是王府森严,想要逃跑哪有那么容易?

于是韩小姐就打算放一把火,然后趁乱溜之大吉。

02

只不过韩小姐动手之前忘了看天气预报,刚刚点燃了佛堂里窗帘,谁知道就在这时候一阵风刮了过来,火势乘风起,一瞬间整个王府都被熊熊火焰给包围了。

这时候韩小姐已经逃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好东西准备喊上孟贵一起高飞,可惜已经走不掉了。

王府里所有的人都开始自发或者被逼着的加入到救火的队伍里,当然韩小姐也在其中。

看着火势越来越大,韩小姐的心也开始慢慢的往下沉。

不仅是王府被火焰吞噬了,甚至已经开始向周边的建筑物裹过去了。

而周边的邻居,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响当当的大佬。

这下她已经知道了结局:火扑不扑的灭,自己都已经死定了。

挨着荣王府的有皇四弟赵元份,皇五帝赵元杰,皇六弟赵元偓,皇七弟赵元偁(cheng此时已故),皇侄赵惟吉,然后就是火灾发源地皇八弟赵元俨。

这六家都在皇宫的东北方向,当事人称“东宫六位”,只可惜都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烧了个措手不及。

其中受灾最轻的是皇六弟相王赵元偓,因为他家住在最东边,而火是从西边来的。

在看到火势的一瞬间,赵元偓就做出了最准确的判断,让手下人砸倒了东墙,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搬到了街上。

所以,相王至少保存住了大部分的家财。

但是,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特别是皇七弟曹王赵元偁家,因为他家是紧挨着荣王府的。

当大火烧过来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反应,很多人都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被烧的惨不忍睹。

家里掌权的又只剩下一个寡妇,哪见过这种世面,所有家财毁于一旦。

03

然而悲剧还远远没有结束。

到了五更时分,风向突变,风势裹挟着火势,又朝着皇宫的方向烧去。

荣王府的西南角正好挨着皇宫的御厨,燃烧的更快,到了二十四日早上,大火一路烧到了承天门,仪鸾殿,朝元殿。

这时候上班的大臣们都已经到了,全部站在内东门的走廊里看着火灾肆虐却不知所措。

终于有人清醒过来,开始高声喊着组织大家救火,但是要想阻止火势蔓延,只能把东上阁和朝元殿这里的走廊全部给拆掉。

但是,火势开始掉头往南和往东去了,又烧掉了内藏库,香药库,左藏库,秘阁,史馆。

一直到了午时,在乾元楼东角楼被烧掉,马上就要烧到朝堂上的时候,才终于被大家齐心合力的阻止住。

但是,这只是宫城里暂时安全,无情的大火还是裹挟着向外烧去。

中书省,门下省,审官院等衙门全部化为灰烬,一直到了晚上整个开封的大火全部被扑灭,已经烧毁房屋二千多间。

死亡的人数达到了一千五百多人,当然这还包括参与救援的。

整个内城,就只剩下了大内,中书以及枢密院的建筑没有受到损失。

因为火势实在是太大,真宗为了减少人员伤亡,直接命令所有的大臣当天都住在大内,以防止更意外的紧急情况发生。

最惨的就是六个大佬和他们的家属,因为家已经被烧没了,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员。

不过大灾见大爱,时任知制诰的钱惟演把当年先帝赏赐给他们家的大宅子贡献出来安置了不少受灾人员。

04

火灾被控制之后,真宗都快要疯了,马上下令严查。

事情很快水落石出,韩小姐也很快落网。

没怎么费劲儿审问,就招供了。

处理结果也很快出来了:【诏韩氏断手足,令觽三日,凌迟处死。】

孟贵被斩首,一切知情不报的都被刺配。

最冤枉的是荣王,从以前人见人敬的八大王被降为端王,从武信节度使降为随州节度使,移居宫外。

甚至在盛怒之下,真宗下令将荣王府上上下下一百多口全部处死,要不是宰相王旦死死地劝谏,这些人可能真的就小命不保了。

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祖宗所积,一朝殆尽。】

他爷爷和他爹两代人给他留下的财富都在这一场大火中化为乌有,最可悲的是,史馆,秘阁都被烧了,前朝历代所传的文化典籍都成了灰烬。

后世的人总认为北宋的皇帝在真宗签订儃渊之盟后都忘战苟安了,但是有没有可能就是这一场大火烧掉了北宋多少年的军费,以至于在后来的因为军费紧张而不得不苟合呢?

如果要真是因为如此,那么这个韩小姐可真是死有余辜了。

你说你偷情就偷情吧,放什么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