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的12月5日晚至次日凌晨,北京的天空飘下了洁白的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仿佛一片洁净的银白世界。

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和其他一众中央领导同志都聚集在中南海的勤政殿,与即将启程的代表团进行了深情的告别。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对未来的期望与不舍的情感。

刘少奇牵挂着毛主席的身体,担心他不能适应莫斯科的严寒,温馨提醒他多加衣物,严防风寒。然而,毛主席却以一颗豁达的心应对着这些关切,他自信而轻松地说,他们都曾经历过雪山的严寒,这场大雪对他们来说并不可怕。

刘少奇依然满心忧虑,提到了岁月对人的无情,提到了毛主席已经是56岁的老人了。而毛主席却以一种坚定而乐观的态度回应,他宣称56岁正是人生的黄金年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毛主席展露出他一贯的幽默,对大家说莫斯科虽然冷,但斯大林,那位已经70岁高龄的老人,不也一直生活在那里吗?这幽默而实际的回应,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空气中弥漫着轻松愉快的氛围。

这场别离,充满了深情厚意与悠长叮嘱。每个人都表达着对未来的美好愿景,希望着团结一致,为了国家的繁荣而努力奋斗。而在这冷冷的雪夜,大家的心更加紧密地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无法割舍的深情厚意。

在一天的中午10时左右,毛泽东主席与其中国党政代表团按时抵达了前门火车站。他一一与到场欢送的众人握手道别。当他与周恩来握手时,他低声对周恩来说:“莫斯科见,等我好消息!”周恩来紧紧握住他的手,回应:“主席,我随时待命。”

火车于10时30分按计划离开。而在12月7日的下午,他们的列车抵达了沈阳。在这短暂的停留,高岗,一位在东北担任要职的领导,匆忙赶到站台。他登上了列车,诚挚地邀请毛主席和代表团成员下车稍作休息。

高岗曾以他与斯大林的两次亲密接触为傲,他把这两次被斯大林热情款待的经历视为他的政治资本,并曾与彭德怀夸耀过。因此,他在这次与毛主席的会面中,极力提出要陪同毛主席前往莫斯科。

毛主席面带严肃,头摇得如同风中的草,他表示这次的代表团成员名单经过了中央的多次审议,作为个人,他没有任何权利去更改这个名单。高岗闻此,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快。

毛主席看着高岗的失望,便安慰性地告诉他,新中国刚刚成立,前方的工作重重,特别是东北地区的诸多事务离不开他。他说,未来访问苏联的机会还会有很多,高岗的机会还在后头。

看到毛主席温和的安慰,高岗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随后,毛主席的目光转向了师哲,他似乎突发奇想:“我们快要见到莫斯科的土地了,师哲,教我学些俄语吧。”

师哲笑着应答:“那当然可以,主席。让我们从一些常用词开始吧。”

此刻,一种轻松愉快的气氛包围了每一个人,大家都欢笑着围了过来,翘首以待。师哲开始教授一些如“你好”,“同志”,“谢谢”等基础俄语单词。然而,俄语的发音对毛主席来说显得有些棘手,舌头需要做出一些复杂的动作。他尽力模仿,但显然觉得困难重重。

“真是一门难学的语言,”他直言不讳地说。一直送行到沈阳的聂荣臻、罗瑞卿、李克农、毛岸英、汪东兴等都见证了这一幕,准备离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到毛主席对学俄语的困难表示出苦恼时,李克农立即提出了一个建议,他推荐毛岸英为毛主席的翻译:“岸英的俄语发音纯正,他可以作为主席您的翻译。”

汪东兴也立即表示支持:“李部长的提议确实不错。”

然而,毛主席的脸上划过一抹严肃的神色,他重申了代表团成员名单的不可更改性:“难道你们没听见我刚刚对高岗说的话吗?”他的目光转向李克农和汪东兴,他们立刻低下了头,没有再说话。

这一段故事揭示了毛主席的一丝幽默和人性,但同时也表现出他的坚定和原则性。他尊重每个人,也期望得到他人的尊重和理解。而他周围的人也尽可能地支持和尊重他,即便有时会出现一些小插曲。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