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这是第5424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6k+ ·

· 悟00000空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2023年9月12日,《埃隆·马斯克传》全球同步发售。市面上已经有好几部马斯克的传记,这是唯一一部马斯克邀请作者撰写、亲自参与并公开推荐的他自己的传记。

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毕业于哈佛大学,杜兰大学历史系教授,曾任美国《时代》杂志总编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董事长,特别擅长为名人作传。

当年乔布斯也是邀请了他为自己写传记。此外艾萨克森还是《列奥那多·达·芬奇传》《爱因斯坦传》《富兰克林传》等畅销书的作者。

在扉页上,艾萨克森放了马斯克和乔布斯的各一句名言——

马斯克说:“对于所有曾被我冒犯的人,我只想对你们说,我重新发明了电动车,我要用火箭飞船把人类送上火星。可我要是个冷静、随和的普通人,你们觉得我还能做到这些吗?”

乔布斯说:“只有疯狂到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人才能改变世界。”

马斯克和乔布斯在气质上颇为相似,最突出的一点是他俩都喜欢甚至沉溺于戏剧性冲突。

人生对他们就是一场战争,由大大小小各个战役组成。他们天天都在打仗,这是他们和人打交道最常见的模式,大到和政府、竞争对手对决,小到和助理、高管发飙。冲突、冒险似乎是他们赖以为生的养分。

不过他们似乎并不享受冲突、冒险本身,并不是“与人斗,其乐无穷”的那种人。乔布斯和广告公司创意总监起冲突后会用头撞墙,十分痛苦;马斯克每当面对艰巨的挑战时,常常紧张到夜不能寐,甚至呕吐不止。

然而,他们并没有试图改变这种生活方式。

在外人看来,他们似乎很享受,有时甚至会上瘾。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就曾这么评论过马斯克。马斯克的弟弟金博尔说:“戏剧性是他人生中的最佳伴侣,离开这个他活不下去,他可以为之生,为之死。”

马斯克比乔布斯能量更大,又更生逢其时,这几年把他对戏剧性冲突的爱好发挥得淋漓尽致,哪天世界新闻里没有出现马斯克,大家都会奇怪,马粉们开始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

俄乌战争开始没多久,他就单挑普京出来和他对决,赌注是乌克兰。他说:“他甚至可以带上他的熊。”急得俄罗斯外交部连发数封谴责信。如果真的对决,普京绝对需要带上他的熊,因为马斯克虎背熊腰,自己就像一头熊。马斯克就是如此幼稚,以为这样能解决国际纠纷,避免生灵涂炭。

马斯克总是让俄方很头痛,他为乌克兰提供“星链”服务,又表示,特斯拉的乌克兰籍员工如果离职回去保卫故土,公司将继续发放至少三个月的工资。

前不久马斯克又向普京喊话:“普京,你可以尝试一下你的核弹,找一个人迹罕至的区域,看看你是否能够精准地将核弹投放到你预定的目标地点。我不需要事先通知,也不需要知道你的攻击目标。条件是你必须在无人区域和海域中选择目标地点。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核弹绝不会到达你预定的目标地点。我有能力改变核弹的轨迹,同时也能够确保你发射的核弹在俄罗斯境内自行销毁。如果你愿意,我还可以将发射核弹的‘礼物’送到莫斯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世界再一次含笑静待普京的反应。在当地时间8月11日,俄罗斯外交部发布了一份关于“俄罗斯、英国和美国战略核导弹互不瞄准决定”的媒体通告。通告中明确表示,俄罗斯领导人坚定地奉行着“不允许发动核战争”的原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俄方相信了马斯克的威胁。

马斯克连普京都敢怼,别的人根本不在话下。他怼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差不多怼了17年了,骂他是“抄袭猫”,嘲讽他“连一根牙签都没能送入轨道”,吃瓜群众戏称他俩从地上互掐到天上。

去年10月马斯克收购推特(改名X)后,他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扎克伯格。小扎于今年六月宣布推出社交媒体平台Threads与X 平台直接竞争后,七月Threads如期而至。

六月,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挑战扎克伯格,要与其进行“笼式拳击比赛“。扎克伯格回应“把地址发过来”。

7月份,马斯克在X上宣布,他愿意与扎克伯格进行一场综合格斗比赛,并邀请终极格斗锦标赛主席作为裁判。扎克伯格则在Threads上回应说,他接受挑战,并建议在8月15日举行比赛。

全球期待。中国吃瓜群众立马在脑海里把电影《八角笼中》的两个山里孩子换成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笑意一层层浮上来。

不过比赛没有发生。因为马斯克需要进行颈部和上背部的检查,并可能需要在赛前接受手术,因此无法按时参加比赛。他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在扎克伯格的后院进行一场预赛,以测试对方的实力。

扎克伯格批评马斯克对待决斗不够认真,如果他想要一场真正的格斗比赛,就应该自己进行训练,并在准备好后通知他。

马斯克似乎是认真的,在和意大利总理桑朱利亚诺会谈时曾提议将决斗的地点定在意大利的某个古迹或名胜之中。然而被拒绝了,因为这样的安排需要得到意大利政府和文化部门的批准,并且还要考虑安全和保护等因素。

到了八月,马斯克在X平台上发布了一条推文:“今晚将在帕洛阿尔托进行特斯拉FSD试驾,我会让这辆车开到扎克伯格的家。同时将测试最新的X直播,这样大家就可以实时监控我们的冒险。如果我们运气好,扎克伯格真的应门,我们就开始战斗了。”

当然格斗还是没有发生。

除了竞争对手,马斯克和合作伙伴也常常发生戏剧性冲突。他的第一桶金来自他创办的在线黄页公司Zip2,后来被赶出了公司。他又创办了第二家公司,在线支付公司X.com。该公司后来与彼得·蒂尔、列夫琴等人创办的在线支付公司Confinity合并,推出了PayPal服务。后来彼得·蒂尔等人趁他在外度蜜月,发动“政变”,把他赶出了公司。

三年之内,马斯克两次被从自己创办的公司赶出来,比乔布斯当年被赶出苹果的经历惨烈得多。马斯克曾经激烈反抗,不过落败后他能实事求是,接受现实。他说:“公司是我的孩子,我就像‘所罗门智断亲子案’中不忍心将孩子劈成两半的母亲一样,情愿放手,这样孩子才能活下来。”

马斯克选择原谅那些背叛他的人,甚至彼得·蒂尔。马斯克度蜜月从南非回来后得了疟疾,一开始被误诊为病毒性脑膜炎,幸亏一个传染病医生路过他的病床,意识到他得的是疟疾。如果晚几个小时他就没命了。X.com的人力资源总监去医院看望马斯克,整理了他的健康保险。当彼得·蒂尔得知马斯克以公司的名义购买了一份价值一亿美金的企业要员人寿险后,他说:“如果他死了,我们所有的财务问题就都不成问题了。”

虽然PayPal后来发展得很不错,是美国最重要的在线支付公司。不过它本可以发展成一个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公司,马斯克当年创办它时的愿景是社交媒体+超级银行,好比后来我们这里的微信。他执意收购推特,就是要实现早年的这个梦想。

马斯克和特斯拉的初始创始人之间也闹得不欢而散,还曾对簿公堂。和部分投资人之间的关系也相当紧张。SpaceX相对平静一些,因为这是他一个人从头主导的企业,没让任何人插手,也不上市。

他是OpenAI的最早的投资人之一,但是他觉得管理团队的理念和他背道而驰,对后来的微软等投资者也看不顺眼,就退出了董事会。前一阵索性创办了自己的AI公司。他公开批评比尔·盖茨对AI的理解非常有限,而且目光短浅,就知道赚钱。最近又炮轰盖茨“虚伪”,一边做空特斯拉,一边向他募捐。

除了商界竞争对手、合作伙伴、投资人、甚至客户,马斯克对美国政界的高层也很彪悍,连总统都敢骂,而且骂得很出格。

五月,在接受记者采访被问到是否相信拜登是真的赢了三年前的总统大选时,马斯克说:“是的。”记者又问:“你投票给他了吗?”他说:“是的。”记者又问:“你后悔吗?”

这时,马斯克脸部肌肉抽搐,像机器人卡住了似的,欲言又止,似乎努力控制自己不要说出过分的话,隐忍得很痛苦,最后他说:“我希望我们有一个正常的人来当总统。”

有人认为这是马斯克在骂拜登不是正常人。如果是这样,倒也是合情合理。

马斯克和拜登的过结由来已久。特斯拉是世界电动汽车行业的领头羊,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拜登就是假装看不见,甚至去年在国情咨文中只提福特和通用在电动汽车方面的投资,对特斯拉竟然只字未提。

通用的CEO趁机试图把自己打造成电动车的领军人物,抹杀马斯克。把马斯克气得够呛,他曾经在推特上骂拜登是一个人形湿袜木偶。

不过,仔细分析会发现,这次马斯克骂的不是拜登,而是特朗普,他当年选拜登不是因为他喜欢拜登,而是因为希望有一个正常的人当总统,言下之意,特朗普不是正常人。不久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回怼了马斯克,证实马斯克那次骂的是特朗普。

马斯克说:“拜登错就错在他认为大家选他是要他彻底改变这个国家,实际上大家选他只是想少一点狗血。”

可见,他认为特朗普这个“抓马女王”当总统时,狗血剧实在太多了,超过了很多人的忍受程度。的确,上次总统大选很多人不选特朗普,不是因为他是共和党,而是因为他是特朗普。

明年大选,马斯克表示他将支持共和党候选人、佛州州长德桑蒂斯。特朗普知道后跳脚大骂马斯克:“当年马斯克来白宫,要我帮忙补贴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项目,开不了多远的电动车,总是撞人的无人驾驶车,哪里都去不了的火箭飞船。没有补贴,他一文不值。他说他是铁川粉,忠实的共和党人。当时我要是说:‘跪下求我’,他肯定会照做。”

特朗普脑补马斯克“下跪求人”这种狗血情节,显然是以己度人了。想象自己掌握生杀予夺大权随便侮辱人,也反映出他的心态。

此前,四月,马斯克发文:“如果民主党有时光机的话……”配了一张1980年特朗普的照片,照片上的文字用的是特朗普的视角:“为什么时间旅行者一直试图杀死我?我只是一个房产经纪人!”

马斯克和特朗普也曾经相当友善,他俩的性格其实有几分相似,但是价值观迥异,有时因为利益不得不走到一起,最终互相忍无可忍撕破脸,也是必然的结果。他俩怼人是棋逢对手,常常在社交媒体上对骂,热闹得很。两人自带流量,对彼此的商业都有利,特朗普卸任总统后两年狂赚2.82亿美元。特斯拉几乎从来不做广告,马斯克的流量足够用了。

马斯克在收购推特后恢复了特朗普的账号,大概是觉得言论自由高于私人恩怨的缘故,当然也有助于X平台涨粉增收。

此前,特朗普因煽动2021年1月6日冲击国会山大厦事件,被推特以“有进一步煽动暴力之虞”为名,永久禁封了账号。恢复账号后,特朗普没有马上回归,隔了两个半月后才重新开始发推文。第一条推文就是他去佐治亚州富尔顿县监狱被正式收押时候所拍的嫌疑犯大头照。尽管之前他被纽约州法院等地方法院提审,但是拍嫌疑犯大头照还是头一遭。

特朗普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在多个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这张照片,并在照片下写了“干预选举”“永不放弃”的字样。特朗普自首半小时后即获保释,当地法院则收到炸弹威胁。

马斯克对自己的传记作者艾萨克森一再强调:“我不是特朗普的粉丝,他具有破坏性。”艾萨克森在书中写道:“马斯克‘深度鄙视’这位前总统,认为他是一个‘骗子’,并且似乎‘有点疯狂’。”

书中也写了马斯克对拜登的鄙夷:“当他担任副总统时,我和他在旧金山共进午餐。他当时喋喋不休地讲了一个小时,简直无聊透顶,就像那种你一拉绳子,它就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毫无意义的话的玩偶。”

总之,马斯克对前后两个总统都不感冒,一个是疯狂的骗子,一个是无聊的木偶。要不是他出生在南非,肯定会竞选总统,他说:“美国总统好比美国这个国家的首席执行官,他得会管理,选总统不能只看政治纲领、信念什么的,还得看是不是有管理能力。”

他还说:“不是有句古话嘛,随便从电话本上找人来治理这个国家,都比哈佛大学的全体教授来治理好。”顺便把哈佛大学的全体教授也得罪了一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了总统,马斯克还骂美联储,特别是银行危机期间,马斯克认为美联储忽视了货币政策对经济起作用的延迟效应,直接造成了银行危机。

他还骂美国财政部,连给他大量订单的衣食父母美国宇航局(NASA)和国防部也逃不过他的毒舌。

马斯克如此张狂,不过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祸从口出。显然他很知道应该在哪里说什么话,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比如,六月初他来华访问时,拜见政府领导,言谈举止十分正确得体。

他赞扬中国发展的活力和潜力,表示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他坚决反对“脱钩断链”,表示将继续拓展在华业务,共享中国发展机遇;他盛赞中国人聪明勤奋,谦虚好学,他们的工作热情和创新精神令他感动;在中国台湾问题上,他立场鲜明地认为世界应该尊重中国统一台湾的决心。

最令人惊讶的是,马斯克还怼巴菲特,一个几乎是现代社会最接近完人的人。

2018年,马斯克说巴菲特信奉的“护城河”理念是非常愚蠢的,技术创新才是竞争力的决定因素。对此,巴菲特指出,技术创新当然重要,但是技术不能取代商业,低成本的生产也是非常重要的。

巴菲特说:“比如在糖果行业,我想马斯克应该不是我们的对手。”结果马斯克扬言要开一家糖果公司,和喜诗糖果公司竞争,他说:“我要建造一条护城河,并用糖果填满,巴菲特一定不会拒绝投资它。”

显然,马斯克对于巴菲特不投特斯拉耿耿于怀。在特斯拉起步时,马斯克特别需要像巴菲特这样有影响力的投资者的支持,很多人认为巴菲特不投特斯拉说明特斯拉有问题。

实际上,巴菲特对于科技股一向十分小心,基本上不投。他和英特尔、微软等公司的创始人都是好朋友,但是他从来没有投资过这些企业。

他投资苹果是很晚的事,等到它变成一个差不多像个水果公司、他看得懂的时候才投。乔布斯当年取名苹果电脑,就是希望电脑这个高科技的产品足够亲民,不让人畏惧拒绝。巴菲特都买苹果公司的股票这个事实证明,乔布斯的梦想彻底实现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巴菲特在芒格的说服下,的确投了比亚迪。

2020年,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崇拜巴菲特,巴菲特的工作太无聊,而且为年轻人做了错误示范,金融业抢走太多人才,影响了实业的发展。

比尔·盖茨也曾经对巴菲特有相似的误会,认为他搞的是零和博弈,对社会没有价值,都不想见他。相识后,比尔·盖茨欣喜地发现巴菲特和他一样,都在努力理解这个世界的运行原理,两人三观十分契合,对很多事情的判断很一致。不管是做实业还是金融,都是在根据自己的判断配置资源,让这个世界往好的方向发展。

“实业与金融”是个大话题,有一点是肯定的,自从人类社会出现货币后,金融是大势所趋。没有金融就退回到物易物的原始阶段。现代社会,金融与实业互为表里,缺一不可。

至于金融抢了实业的人才,这不是金融本身的错,要分析根本原因。至于说巴菲特树立了错误榜样,这也未必成立,世界富豪榜上金融家相对于实业家还是极少数。

除了马斯克的“出言不逊”,他的“自以为是”也让巴菲特和芒格很反感。芒格所著的《穷查理宝典》里有句箴言:“情愿用智商130以为自己智商120的人,也不要用智商150而自以为170的人。”有一次有人提问前引用了这句话,还没问,芒格就说:“你想到了马斯克对不对?”全场大笑。

不过,芒格从来没有选择低估马斯克。2019年,他就说:“永远不要低估一个高估自己的人,因为他很可能是对的。”

芒格早年曾在多个场合把金融界坑蒙拐骗的人比做脊椎按摩师,实际上他们什么都不懂,只是装模作样骗钱。而马斯克最崇拜的外祖父起初就是一个脊椎按摩师。当然芒格肯定不是针对马斯克外祖父,在马斯克的多部传记出版之前,他不太可能知道马斯克祖父早年的职业。

好在在今年伯克希尔公司股东年会上,巴菲特终于称赞了马斯克:“智商超高,可能真的有170。”马斯克则发推文表示感谢,尽释前嫌。这令两人的粉丝团感到十分欣慰,奔走相告(巴粉和马粉的重叠度很高)。

马斯克几乎和美国商界、政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都发生过冲突,甚至还单挑外国元首对决。他为什么会这样沉湎于戏剧性的冲突?这就说来话长了。下一篇再讲吧。

  • 作者:曾在复旦学习、任教9年;曾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供职20年。微信个人公众号:无语2022,微信视频号:无语20220425。

「 图片 | 视觉中国 」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tougao99999

开白名单:duanyu_H 商务合作:qspyq_biz@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