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深夜,白莲花悄悄从侧门出来,一路来到后山的道观。

传闻道观观主道行高深,有延续寿命之法,白莲花也是听此传闻,深夜来到道观。

见到观主,白莲花表明来意,观主劝说此术有违天道,死后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入轮回,希望她能断了这个念想。

听到观主劝说,白莲花并没有打消这个念头,她跪在观主面前说出实情。

白莲花从道观出来时天色微亮,她匆匆忙忙回到张府。

唐朝时期,杭州有一户姓张的人家,家主张无极是个经商天才,年仅三十便积累了万贯家财。

张无极有一个结发妻子,名叫白莲花。白莲花出身名门,年轻时也是貌美如花,追求者从城东排到城西,可她偏偏选择了当时不起眼的张无极。

好在张无极不负所托,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唯一的遗憾就是婚后二人一直没有孩子。

都说人一有钱就变坏,张无极也不例外。有钱后张无极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不久后,便纳了妾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妾室名叫青莲,原本是舞女,后被张无极看中,意外有了身孕,这才被张无极接入张府。

张无极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心中高兴,夜夜留宿青莲的房间。

不久后,青莲诞下了一个男婴,张无极喜不自胜,为其取名文轩,此后更加冷落白莲花。

文轩虽是妾室所生,但是张家第一个孩子,白莲花对他如亲生孩子一般。

张无极见白莲花对文轩极好,便将其寄养在白莲花名下。

青莲心中不满,但张无极说这样是为了能让文轩以后名正言顺继承家业,青莲这才作罢。

眨眼间三年过去,张无极的身体愈发不好,看了郎中也不见好,他以为是生意上太过劳累,便没在意。白莲花见状,日夜在他身旁照料,张无极感动不已。

眼看身体已有好转的迹象,张无极开始留宿白莲花房间,并重新操持生意。

谁知几天后,张无极突然暴毙而亡。

白莲花心生疑惑,请来仵作验尸,可仵作并没发现异常。

张无极死后,张府和张家的生意乱成一锅粥,好在白莲花出身名门,见识不凡,很快稳住了局面。

张无极已死,文轩以后就是继承家业之人,白莲花对他更加严厉。

这一切都被青莲看在眼里。

两个月后,白莲花在吃饭时,突然干呕,青莲一眼便看出这是怀了身孕的征兆。

白莲花以为自己吃坏了东西,便唤来郎中,郎中把脉后却面露难色。

白莲花看出了郎中异常,让他实话实说,郎中道出她已有三个月的身孕了,白莲花高兴不已,可郎中接下来的话却给了她当头一棒。

她脉象虚弱,恐怕不出几个月,将命丧黄泉。

听到郎中的话,白莲花连忙询问可有医治之法,见郎中无奈摇了摇头,知道自己药石无医,请求郎中对此事保密。

自从得知自己命不久矣,白莲花茶饭不思,后来无意中听下人提起,后山道观观主道行高深,可延续寿命,便深夜来到道观。

白莲花跪在观主面前,祈求他能延续自己的寿命,只要能等到孩子降生即可。

观主于心不忍,施展术法。

不久后,青莲便发现了一件怪事。自从白莲花怀孕后,她就一直不吃不喝,每次一到吃饭的时候她就会钻进房间。询问下人,并没有将饭菜送入她的房间。这几个月都过去了,她不但没有消瘦反而日渐丰腴,常人根本做不到。

青莲猜测她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为此,偷偷请来一个和尚帮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和尚看见白莲花的第一眼,便直摇头,口中嘟囔着:“怪,实在是怪!”

原来,和尚发现,白莲花身上已经没有人气了,应该是早已死去,可奇怪的是,她的身体没有腐烂,甚至有灵气波动。这说明,她的身体中还有灵魂,可人死魂消,魂魄是必须到地府报到的,定然不能回到原本的身体。

和尚观察许久,终于发现一丝端倪,淡淡说道:“应是有人用了续命之法,此法有违天道,今晚去她房间,看看她的腹部!”

当晚,和尚和青莲悄悄溜进了白莲花的房间。

白莲花躺在床上,胸前没有起伏,脸色惨白,如死了一般。而她的床头,贴着一张符咒。

和尚径直上前,随即掀起了白莲花的衣服,露出了她的腹部。

只见白莲花肚大如箩,上面画满了各种奇怪的符号,和尚眉头紧皱:“果真是续命之术!她的腹部肚大如箩,想来她身上的灵气来源正是这腹中的胎儿!”

青莲眼珠转了一圈,悄声询问,是不是把床头的符咒揭下她就没命了。

和尚点头。

青莲伸手就要去揭。

这时一只手出现,及时制止了青莲。

原来是道观观主。

观主眼神冷淡,淡淡说道:“就是你给她下的毒吧?”

青莲眼神闪躲,矢口否认。

和尚似乎一听下毒,看着青莲的反应,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简单。

观主道出事情经过。

那天白莲花来道观,说自己命不久矣,只求续命将腹中胎儿生出。当时观主便看出白莲花中了毒,将事情告诉了她,白莲花似是知道了幕后真凶,并不想追究,只求观主帮她续命。

青莲得知此事,愣在原地。

和尚似是明白了事情经过,淡淡说道:“女施主,还是尽早收手,回头是岸。”随后便离开了。

观主劝说:“你也是母亲,难道不理解一个女子做母亲的心吗?冤有头债有主,张无极已死,切不可再伤及无辜了?”

听了观主的话,青莲上前抚摸着白莲花的肚子,感受到腹中胎儿的胎动,她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观主见她不会再伤害白莲花便离开了。

之后,青莲悉心照料怀孕的白莲花。

几个月后,白莲花临产,生下一个女婴。

青莲坐在床边,将女婴抱给白莲花,哭着向她道歉并出自己的故事。

青莲原本不是舞女,和父亲相依为命,家中经营着一间小店,生活幸福美满。

一天,父亲带着她外出游玩,她一个人蹲在草丛中看蚂蚁,谁知竟无意中看见父亲被害的场景,那人杀死父亲后,拿走了父亲身上所有的钱。

青莲被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出声,等凶手走远,她才哭着跑到父亲尸体前。

父亲死后,她无依无靠,经过被乞丐欺负,吃不起饭,之后流落到烟花巷柳之地做舞女。

后来,她无意中看到了当年杀死父亲的凶手,正是张无极。为了报杀父之仇,她主动接近张无极,发誓要让他家破人亡。

嫁入张府后,青莲暗中给张无极下毒,最后使其突然暴毙。张无极死后,见白莲花虐待文轩,觉得她也不是好人,便伺机在她的饭菜中下了毒。

见青莲说出真相,白莲花轻声安慰,其实她早就知道张无极的死有问题,找来仵作,可仵作并没有发现问题,后来又找来高人,高人看出张无极是中毒而亡,且这种毒无色无味,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无药可解。

事后,白莲花暗中调查,发现当初张无极做生意的第一笔钱是靠抢劫得到来,甚至为此杀了人并且得知了青莲的身世。

白莲花一心想弥补青莲,打算将来让文轩继承家业,所以对他严苛,不想让青莲误会。

事已至此,白莲花只求青莲以后能好好对待自己的孩子。

青莲泪流满面,点头答应。

白莲花见青莲答应,缓缓闭上了眼睛。

青莲为白莲花处理完后事后,变卖家产,带着文轩和女婴离开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