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何月芬

撰写:明豪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是个38岁的全职家庭主妇,在家照顾孩子,老公在外地做生意,每个月回来一趟。

随着孩子渐渐长大,在高中学校住读,每个周末才回来一次,我的空余时间多了起来。

我每天无所事事,混迹于美容院和瑜伽室,因为我养尊处优,保养得宜,很多人说我不显年龄,看上去不到三十岁,哪个女人不想年轻,我也是暗暗得意。

生活虽然富足,衣食无忧,但我经常感到孤独寂寞。老公每天忙于生意,自是没空陪我,看见人家夫妻每天出双入对,牵手逛街散步,我十分羡慕。

老公看我太闲,嘱咐我把前不久又买的一套毛坯房安排装修一下。其实也是全包给了装修公司,我也不用做什么事,花点时间在现场看一下,交代一下工人。

很快就开始动工了,装修负责人知道我家有钱,安排的工人也卖力,工期进度很快。

那天,我开着车,从装修的房子附近经过,因为好几天没去了,决定过去看看。

进了屋门,只有一个工人正弯着腰贴地板砖。他大约三十出头,光着上身,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随着干活的动作,肌肉舒展和收缩,力量感十足。

我看呆了,那工人抬头看见我,忙说:“老板娘今天有空过来?”

我忙掩饰自己,说:“是啊,今天就你一个人?”

“是的,材料不齐,他们今天没来。”

“对他们说一下,我不要求赶时间,质量弄好一点。”

“放心吧,老板娘,做这一行,我们要对业主负责的。”

我很高兴,问怎么称呼他。

他说叫他小刘就行了,说完咧嘴一笑,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似乎有些腼腆。

在我的印象中,装修工人都是蓬头垢面、一副邋遢的样子,小刘虽然干装修活,身上倒收拾得干净整洁,留着短平头,又精干,又帅气。

也许是老公陪我的时间太少了,看到这样一个精壮帅气的男人,我完全没有抵抗力。

我心不在焉,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他一边干活,一边和我说着话。

聊天中得知,他是附近城市的,妻儿在乡下,他一个人在这里干装修活,两三个月回去一趟。底层打工人真的不容易,为了养家糊口,背井离乡,也失去很多亲情和享受生活的机会。

也许觉得我和别人不同,体谅他们的不易,并没有看不起他,他的话渐渐多了,也和我开两句玩笑。

那天我穿了一身浅色连衣裙,对自己的身材和相貌也很自信,我感觉得到,小刘的眼神时不时瞟我一眼,眼睛里有一种炽热的光,一闪而逝。

中午我没回去,叫了两份外卖,看到他大口大口地吃着,心想做体力活的男人,真的是好胃口。

到了半下午,我要走了,我对小刘说,我明天再来看看。

我转身走了,没有回头看,却感觉背后有一双炽热的眼睛一直盯着我,令我脸上发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2天上午九点钟,我收拾打扮一番,又来到装修的房子,看见又是小刘一个人光着膀子在干活,那几个人仍然没过来。我并不在意,因为我的心不在于此。

我给小刘带了一份早餐,知道他们很多人为了省钱,不吃早餐。果然,小刘谢了我一声,接过早餐,大口吃起来。

他继续干活,我在一旁和他聊天,东一句西一句,时不时看他一眼,他偶尔也瞟瞟我。

我觉得有些无聊,站起身子,走到窗口,看看外面的风景。

一阵微风吹过来,我的头发随风舞动,风吹着连衣裙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轮廓。

身后似乎有动静,我没有回头,突然,一双强壮的手臂用力抱着我,背后一个炽热的身体紧紧挨着我,坚硬的脑袋伏在我颈部,喘着粗气。

我禁不住全身颤抖,闭上眼睛,一阵眩晕。

就在这装修一半的毛坯房里,在这样简陋的环境下,我和他做了不该做的事。

尽管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畅快,事后却是深深的后悔,但我无法控制自己。

后来那段日子,我享受和小刘在一起的愉悦时光,享受那种偷偷摸摸的过程,房子装修完工后,我们仍然藕断丝连,我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岁。

有一天,老公突然发信息给我:“你每天这么闲,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吧?”

我又心虚又慌乱,忙回了一句:“你说什么啊?你老婆是这种人吗?倒是你,长期不着家,谁知道你外面有没有女人?”

老公连忙发来一大段话,又是发誓,又是保证,还说这次回来给我带礼物。

我静下来想了很多,我和小刘不能这样下去了,这是一段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是两个孤独男女的一时冲动,伤害了各自的爱人,迟早会毁掉两个家庭。

那天,我和小刘待了一个晚上后,我向他提出分手,两人不再往来,这段情,从此留作追忆。

好在小刘是个明事理的人,他也很清楚我们这段情见不得光。如果遇上一个纠缠不放的无赖,我都不知道如何脱身,如何收场,因此,我是幸运的。

后来我自己开了一个店,赚不赚钱是其次,主要是让自己忙起来,每天没那么无聊。老公没多少时间回来,我就抽空去他那里,毕竟夫妻分开久了,感情会受影响,我可不想家庭破裂。

偶尔会想起小刘,但我已心无波澜,那只是不堪回首的一段记忆,各自安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