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吉生目前正通过法院对异父异母的哥哥提起诉讼,要求他归还父亲以全款购买的婚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齐吉生的父亲齐根生,现年65岁,因脑溢血中风导致瘫痪,长期卧床不起。然而,在齐吉生12岁时,他的继兄弟秦浩要求齐根生的妻子蒋梅香与他离婚。如果蒋梅香不同意离婚,秦浩就会完全无视齐根生从小到大的养育之恩,并不再理会她。面对这种局面,蒋梅香无奈地只能听从儿子的意愿,离开了卧病在床的齐根生,与秦浩一起搬到秦浩所在的城市生活。至齐吉生3岁时,父母离婚,母亲带着他和姐姐离开家,此后没有再与齐吉生联系。

齐吉生是由祖母和齐根生的继母一起抚养长大。齐吉生的父亲是高考复课的第一批大学生,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国企担任工程师。凭借出色的技术和能力,齐根生受到厂长的高度赏识。由于专注于工作,齐根生将所有时间都投入到工作中,所以尽管他快30岁了,仍未谈过恋爱,这让他的母亲非常担忧。然而,厂长非常看好齐根生,便介绍了自己的远房侄女给他。齐根生本身也很有才华,在厂里备受欢迎,只是他是一个理科男生,对暗示他感情意图的其他人并不敏感。但齐根生非常信任厂长,既然厂长接受了这位侄女,他也就愿意接受婚姻,只有一个条件,就是和自己的母亲一起住。

齐根生6岁时,他的父亲因病去世,母亲为了他、为了公公和婆婆,一直没有再婚,一直和父亲的父母一起生活。齐根生的母亲是一位善良勤劳的女性,她独自一人照顾两个老人和一个孩子,过着艰难的生活。在困难的时期,她都顽强地度过来了,并成功地培养出一个非常优秀的儿子。齐根生在工作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带领团队逐渐摸索出厂里引进的新设备,为公司节约了不少资金,因此得到了一套房子作为奖励。

现在,齐根生收到的房子刚好可以成为他们的新家,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齐根生的母亲亲自粉刷了新房,还铺设了当时流行的水磨地板,迎接着儿子的婚礼。齐根生娶了一位幼儿园老师作为妻子,虽然她长相普通,但看起来老实纯朴。结婚后,他对婆婆非常尊敬。不久后,齐根生的妻子就怀孕了,并生下了一个女儿。产假结束后,妻子又开始上班了,孩子由齐根生的母亲照顾。

1992年齐根生所在的国营厂改制了,那时重用他的厂长已经退休。他是原来厂长的心腹,新厂长不待见他,在改制中,为厂做过重大贡献的齐根生被下岗了。齐根生是有真本事的人,他带着原来厂里下岗的工人,自己开始创业。虽然他的妻子不支持他,但他的母亲很支持他,拿出全部的棺材本给齐根生创业。齐根生也没有辜负母亲,凭着过硬的技术和眼光,厂子办了起来,生意也越来越红火。齐根生给家里买了房买了车,应老婆的要求给岳父岳母也买了一套房。随着他厂里的生意越来越好,老婆也办了定薪留职,就在家带带孩子,打打麻将了。

11995年,齐根生的妻子再次生下了他们的第二个女儿齐吉生。尽管他们被罚了一笔钱因为生了第二个孩子,但作为一位再次做父亲的齐根生还是感到非常高兴。到了1998年,由于齐根生替别人担保贷款的借款人逃跑了,银行追着齐根生要钱。因为这笔贷款,齐根生所在的公司的资金链断裂,业务陷入僵局,形成了恶性循环,导致业务越来越不景气,无奈之下,齐根生只能申请破产。齐根生卖掉了所有的家产,用来支付公司员工的工资和遣散费,工人们都对齐根生说:“如果有一天你还要重新开厂的话,只要你说一句话,我们就会回来。”

公司破产后,齐根生的妻子还向他提出了离婚,她把家里所有的现金拿走了,并卖掉了她名下的房子带着大女儿离开了。从此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和齐根生和齐吉生联系过。当齐根生和前妻离婚时,齐吉生只有3岁,因此齐根生带着母亲和女儿搬到了之前分得的房屋改造住宅里。齐根生原来的一个同事在保险公司工作,他建议齐根生和他一起从事保险销售工作,因为齐根生知道,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销售是积累资金最快的方式。

齐根生加入了保险公司。在2000年之前,保险业还是新兴行业,很多人对保险还不了解,对保险也没有什么概念,大多数人都认为保险是可有可无的东西。齐根生形象良好,而且是一位有名的大学生,学习能力超过一般人,而且他为人踏实,乐于帮助他人。当一批50人进入公司时,他的业务发展得最好。而且,他原来的公司员工中,有钱的都在他这里买了保险,还给他介绍了很多顾客。大概是因为他的形象很专业,顾客也都很信任他,愿意在他手上购买保险。在保险公司工作了三年后,齐根生成为了地区经理,也成为了保险公司的正式员工。到了2001年,他的年薪已经超过百万。

他重新购买了房屋和汽车,并为母亲和女儿齐吉生雇了保姆照顾她们的生活。齐根生觉得自己现在有了经济能力,应该给母亲和女儿提供最好的生活。在齐吉生6岁的时候,齐根生再次结婚,这次婚姻是齐吉生亲自选择的,对象是与齐根生在同一家保险公司工作的蒋梅香。蒋梅香也是一个命运坎坷的女人,她的前夫有家暴行为,为了保住儿子不离开他,她还借钱给他治疗,但最终未能挽回他的生命。在前夫去世后,蒋梅香被公公、婆婆和小叔子赶出了家门,因为房子是公公的名字登记的。

蒋梅香带着儿子搬了出来,雪上加霜的是,蒋梅香还下岗了。蒋梅香只有小学文化,人又懦弱,一时找不到工作,后来被人介绍去了保险公司上班。保险公司新进的员工是没有底薪的,而且要求三个月开一单才能转正。蒋梅香进保险公司快三个月还没有开一单,是齐根生帮忙她才完成任务的。所以蒋梅香十分感谢齐根生,一次知道齐根生母亲生病以后,她就买了水果去看了齐根生母亲。

她还给齐根生母亲熬了粥,给齐吉生做了她喜欢吃的糖醋里脊,齐吉生觉得蒋梅香的菜做得比家里的保姆好吃多了。而且蒋梅香还很耐心的陪她玩,她喜欢上了这个阿姨,她悄悄的告诉蒋梅香:“阿姨,你可不可以多给我来做几次饭?我们家阿姨的饭做的不好吃,可我不敢跟爸爸说,因为我怕那个阿姨凶我!”看着乖巧的齐吉生说这样的话,蒋梅香心疼li了,这是个缺母爱的孩子,看着齐吉生,蒋梅香的母爱泛滥了,她只要有时间,就会来齐根生家给齐吉生和她奶奶烧菜做饭。

有一天晚上,齐根生难得哄女儿睡觉,齐吉生和齐根生说:“爸爸,可不可以让蒋梅香阿姨做我妈妈?”齐根生问女儿:“你怎么突然想要蒋梅香阿姨做你妈妈了?”“今天在幼儿园,有个小朋友说我是个可怜的孩子,因为我没有妈妈。”齐吉生委屈地说。“蒋梅香阿姨对我很好,而且她烧菜很好吃,她对奶奶也好,我和奶奶都喜欢她。爸爸我不可以让蒋梅香阿姨做我妈妈吗?”

听女儿齐吉生这么说,齐根生想了想,孩子毕竟只有6岁,哪怕自己和母亲给她再多的关爱。对她来说,母亲还是缺失的。“晓晓,想让蒋梅香阿姨做你妈妈,那爸爸去问问蒋梅香阿姨,蒋梅香阿姨同意的话,她就可以做你妈妈了。”听爸爸这么说,齐吉生很高兴,齐根生告诉了母亲,齐吉生想让蒋梅香做她的妈妈,并问了母亲的意见。

齐根生母亲对蒋梅香印象也蛮好,“对蒋梅香,我是没有意见的,这孩子不错,挺朴实,人也老实,对晓晓也好。”“就是她还有一个儿子啊!好像她儿子都十多岁了,不知道他儿子可不可以接受他母亲再婚呢?”“我问问她吧,如果她同意,只要他肯好好对待晓晓和您,也可以把她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齐根生问了蒋梅香“可不可以给齐吉生做妈妈,只要你对我的母亲和晓晓好,我也会对你的儿子好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

蒋梅香心里一直对齐根生有好感,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现在齐根生开口,让她做齐吉生妈妈,她肯定愿意!齐吉生和蒋梅香都是二婚了,两个人决定不要办什么婚礼了,就是简单的领个结婚证两家人在一起吃个饭就行。蒋梅香带着儿子住进了齐吉生家,齐吉生看见12岁的秦浩,蒋梅香的儿子,十分高兴,笑着对齐根生和蒋梅香说:“我也有哥哥了,我再也不用羡慕郑琳了。”

可齐吉生很喜欢哥哥,但哥哥看着不喜欢齐吉生,齐吉生去牵秦浩的手,秦浩把她甩开了。齐根生虽然看见了但也并没有十分在意,他自己从小丧父,觉得只是小男孩的倔强和别扭而已。齐根生帮着蒋梅香还了外债,因为秦浩的学习成绩在班上垫底,齐根生还给秦浩请了家庭教师,自己只要有空也会亲自辅导他的功课。

齐吉生是高兴地喊蒋梅香“妈妈!”可秦浩是连声叔叔都不叫齐根生的,这让齐根生的母亲有些不满。她对齐根生说:“秦浩这个孩子,只怕是养不熟的,你又出钱又出力,他只管享受,连叫你声叔叔都不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晓晓才六岁,真把他当亲哥哥一样看待,可我有一次看见他踢了晓晓一脚。”“我这个奶奶他也一声没有叫过,长大以后怕是个白眼狼,你可得留个心眼。”“妈妈,他还是个孩子,只有12岁呀,他懂什么啊?只不过是刚来我们家不久,他对我们有戒备呢。相信只要我以真心对他,长大以后就会好的。”“宏儿,妈妈这么大把年纪了,看人还是挺准的,你不要把我的话当耳边风。”齐根生看母亲这么坚持,只能敷衍说:“知道了,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其实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陈红雇了一位家教老师给秦浩补习,她的耐心和付出并没有白费,秦浩的学习成绩不断提升,有了很大的进步。齐吉生上学后一直以来都取得不错的成绩,她继承了齐根生的聪明才智,成为了一个小学霸。

秦浩参加高考时,他没有听从蒋梅香的建议,选择了北方的大学,这让蒋梅香感到有些生气。然而,齐根生却劝慰蒋梅香说:“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很正常,他想去外面看看也是可以的!”秦浩考上了大学后,每个月都收到齐根生给予的相当可观的生活费。后来,当齐根生知道他恋爱了,每个月还额外给予他3000元的恋爱基金。

齐根生真心把秦浩当作亲生儿子对待,蒋梅香和陈红结婚后就留在家中照顾齐根生的母亲和晓晓。齐根生的母亲在秦浩大三时因病去世,但秦浩并没有赶回家奔丧,这让齐吉生对他有些不满,觉得他不孝顺。

尽管奶奶没有对秦浩像对待自己一样好,但也是很不错的。在秦浩生日和考上大学时,奶奶都为他准备了礼物。大学毕业后,秦浩没有回家乡工作,而是和女朋友一起去了北京工作,因为秦浩的女友是石家庄人,离北京很近。两年后,秦浩决定与女友结婚,齐根生为他在北京四环买了一套108平方米的房子,全款付清,并帮助装修。

齐根生给了女方一笔不小的彩礼,还为秦浩和妻子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所有费用都是他出的。或许是因为看到齐根生花了很多钱,那段时间秦浩对齐根生的态度不错。然而,当秦浩回家过年时,与蒋梅香的一段对话被齐吉生无意间听到,让她感到不爽,觉得秦浩太没有人情味,太不知足了。

那天,齐吉生听到蒋梅香对秦浩说:“浩浩,你不能这样想,你成熟对你真的挺好的,他真的把你当作儿子看待!”“虽然他给晓晓买的房子比你的160平方米更大,但是北京的房价比你的108平方米贵多了。你可是在北京啊,你买了一套房子,晓晓的房子能买两套了。”

“不管陈叔是不是你亲生父亲,就算是亲生父亲,有多少人能给儿子在北京全款买房呢?你这样说可能会被雷劈!”“妈,你说什么?我不是你亲生儿子吗?老头肯定是对我有戒心,可女儿是他亲生的,他现在对我好,难道不是希望我以后能养他吗?”“陈叔需要你养老吗?他自己有女儿,晓晓一定会孝顺的,而且你陈叔对你那么好,你为他养老也是应该的。”齐吉生本来对秦浩说的话感到很生气,但看着蒋梅香维护爸爸和自己,她决定不与秦浩计较。然而,她心里留了一个心眼。

秦浩妻子怀孕了,秦浩让蒋梅香去北京照顾儿媳妇,蒋梅香觉得照顾儿媳妇怀孕是个重要的事情,所以匆忙收拾行李赶去了北京。儿媳妇生完孩子,伺候坐月子以后,蒋梅香想回家了,但秦浩却让她留在北京带孩子。齐根生自己也快一年没见到妻子了,他非常想见到妻子,而且晓晓也快要结婚了,他希望妻子能回来帮忙办理婚礼。于是,齐根生给秦浩打电话:“让你妈妈回来,我出钱请个保姆给你们,晓晓快要结婚了,婚礼需要你妈妈来帮忙办理!”

然而,秦浩没有理睬齐根生的请求,仍然让蒋梅香留在北京照顾孩子。蒋梅香再次从北京回到老家,是因为接到齐吉生的电话。这次是因为齐根生突发脑梗,需要进行手术住院,蒋梅香匆匆从北京赶回来看护他。齐根生虽然经过抢救,保住了一条命,但却因中风导致瘫痪。秦浩得知后,让蒋梅香立即回到北京,并且要蒋梅香和齐根生离婚。但蒋梅香不同意,秦浩威胁她:“如果你不离婚,我将不再承认你,也不会为你支付养老费用,你就当作没有我这个儿子!”蒋梅香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答应了秦浩和齐根生离婚。这让齐吉生非常愤怒,她在听到秦浩和蒋梅香的对话后,决定多留一个心眼。她当时询问了齐根生给秦浩买房的转账记录,并保留了所有的单据。

齐吉生代表齐根生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秦浩归还他为其购房支付的所有费用,同时解除与蒋梅香的婚姻关系。这起官司仍在进行中,齐吉生不知道是否能够收回这笔钱,但秦浩的狡猾是不容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