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赵玉兰,55岁,河南农村人。我儿子女儿都结婚成家了,我帮着带大了孙子。

我老伴儿前几年去世了,我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

孙子小的时候,我天天帮着带孩子,儿媳跟我还勉强相处得下去。

孙子上幼儿园以后,我闲下来了,儿媳就不待见我。

我性子倔强,受不了委屈,就去城里找了份工作,在医院里做保洁。

后来,医院的同事见我老实能干,就给我介绍了一个老伴儿。

他叫赵大山,58岁,正在一家企业做保卫科的工作。再过两年,他退休了,就能领养老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一个农村女人,能嫁给一个有稳定工作的城里人,我非常满意。

婚后的日子过得算是和谐,大山对我也挺好,我们彼此依赖,静静地享受着晚年的平稳和幸福。

可就在最近,我开始发现大山每天下班回来的时间都晚了许多,身上脏兮兮的,还带着一股子怪味。

我心里不是个滋味儿,怎么问他,他也就是不肯说。

我看着他背影,心里那个担忧啊,又像是千万只蚂蚁在心头咬。

一个星期后,我决定要自己找找答案。

我记住了他每天出门的时间,悄悄跟在他后面,看着他走进了一个废弃的小巷。

我藏在角落里,只见他低头弯腰,在垃圾堆里拾起一样又一样的废旧物品。我的心啊,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

回到家后,我找不到任何可以发泄的方法,我怕,我怕这个秘密变成我们之间的鸿沟。

每次看到他那污秽的外套,那破旧的篮子,我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捏着。

几天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把他叫到屋里,望着他的眼睛,我尽量平静地说:“大山,我们是夫妻,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你出去都干嘛了,告诉我吧。”

他站在那儿,咬着嘴唇,一双大手不停地揉着。过了好半天,他终于松了口气,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玉兰,我失业了。企业改制,我……我不想让你担心,也不想让你觉得我没用,所以我每天都去捡些破烂,换点小钱回来。你放心,单位给交养老金,两年后就能领到退休金。”

我走过去,抱着他,我感受到他身体的颤抖和他手上的粗糙。

我知道他是为了我,为了我们。我抬头,嘴角挤出一个微笑,说:“我们是两口子,你的困难也是我的困难。我们一起想想办法,一定能够度过这段时期。”

那一刻,我看到他眼中闪过的感激和释然。

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心灵得到了真正的交融和理解。

我们知道,只要我们携手共进,没有什么是不能克服的。

从那一天起,我们开始一起捡破烂。

我们将它们带回家,慢慢清洗,修复,甚至给它们赋予新的生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发现大山特别有修理的天分,他能把一个废弃的小桌子修得崭新如初。而我则负责将这些物品进行重新装饰,变得色彩斑斓,独一无二。

没过多久,我们的小屋就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艺术工坊。

我们开始尝试将这些重新焕发生命的物品,卖给附近的人。

大家都很喜欢我们的作品,因为它们不仅仅是物品,它们承载着一个温馨的故事,承载着我们对生活的热爱和坚持。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的小生意也越来越红火。

我们甚至开始教授村里的年轻人如何去修复和装饰这些废旧物品,传授他们我们的经验和技能。

我知道,这就是我们的新开始。我们一起走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我们用我们的努力和汗水证明了,只要有爱,只要有坚持,就没有什么是不能克服的。

有人说二婚夫妻不容易相处,其实,只要真心为对方着想,遇到问题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就没有过不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