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谢正奇

撰写:明豪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天,我和妻子余娟去菜市场买菜,因为乔迁之喜,岳父母和小舅子一家要来我们家做客,准备好好招待一下。

我们买了排骨、牛肉、鱼和虾,又买了一些青菜,妻子说岳父喜欢吃鸡,她又去家禽区买一只鸡,让我等她一下。

我站在菜市场转角处,点了一支烟,一边刷着手机,一边等待妻子。

听见旁边菜摊的摊主叫喊:“菜打折了,全部六毛一斤,卖完回家有事。”

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大白菜、包菜,我都要了。”

我循声看过去,那家菜摊上的菜卖得差不多了,剩下一些菜叶枯黄、卖相不好的蔬菜,打折处理。买的人并不多,一般买去也是喂猪喂鸡。

那个女人看上去很眼熟,牵着一个小男孩,那不是我几年前的前女友苏玉婷吗?

她穿着一身朴素的灰色工作服,头发有些乱,正挑着那些被顾客挑剩多次的蔬菜,摘掉烂叶子。

旁边的小男孩身上衣服明显大了,不合身,像是别人的旧衣服,他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天真地对苏玉婷说:“妈妈,为什么我们要买这些没人要的菜呢?那边不是很多新鲜菜吗?”

苏玉婷摸摸他的头,看上去有些难过,她说:“宝宝,我们家现在有些难,等妈妈发工资了,买鸡腿给你吃。”

小男孩懂事地点点头。

“玉婷。”我喊了她一声。

她回头看见是我,神色有些尴尬,很快又恢复常态。

“现在还好吗?这是你儿子?”其实我说的是一句废话,刚才已听见她说话,而且买这么多打折的便宜菜,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说了一声:“还好。”

接着她慌乱地又拿几捆菜,叫摊主一起称重,付了钱后,向我点点头,拉着小男孩赶紧走了。

小男孩不断回头看我,苏玉婷头也不回,拉着小男孩,脚步更快了。

我想喊一声,欲言又止,心里难受,现在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又哪里有资格能为他们做什么呢?

脑海里瞬间回忆起当年我们在一起时的情景。

那时候我们都在一家电器厂上班,苏玉婷在仓库做仓管,我在车间生产线做小组长。

因为我经常要去仓库拿生产用的物料,和她每天都要打交道,年轻男女在一起,经常聊聊天,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大家关系熟了,请吃宵夜,逛逛街,渐渐互有好感。

我后来大胆向她表白了,我们开始以男女朋友相处,每天出双入对,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

她在仓库上班,拿固定工资,白天物料配齐后,有时晚上不用加班。而我们生产线长期加班赶货,加班加得昏天黑地,不过我们没有怨言,我们都是拿计件工资,多劳多得,多赚点钱,就无所谓了。

因为我们工厂是个小工厂,管理上不严格,比较人性化,她晚上不加班时,就来车间帮我做事,计件也是算我的。

很多个晚上,车间加班到十一点半,她也熬夜陪我做到十一点半,我们边干活边聊天,工作没那么枯燥,时间也过得快。

下班后,我们手牵手去吃夜宵,回来时已经十二点多了,又赶着洗澡洗衣服,第2天一大早还要上班。

生活虽苦,但年轻的心不觉得累,我们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

在一起时间久了,我们两人的性格缺点也暴露了,给我们后来的分手埋下祸根。

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性格粗放,有时没有顾及她的感受。比如,我们生产线上多数是女工,我是小组长,经常要教女工如何做新产品,有时喜欢和她们开几句玩笑,甚至拍打几下,几次正好被苏玉婷看到,她满脸的不高兴,事后总是和我争吵,我只好向她道歉,但觉得心里很累。

苏玉婷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小心眼,猜疑心重,弄得我后来都不敢和别的女工说话了。

即使是这样,我从未想过和她分手,我觉得我们能走到一起不容易,是缘分,我是奔着结婚的想法和她交往的。

不久后,发生一件事,我一直蒙在鼓里。

有一天,苏玉婷对我说,她晚上不陪我加班了,想去电脑班学习电脑,以后可以去办公室做文员,她有上进心,我当然高兴,举双手赞成。

那段时间我每晚加班,累得够呛,没有精力过问她的事情,关心她也少了。

有个女同事和苏玉婷住在同一间宿舍,她偷偷对我说:“组长,有件事,我本不想说,怕影响你们的感情?不说,又觉得对你不公平。”

我叫她不要吊我胃口,快点说出来。

女同事说,好几个晚上,她看见苏玉婷和工程部经理刘志辉出去玩,很晚才回来,她要我留意下,也不要讲是她说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心里很郁闷,晚上找苏玉婷当面对质,没想到她痛快承认了。她说刘志辉很温柔,心思细腻,对她好,和刘志辉在一起,她有被捧在手心上的感觉,她很开心。

后来她说了一句:“我们分手吧。”

被劈腿的感觉当然不好受,但我从来都是一个拎得清的人,既然她已经不喜欢我了,我也没必要纠缠不放了。

那晚我喝闷酒,想起她陪我熬夜加班和牵着手去吃夜宵的情景,泪眼朦胧,心里难受。

晚上回去倒头便睡,第2天醒来,我很快把她拋之脑后,每天紧张地工作,不去想不开心的事。

时间能抹平伤痛,后来我离开了那家电器厂,也找到了新的女朋友,也就是现在的妻子余娟。

她性格温柔,善解人意,对我很好,也支持我创业,找到她是我的福气。我们生了一儿一女,现在经营一家五金店,生意还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苏玉婷和刘志辉还是没有走到一起,听说苏玉婷嫁给了一个开小工厂的老板,后来情况不明,因为她和我没关系了,我也没有特意去打听。

没想到今天在菜市场遇见她了,而且有些落魄的样子,我心里有些不好受,毕竟是自己曾经爱过的人。

“正奇,那女人是谁啊?前女友吗?看你发呆的样子。”妻子余娟提一只鸡走过来了,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

“没有,是以前的女同事,人家早就名花有主了。我们走吧。”我解释道。

后来,我通过以前的同事那里得知,苏玉婷和后来的老公离婚了,她老公外面有女人,不愿给抚养费,苏玉婷也挺要强,孤身带着儿子生活,日子过得不好。加上她娘家的弟弟去年出事,人不在了,她还要照顾自己的父母。总之,她现在过得挺难的。

我长叹一口气,想帮她一把,但又不知怎样入手,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去帮她名不正言不顺,更何况我还要顾及妻子的感受。

我只能在心中默默祝福她早日走出人生低谷,在以后的日子里顺顺利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