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做博主的理由各不相同,但大部分时候,都离不开“开心”二字。对普通年轻人而言,当他们不被世俗欲望所束缚,不以走红为最终目的,做博主就不是一种获得“成功”的手段,而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乐趣。

作者 | 咩霸

编辑 | 王中中

题图 | 图虫创意

封面 | 《绝世网红》

在成为一名探店博主前,阿园从没想过,身边居然潜伏着这么多小博主。

公司新来的实习生刚满20岁,却已经在B站上剪了两年游戏片段节选视频;同事的表妹用小红书记录自己家的装修过程,不知不觉攒了1万位粉丝;而多年不见的老同学,更是早早凭借自家猫咪的神颜混得风生水起。

“现在这个年代,人手一个号。”阿园感叹道。

一夜爆红,成为社交媒体明星,网络的世界没有不可能。(图/《绝世网红》剧照)

当博主,对当代年轻人来说其实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生活,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日常。而这些通过“分享”所得的流量,在任何一个平台上都弥足珍贵。嗅觉灵敏的年轻人不免会产生一个朴素的念头:与其为平台做嫁衣,我为什么不给自己整点好处?

于是,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博主在各大平台上拔地而起,也让“做博主”不再是小部分MCN机构或天选之人的专属技能。

做了一年小博主后,阿园总结:“只要不把赚钱放在第一位,即使是最普通的人,也能在这波网络洪流中找到自己的价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小红书,密密麻麻都是“博主养成攻略”。(图/小红书截图)

年轻人做博主,真的没啥野心

跟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大部分成为博主的人,一开始并没有抱着一定要红的野心,更多的反而是“无心插柳”式误打误撞。

JJ就是一个典型代表,作为一个入行两年的万粉亲子博主,最开始促使她做博主的只是“一个E人无处安放的分享欲”。

在认真运营账号之前,JJ就十分热衷分享,经常会在朋友圈、小红书发布自己的生活日常,也会在大众点评上认真地为每一家体验过的店写评语。

两年前,JJ偶然闯入了一个本地达人通告群,在被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同时,也颇有一种“终于找到组织”的归属感。“我喜欢吃喝玩乐,做博主的时间成本不高,还能降低生活开销,非常适合我。”JJ说。

随时随地打开拍照,是当代年轻人的必备技能。(图/《绝世网红》剧照)

除了性格使然,“打发时间”“闲得无聊”也是许多人的入行理由。

大三那年,因为学校课程安排减少,小橙子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虚无。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太闲,她开始鼓捣自己的小红书账号。“一开始做的是探店,后来更新上学Plog,再后来就写写自己手边的护肤品,才终于有了起色。”

在连续产出了多条大爆款后,小橙子最终确定了自己账号的定位——主打美妆测评、干货输出,粉丝也渐渐增加到3万个,并开始收到各大品牌PR递出的橄榄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优质美妆博主有多赚钱,想必已经不需要赘述了。(图/《鲁邦三世》)

当然,因为一些略显功利的理由而做博主,也并不稀奇。回想起在某点评平台做V8用户的岁月,同同非常斩钉截铁地说:“做这个账号,我就是为了薅羊毛。”

根据同同的介绍,在积分制度整改之前,V8用户基本属于平台食物链的顶端,不仅霸王餐中奖概率会提高,年底还能参加平台组织的年会,偶尔再接一点商家的软广单子,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那个时候的V8用户性价比很高,为了维持等级,我们几个朋友每天都在努力做任务、攒积分。”同同说。

求而不得的“霸王餐”,你抽到过吗?(图/大众点评截图)

尽管做博主的理由各不相同,但大部分时候,都离不开“开心”二字。对普通年轻人而言,当他们不被世俗欲望所束缚,不以走红为最终目的,做博主就不是一种获得“成功”的手段,而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乐趣。

在这样的前提下,“做博主”之路上的每一点小收获都足以让人开心很久。

毕业后,小橙子的主业是帮着家人一起做生意,对她而言,继续运营美妆账号的最大动力还是来自粉丝们的正向反馈:“很多人都会来向我咨询问题,这让我有很大的收获感。”同样,JJ也表示,自己最高兴的时候,就是在后台收到粉丝关于本地游玩的问题:“我恨不得直接给他排上三天的攻略!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超好。”

当博主的苦,虽迟但到

然而,即使嘴上说着“不以数据论成败”“做博主是为了快乐”,但真的踏入账号运营的大门后,那些真正的KOL、KOC所拥有的烦恼也会一个不剩地找上门来。

阿园对此深有体会:“我现在的烦恼好像已经大过快乐了。”刚开始做博主时,阿园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只需要写写测评就能吃上大餐,在她看来是再好不过的消遣。

但时间一久,阿园发现,会找达人探店的商家品质良莠不齐,而作为一个粉丝刚刚破千的位小博主,她能选择的范围其实很小。

“连着给三家难吃的店写好评,我的良心千疮百孔。”阿园无奈地说。同时,小博主如果想探访品质较好的餐饮店,往往需要和其他博主一起拼桌。这对身为I人的阿园来说堪称精神上的凌迟酷刑,试过两次后,她就彻底放弃了此类通告。

在你隔壁疯狂拍照的女孩,可能就是一个探店博主。(图/《新手姐妹的双人餐桌》)

困扰着博主们的另外一个烦恼则是内容生产。阿洁的本职工作是撰稿人、专栏作家,副业是在舞蹈室当老师,而她的账号内容,正是舞蹈室的日常排舞视频。

“一个舞蹈视频的拍摄需要半个小时,剪辑也需要半个多小时,想要维持一周三更的频率,其实压力挺大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踩热点、参加平台活动,是阿洁做爆款的秘诀。(图/小红书截图)

同样为内容愁到头秃的还有读书博主今仔。她的内容以合集式的小说推荐为主,发布的第一篇帖子就获得了6000+次的赞藏量,迅速吸引了PR来投放广告。

但烦恼也随之而来。今仔有点无奈地说:“看小说的速度根本赶不上,推了几期就把我老底都掏空了,后面压根不知道能写啥。”

比起百粉、千粉的小博主,小橙子的苦恼则更多来源于同行的恶性竞争。自从账号有起色后,小橙子发现,自己精心制作的内容经常会被同行几乎原封不动地抄袭照搬,有的照片甚至会被电商平台上的商家直接搬运走。

无论是在哪个平台上,抄袭现象都十分普遍。(图/小红书截图)

一开始,小橙子还会气愤地联系对方要求删除抄袭内容,甚至使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身权益。但渐渐地,小橙子发现维权的成本实在太高了:“一般情况下对方根本不会搭理你,之前几个案子也全都不了了之,我没那么多精力耗在这件事情上,也只能算了。”

不同量级的博主会有不同的烦恼,当然,“数据焦虑”除外。“数据焦虑”向来一视同仁,总会平等地降临到每一个人的身上。数据差的时候,JJ会自我怀疑,产生“我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些”的念头。而美妆博主小橙子需要对客户的需求负责,好的流量和转化就显得尤为重要。

小博主没有太多资本,想让数据好看点,就只能靠抱团取暖。阿园所在的数据群,每天都有人将自己新发布的内容转到群里,然后“求互赞”“求互关”“求一键三连”。时间一久,阿园对此有些厌烦:“做博主这件事,还是一开始瞎搞的时候最快乐,一旦认真起来,它就变得和上班一样面目可憎了。

流量欠佳的小博主,只能靠做数据来美化账号。(图/微信截图)

放弃or坚持,其实都不尴尬

在小博主的舞台上,留下和离开都是常态。作为点评平台上较早一批V8用户,同同早就隐退江湖多年,而她的退圈理由就是平台改制:“规则变动后,要维持等级的成本增加,但权益变少了,我就退出了。”

因薅羊毛而来,因没羊毛可薅而去,向来潇洒的同同离开时不带走一片云彩。(图/《纵横四海》)

同样面对平台规则变化,有的人却会被激发出斗志。阿洁回忆说,她之所以开始认真运营账号,正是因为发现小红书商业合作服务平台的入驻门槛发生了变化:“只要有1000位粉丝就能开通服务平台,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不过,虽然当前的粉丝量早已远超1000位,阿洁仍未开通接单平台。对现在的她而言,扎扎实实地做好账号内容,比早早变现更为重要

相较之下,那些在平台上混得如鱼得水的博主已经开始为下一步做打算。小橙子会在自己的粉丝群里定期举行抽奖活动,给粉丝寄试用样品,如今更是开工作室,着手制作周边产品,来完善自己的账号形象,增加IP记忆点。

即使是混得不算很好,嘴上说着“不高兴”的阿园,身体也很诚实地开始自学手机摄像:“平台对于视频的支持力度还挺大的,而且视频可以分发到短视频平台上,一鱼多吃,美滋滋。”

每天在网上学一个拍照技巧,是阿园给自己定的目标。(图/微信视频号截图)

网红经济崛起后,网上时常能看到批评年轻人扎堆做网红的文章,并明里暗里地嘲笑他们痴心妄想收入低。

这种优越感,真是大可不必。在人人都有机会成为博主的年代里,的确不乏一夜爆火的网红,但对更多普通人来说,“一夜爆红”的梦太过遥远也太过危险,以“快乐”为前提的细水长流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大部分小博主的收入都不值一提,他们多从平台或者PR的手中赚点零花钱,对他们而言,与其将“做博主”视为一份副业,倒不如看作一场自由的游戏。

因为是游戏,所以玩不动了就离场,玩得开心就继续。他们在其中探索平台的规律,以己所长创作有趣的内容,享受每一次互动。

而从另一方面讲,“做博主”也是许多年轻人为自己找到的一条现实生活以外的出路。小橙子不喜欢被束缚的生活;JJ坚信自己能在自身领域里闯出小小的一片天;今仔在现实中没有书友,却在成为博主后有了可以分享感受的网友。

或许,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做博主从来都与梦无关,它只是一种解药,让我们自救于乏味无趣的生活片段,去寻找一点点不一样的亮光。

校对:邹蔚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