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生活打卡季#

南华大学离退休服务中心刊登了一篇由该校老同志撰写的文章《乘着强省会东风 办好南华大学长沙基地》。文章指出“几十年来,无论是原中南工学院还是衡阳医学院,均试图将学校搬迁到长沙,但出于当时的条件和形势,这一想法始终停留在想法层面”

此外,该文章还结合现实情况和有关政策实施等方面,对建设南华大学长沙基地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并期待“实现几代南华人想实现而无法实现的夙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上述文章只是南华大学退休老同志所撰写,代表的也是他个人的观点和看法,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一部分南华大学教职员工想搬迁长沙办学的想法并非是空穴来风。

南华大学几代人想要搬迁长沙的愿望,能实现吗?

我认为可能性特别低,近似于不可能。为什么这样讲?主要是基于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湖南的财政经济实力不允许省属高校跨地市州建设新校区。

2023年前三季度GDP总量显示,湖南GDP增长速度仅为4.0%,全国平均增长速度为5.2%,湖南的GDP增长速度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近1个百分点。

从中部地区来看,湖北、安徽GDP增长水平均超6.0%,山西的GDP增长速度也高于湖南。

从绝对数值来看,如果第四季度湖南GDP不发力,2023年全年的GDP总量排名,湖南恐怕前十名的宝座不保。

众所周知,GDP总量及GDP增长速度是反映一定时期内特定区域范围了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主要指标,GDP总量越大、增长速度越快,反映出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越高,呈现的发展态势也越好。

在全国整体经济形势从高速发展转为中高速增长阶段,再到目前的高质量发展转型阶段,湖南的经济发展形势真的是不容乐观。

既然经济发展形势不容乐观,那政府的财政收入势必会受到较大影响,而政府能够投入高等教育的经费必然也捉襟见肘。

上周末与某公务员朋友聚会时,他说“现在各级都在打官腔,想要什么政策都可以,但就是不能要钱,不用问,问就是没钱”。

此外,一名在区县工作的同学说,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财政面临极度紧张的状况,又到了要用卡维持周转的地步了。

由此可见,财政没钱不是一句空话,也不是一句官腔,而是财政确实拿不出更多地钱去用于发展非紧急必要的事项上。

因此,短时间内,南华大学不可能在长沙建设新校区,除非是合并长沙的某所高职院校直接征用原有校舍,但这种可能性非常低,除非省级层面高位协调。

第二,南华大学虽然综合实力强,但还没有到达入选国家“双一流”建设高校的程度,学校发展事项不可能这么被省里重视。

以近日公布的博士后科研流动站评选结果为例,五年才评选一次的博士后科研流动站,湖南共有13所高校的18个博士科研流动站获批,其中南华大学获批2个,总体数量为5个,按数量排湖南省高校第9名,比湖南农业大学、湖南科技大学、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等省属“双非院校”要少。

博士后科研流动站一方面反映学校的整体实力,另一方面,也预示着学校后续的发展潜力,因为博士后是一支不可多得的科研力量,对于助力学校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无论是从数量上来看,还是从整体水平来比,南华大学在这方面都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外,从学科属性来看,虽然南华大学的核科学、医品牌和环保特色很鲜明,但直接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学科优势并不明显,不如湖南农业大学、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等农林类院校。

因此,无论是从政策层面还是从资金层面,或者是从投入产出比层面,南华大学都难以获得最大的支持力度。

如果在政策上无法获得最大支持的力度,想必推动新校区建设或者是搬迁等工作显然也比较难。

​就连省内龙头高校之一的湖南大学建设一个新校区都耗费了大量时间才得以初步见成效,更何况是南华大学呢?

因此,在省级层面,南华大学离退休老同志们的愿望恐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第三,搬迁办学的策略不符合教育部最近关于高等学校设置方面的胃口。

我相信读者朋友们跟我有一个同样的感受:2023年以来,教育部批复的高等学校设置方面的事项,都不约而同地过分注重改名,而不是实质上的发展。

因为教育部批复设置的高校或者新增设、改名的高校,都比较注重学校命名。

以最近教育部批复的8所高校为例,新设江西飞行学院,潍坊医学院更名为山东第二医科大学,山西师范大学现代文理学院转设为山西电子科技学院,滨州学院更名为山东航空学院,这些学校都在名称上做文章。

从名称上看,江西已经有了一所南昌航空大学,现在又批复一所独一无二的飞行学院,真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潍坊医学院完全可以改名潍坊医科大学,但为何更名为山东第二医科大学?

山西师范大学现代文理学院跟电子科技毫无关系,却转设为山西电子科技学院。

滨州学院更是与航空八竿子打不着,却莫名其妙更名为山东航空学院。

说实话,这种命名方式完全是打擦边球,毫无底线,不顾及对高校暂没有深切体会和认识的考生及家长的感受。

不只是省外,在湖南省内也是如此,邵阳学院竟然改名为湖南理工科技学院这样的不伦不类的命名。

由此可见,高校的这种命名方式得到了教育部的首肯,竟然通过改名可以提升知名度,那高校何必孜孜以求地去卖力奋斗呢?

综上所述,南华大学几代人想要搬迁长沙的愿望,不可能实现。

对此,你是怎么看的呢?请留言发表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