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清朝,汉口有个姓董的老汉,他年过半百,早年丧妻,膝下也没有儿女,靠种地勉强活口。

这天董老汉在田里忙到半夜。

回去的路上,董老汉意外地在附近的小树林里,看到一个正不断哭泣的单身美妇。

那美妇肤白貌美,一身绿色罗裙显得身材尤为婀娜。

董老汉看到这美妇哭的梨花带雨,便上前询问发生了什么,美妇泪眼婆娑看着董老汉,这才说出自己的身世。

这美妇叫刘翠洺,是邻村一户人家的养女,她被养父母为了钱,把她嫁给了一个丑陋的老男人。

刘翠洺不愿嫁给那个老男人,新婚前夜偷跑了出来。

然而她一人在外,没有饭吃,没有地方住,十分凄惨,这才独自在这树林里哭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翠洺啜泣着对董老汉说道:“我是个孤女,无依无靠,如今逃出家中,实在难以存活,不如一死了之。”

董老汉听到刘翠洺说得如此可怜,又见她长得楚楚动人,心里一动,便对她说道:“我家尚有两间空屋子,家里虽只有清粥,倒也能温饱,你若不嫌弃,便来我家住,往后你就做我闺女。”

刘翠洺看到董老汉愿意收留自己,对他谢了又谢,她认董老汉当了义父,跟着董老汉回了家。

刘翠洺很是勤劳,她到了董老汉家里以后,便总是忙着洗衣做饭,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还说要给院子多加些装饰,在他的院子里种下了一棵槐树。

董老汉觉得刘翠洺非常贴心,只觉得自己捡了一个好女儿。

然而,刘翠洺的一些举动甚是诱人,她在家经常穿不好衣裳,偶尔露出部分娇嫩的肌肤。

这让董老汉沉寂许久的心有些悸动。

她还偶尔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直勾勾盯着董老汉看,董老汉虽然装作看不见,但心里痒痒的,怀疑刘翠洺其实对自己有意。

于是,董老汉按捺不住自己的内心冲动,决定与这自己的干女儿发生点什么。

这天夜里,董老汉和刘翠洺吃过晚饭,便要回房间休息。

董老汉刚回到房间,就听到刘翠洺在敲他的房间门,他打开门,看到刘翠洺正端着一盆洗脚水站在门外。

刘翠洺红着眼睛对钱老汉说道:“我已经是您的女儿了,给您洗脚是应该的,希望您不要拒绝我。”

董老汉满脑子都是不轨的想法,但他的脚有恶臭,怕刘翠洺因此嫌弃他,便拒绝了她的请求。

令董老汉没想到的是,刘翠洺被他拒绝以后,一副十分伤心的模样,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董老汉以为刘翠洺是对他芳心暗许,才会给他洗脚,心里还十分得意,打定主意要把她搞定。

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却做了一个怪梦,梦里亡妻叉着腰,恨铁不成钢地对他说:“你这呆子!想欲行不轨,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福气!”

亡妻说的话,顿时让董老汉心凉了半截,没想到亡妻竟然死后还一直盯着她。

随后亡妻竟又三叮嘱董老汉道:“千万别让她给你洗脚!记得明晚三更躲房梁!”

董老汉还没来得及追问亡妻话里的意思,就见亡妻化为一道白烟消失了,董老汉也从梦中惊醒。

窗外天色还未亮,董老汉想起亡妻在梦中对自己说的叮嘱,怎么都睡不着,亡妻为何这样叮嘱自己,刘翠洺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董老汉心里疑惑未解,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随着窗外天色渐亮,董老汉正要起身,忽然又听到一阵敲门声。

董老汉急忙起身开门,门外的人是刘翠洺,刘翠洺手里依旧端着一盆洗脚水,她红着眼睛对董老汉说道:“爹爹,我是您的女儿,给您洗脚是应该的。”

董老汉见刘翠洺坚持给自己洗脚,心里觉得更加纳闷,刘翠洺似乎很想触碰到他的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老汉想起亡妻的叮嘱,知道亡妻不可能欺骗自己,他越想越觉得刘翠洺可疑,于是他温柔对刘翠洺说道:“我每天都要到农地干活,脚上全是污秽,就不麻烦你了。”

刘翠洺听后皱眉,没说什么就走了。

当天夜里,董老汉遵循亡妻的叮嘱,在三更躲上了房梁。

三更后,董老汉看到刘翠洺竟端着一盆水来到自己的床前。

董老汉不太理解,刘翠洺为何如此执着要给自己洗脚,甚至还偷偷溜进他房间。

然而下一秒,眼前的画面令他魂飞魄散。

找不到董老汉的刘翠洺似乎非常生气,她的皮肤变为了绿色,四肢变成了树木的枝干,整个人都高大了几分,嘴里还念念有词:“这董老汉戒心真强!我都做到这个地步了还能忍得住,浪费我不少的养料!我必要与他行周公之礼,将我子嗣都种进他身体里!”

说着,就见刘翠洺将盆里的水全给喝下去了,这才悠悠离开出去找董老汉。

董老汉见状,突然明白这刘翠洺分明就是个树妖,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树妖长得与院子里刘翠洺种的槐树一模一样!

这槐树妖故意接近他,恐怕是为了与他亲近,以便把子嗣种进他的身体里,把他当做子嗣的活体花盆。

而那所谓的洗脚水,很可能是槐树妖给子嗣准备的养料!还好董老汉没有还没来得及与它行周公之礼,这才躲过一劫。

董老汉偷偷跟着刘翠洺来到院子里,果不其然看到院子里的槐树已经不见了,而刘翠洺变成了那棵槐树,站在院子里沐浴月光,似乎在修炼。

董老汉立刻从柴房拿了把斧头,冲到院子里,一刀一刀砍在槐树上,只听槐树妖哀嚎一身,槐树被劈成了两节,倒在了地上,顿时竟流出一地的血。

董老汉见状,出手更快,不一会,槐树妖就被砍成八段,奄奄一息地枯萎死去了。

从此,董老汉便长了个记性,不再胡思乱想,与村里的一位老实寡妇结亲,安稳地过完了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