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杨春花

撰写:明豪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杨春花,是个32岁的农村妇女,在家务农,照顾孩子。

家里虽好,但没有什么赚钱的门路,为了生计,老公明辉常年在外打工,过年才回来一趟,我们长期两地分居,忍受孤独,这也是很多普通农村人的一种生活常态。

明辉有兄弟两人,他上面有个大哥,比他大五岁,哥嫂一家在农村家里生活,大哥在建筑工地干活,每天骑摩托车往返,农忙时请假在家帮忙做农活,平时的农活都是大嫂打理。

大嫂年长我几岁,性格泼辣,不好说话,爱斤斤计较,和村里人常有争吵,大家都不喜欢她。

当初我嫁过来头两年,还没有分家,和她的关系还不错,那时感觉她为人热情,和我抢着做饭,买了好吃的也会一起分享,经常找我聊聊天,我庆幸自己遇上了一个好妯娌。

我们关系变糟还要从分家那年开始,当时过年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商量分家的事。

公婆和我们一起过,老房子归我们,补偿给大哥大嫂5万元,他们自己另外建新房子。田地大概分了一下,当时就说好了,谁吃亏谁占便宜,以后不得有话说。

这样我们就分成了两个家庭,各过自己的日子,本以为相安无事。

哥嫂在建新房子时,超出了预算,经济上有压力,就想让公婆赞助一点,说他们吃亏了,我们给的5万元太少了,早知道这样,他们要老房子,给我们5万元,让我们自己建新房子。

公婆一辈子呆在农村,哪里有什么钱,全靠公公在外卖苦力、卖菜,赚点辛苦钱。不过,他们后来还是拿出辛苦积攒的两万元给了哥嫂,我和明辉也没有什么意见,毕竟是亲兄弟关系,哥嫂确实有压力。

大哥埋头做事,平时不多说什么,但大嫂这个人嘴里总喜欢说,和谁都扯几句,经常说着说着就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告诉了别人,一传十,十传百,很多村里人都知道了,往往我是后一个知道的。

后来,有件事传到我耳朵里,大嫂和人聊天,说公婆喜欢小儿子小媳妇,私房钱都给了我们,分给他们的田地又远又不齐整,而且建新房子,他们欠了一身债,越想越吃亏。

我听见后心里很不高兴,天地良心,公婆和我们一起过,从没有给我们什么好处,倒是给了哥嫂2万元建房子,我们也没说什么。而且,随着公婆年龄大了,身体渐渐差了,常常生病,服侍他们吃喝拉撒,多数都是我的事,明辉常年在外打工,重担压在我身上,我也是有苦难言。

有一年,婆婆因病住院,急需一笔费用,明辉又没发工资,我找哥嫂商量,两家平摊,各出部分费用。大哥没有说话,平时都是大嫂当家。

没想到大嫂开口说道:“我们不出钱,爸妈和你们住一起,赚的钱也给你们,你们当然要负责照顾料理他们。”

我生气地说:“爸妈有什么钱给我们?你们心里不清楚吗?你们可以让爸妈和你们一起过,随便他们给你多少钱,我一句话不说。”

我和大嫂不欢而散,虽然后来大哥出面平摊了住院费用,但我和大嫂已生嫌隙。

几年后,公婆因病先后去世,我们和哥嫂家平摊了办丧事的费用,大嫂又在背后对别人说,公婆肯定瞒着他们,留有私房钱给我们。

消息传到我耳朵里,我气得上门和她大吵一架。公婆在的时候,我们还有来往,公婆不在了,我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了,我发誓不再理她。

就这样,我和大嫂内心有隔阂,三年没和她说话了,路上见面都绕着走。

那时候我每天干农活、做家务、照顾孩子,已不再年轻。我是个爱干净的女人,穿的衣服虽然朴素,但整洁合身,身材匀称,还是很有女人魅力,我从村里男人炽热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来。

村里有个叫德发的单身汉,四十多岁,每天无所事事,在村里闲逛。他喜欢跟着我,向我献殷勤,找我聊几句,说些低俗的玩笑话,而且喜欢动手动脚,说着说着,手就搭上了我肩膀,我实在是很讨厌他。

但老公明辉长期不在家,我也不敢得罪德发,如果得罪他,他偷去我家两只鸡,或毁掉我种的庄稼,完全做得出来,我得不偿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一天下午,我在后山坡玉米地里除草,已近黄昏,闷热的天气稍稍凉爽一些,我想在天黑以前再干一会儿活就回家。

突然,旁边冲过来一个男人,一把抱住我,捂住我的嘴,往玉米地深处拖去。

我认出那男人是德发,看来他蓄谋已久,一直跟着我,躲在旁边。我拼命挣扎,抓咬他的手,他一阵疼痛,松开了我的嘴,我赶紧大喊几声:“救命啊!”又被他捂住了嘴。

天快黑了,地里没什么人,德发力气很大,我浑身无力,已经完全绝望了。

就在要被他得逞之际,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吼道:“德发,快放手,不然我一铁锹弄死你。”

德发一惊,赶紧松开我,从玉米地另一头灰溜溜地跑了。

我一阵瘫软,欲哭无泪,说不出话来。

我没想到那女人是我大嫂,她扶起我,拍了拍我身上的泥巴和草屑,往家中的方向走去。

我终于开口对她说:“大嫂,谢谢你,幸亏你在这里,不然……。”

大嫂说道:“你下午去玉米地时,我看见德发一直鬼鬼祟祟跟着你,你也没发现,刚才看见这么晚你还没回来,我有些担心,就来看看,没想到德发这家伙真的丧尽天良。”

我眼中充满热泪,说道:“大嫂,这几年我都没和你说话,没想到你会在背后默默关心我。”

“其实,我这个人是刀子嘴豆腐心,就是图嘴巴痛快,噼里啪啦什么话都说,得罪了不少人,但天地良心,我从来没有害过别人。我知道明辉常年在外,你一个女人不容易,想帮你又担心你不喜欢我。”

我紧紧拉住大嫂的手,泪水夺眶而出。

我心想,以后的日子,一定要好好报答大嫂一家,好好对待他们,虽然我和她没有血缘关系,但有缘成为妯娌,亲情的纽带把我们紧紧连在一起,永远值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