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这天,晋子光和邻居在一起喝酒,邻居突然询问晋子光是不是养了头母驴。

晋子光听后摇了摇头,一脸不解,不知他为何这样问。

邻居解释,有次他回来得晚,直到天快亮才到家,可刚到家门口,就见一只母驴钻进了晋子光家,当时还以为晋子光养了头驴,便没有在意。

晋子光心中疑惑,自己从没养过驴,这母驴从何而来,为何自己从没见过,又为何钻进了自己家?一连串的问题在晋子光心中浮现。

晋子光的母亲难产而死,晋子光因为早产,自幼体弱多病。父亲死后,晋子光用父亲留下的钱开了一间杂货铺,生意还算可以。

因为身体原因,晋子光二十好几了还是光棍一个,村子的地痞经常欺负他,买东西经常不给钱。晋子光不敢和他们争论,只能自认倒霉,谁知,这让那些地痞村霸更加肆无忌惮。

这天早上,晋子光刚开门,就来了两个地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将铺子里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拿了一些东西就准备走,晋子光站在门口默默低下头,任由他们离开。

“你们买东西怎么不给钱?”突然一道女声出现,严厉呵斥道,随即一道倩影拦住他们的去路。

晋子光抬头望去,只见拦住他们的是一个身材健硕的年轻女子,女子指着他们拿的东西让他们给钱。

“哟,小妮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其中一个地痞伸手指着女子,显然没把她放在眼里。

“我最讨厌别人用手指着我了!”女子怒道,说着拉着那个地痞的手就是一个过肩摔。

另一个人一愣,随后扑向了女子。没想到,那女子力气极大,将男子摔在地上。

两个地痞知道不是女子的对手,扔下钱便灰溜溜的跑了。

此时,晋子光已经看呆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她行为彪悍,个头比晋子光还高。等他回过神来,连忙上前道谢。

经过交谈,晋子光得知,女子名叫郑玉萱,是樵夫的女儿,一生下来便天生神力。

郑玉萱拍了拍晋子光的肩膀:“放心,这次换我保护你。”

晋子光不知道她话里有话,没有在意。

自那以后,郑玉萱每天都会到杂货铺来,说是与晋子光聊天,实则帮他看店,以防他受人欺负。

郑玉萱性格洒脱,十分豪爽,不过在晋子光面前,她总是表现出小鸟依人的样子,什么都顺着他。她的心意明眼人都能瞧出来。

可晋子光性格懦弱,即使早已动心,也不敢主动表明。

这天,郑玉萱表示每天从家到杂货铺折腾太麻烦了,提议搬到这里和晋子光住在一起。

晋子光红着脸,点头同意了。

就这样,二人搬到了一起。街坊四邻对二人的关系都心知肚明,帮忙撮合。

可没多久,晋子光就发现了一件怪事。

郑玉萱每天都会在半夜偷偷溜出去,直到天快亮才回来。

晋子光发现后,询问她去了哪,可她支支吾吾,见她不想说,晋子光也没多问,只是让她注意安全。

这天,晋子光和邻居喝酒,提起了母驴之事。

晋子光疑惑不解,一连串的疑问在心中浮现,回去的路上,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在他出神时,不小心撞倒了一个衣着破烂的乞丐。晋子光连忙道歉将其扶起。

乞丐看到晋子光后,面色凝重。

此时晋子光正准备离开,却被乞丐拦下。乞丐问询他最近可遇见了什么怪事?为何在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妖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时,晋子光才看清,乞丐虽然衣着破烂,但是里面竟然是一件道袍,这哪里是乞丐,明明是一个道士。

知道自己遇见了高人,连忙将自己和郑玉萱的事情道出,并讲了邻居那日的遭遇。

道士听后闭上双眼,双手掐诀,片刻后,道士猛地睁眼,笑道:“原来如此,这样,我教你一个办法!”

说着,道士在晋子光耳边一番耳语。

当晚,晋子光带着好酒好肉回了家,和郑玉萱一番畅饮。

酒过三巡,郑玉萱已经迷迷糊糊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晋子光见状,将其拖到柴房的铁笼中,拿出两个剥好的大蒜,将其塞进郑玉萱的鼻孔中,又将一颗金珠放在她的舌头下,那金珠正是道士交给他的。

片刻后,郑玉萱的身体开始膨胀,身上长出了黑色的绒毛。不一会儿,郑玉萱就变成了一头母驴。

看到这一幕,晋子光震惊万分,看来道士猜得没错,郑玉萱就是邻居看到的那头母驴。他冷静下来后,将铁笼锁上,拿出准备好的公鸡血,泼在了母驴身上。

此时,郑玉萱醒来,发现自己现出原形,还被关进了铁笼,她震惊不已,拼命挣扎,想要挣脱笼子,可她嘴中的金珠像是吸走了她的法力一般,让她失去抵抗能力。

晋子光见她醒来,拿出一把刀朝她走来。

郑玉萱见状,连忙求饶,并表示她从未害人性命。

可晋子光对她的话毫不理睬,将手指贴在嘴上,露出一抹冷笑。

“嘘,就一下,忍一下就好了!”说着拿着刀在郑玉萱的脖子上划开了一道伤口。

诡异的是,伤口没有流血,反而流出一种腥臭的黄色粘液。

郑玉萱躺在地上哀嚎道:“晋子光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来报恩的!”

晋子光微微一笑,“我知道!”

原来,晋子光小时候经常受人欺负,他便一个人上山玩,十岁那年的寒冬,他在山上发现了一头小驴和一只饿狼。

小驴当时饥寒交迫,躺在雪地中发出阵阵哀嚎。不远处一只饿狼盯上了小驴,正缓缓走来。

晋子光心善,不忍小驴被饿狼吃掉,鼓足勇气,点燃火把,赶走了饿狼。

赶走饿狼后,晋子光将小驴抱在怀中取暖,并将自己的馒头给了它,待小驴身体回暖,将其送进了一个山洞。

等他第二天再去的时候小驴已经不见了,他误以为小驴被饿狼吃掉了,伤心不已。

而那头小驴,正是郑玉萱。

郑玉萱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拼命修炼,终于修成人形和晋子光见面。

可晋子光完全不听她的说辞,径直离开了。

之后一个多月,郑玉萱一直囚禁在铁笼中,脖子的伤口不停流出黄色粘液,还时常疼痛难忍,她不吃不喝,法力也无法施展,夜夜叫苦,可晋子光再也没来看过她。

就这样,一个多月过去,就在郑玉萱即将失去意识时,晋子光进来了。

晋子光打开了铁笼,取出了金珠,此时的金珠已经变成了黑色,刚取出便碎成了粉末。

郑玉萱的意识渐渐恢复,见她醒来,晋子光将其抱在怀中,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原来,动物修炼成人本就有违天道,郑玉萱修炼速度过快,导致她的身体挤压了许多负能,若不及时处理,等到负能爆发,她只有死路一条。而且修炼过快使她化形极不稳定,每到深夜就会显出原形。

她担心晋子光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无法接受,只能夜夜外出。

道士看出她是为了报恩,这才将能吸收负能的金珠给了晋子光,而郑玉萱脖子流出的黄色粘液也是负能。

正如晋子光所言,片刻后,郑玉萱化成了人形,甚至觉得法力更加醇厚。

而晋子光趁机表明了自己的心意。郑玉萱感动不已,扑进他的怀中,二人紧紧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