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兄弟如手足,男人之间的感情是深沉的,没有豪言壮语,甚至平时都少有往来。

但是,兄弟间谁遇到事情了,另外一个往往马上就会伸出援手。

当然了,因为家庭琐事,闹得鸡飞狗跳的兄弟也有。但是把彼此当成手足的兄弟,着实让人感动和羡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是王倩,35岁,我是父母的独生女,从小在城里长大。

我爸和我妈,得空就要回乡下老家。大概没有在乡下生活过,我却不太喜欢回老家,跟老家的家人,也不是很亲近。

我结婚后不久,我妈突然去世。我爸还要上班,独自住在他的老房子里。

我爸60岁那年退休了,他退休第二天,就收拾东西要回老家生活。

我爸说,要过那种悠闲的田园生活。尽管内心不舍,但我也没多拦。

因为我知道,那片田园风光和纯朴的乡亲,是他这辈子都无法割舍的东西。

又或许,他想在那里寻找与我妈的往日回忆。

我每个月都会回去看望爸爸,每次去,我都会发现,住在隔壁的二叔和二婶婶送来的热气腾腾的饭菜。

我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毕竟我爸在乡下,生活应该是我这个女儿的责任。

一次,我和二叔聊天,我感谢他照顾我爸,二叔却摇摇头,说:“你知道吗?小时候,你爸出去工作,我们家里困难,他每次发了工资,都会寄回一大半帮忙。我现在照顾他,也是应该的。”

听二叔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来,我小的时候,总听我妈埋怨我爸,说我们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还要帮别人。

现在看来,我爸之前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我二叔加倍的回报。

有二叔照顾我爸,我很放心。然而,不久前,大清早,二叔打来电话,说我爸住院了,让我赶紧去医院。

我这才知道,二叔早上给我爸送饭,看到我爸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就赶紧把我爸送到医院了。

我爸被抢救过来了,脑梗,留下了后遗症,需要人日夜照顾。

我想辞职照顾我爸,婆家人却都不乐意。我婆婆说:你不上班了,房贷车贷都让我儿子一个人还,你这是要把他累死吗?

我没有心情和婆婆计较,我如果不上班,家里的负担确实都压在老公身上,这也不现实。

思来想去,我打算请保姆来照顾爸爸。

这时候,二叔对我说:“请保姆照顾你爸,我也不放心。你该上班上班,我来照顾大哥。”

二叔和二婶婶,每天忙于田里的农活,但他们却没有丝毫的抱怨,每天都给我爸做饭,帮他洗澡,陪他聊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叔会说起小时候和我爸一起玩的趣事,让我爸时常开怀大笑。

看着这一幕,我不禁热泪盈眶。

我爸曾经为这个家付出过,如今,他得到了二叔加倍的回报。

日子过得很快,我努力调整工作时间,每隔几天都会去乡下看望爸爸。

每次看到二叔累得满头大汗,我都忍不住说感谢他的话。而他,总是笑着说:“咱们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亲情不仅仅是血脉之亲,还有那些不求回报的付出和真挚的关心。

真正的家人,是相互扶持,相互照顾,不离不弃。

我曾经非常不理解,我爸对老家的感情。如今我明白了,也深切地感受到了,拥有相亲相爱的同族亲人,是多么幸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