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田羽生执导的《前任4:英年早婚》正在公映,该片首日取得了9100万元的票房,排在中秋国庆档11部新片的首位。片中韩庚饰演的孟云和郑恺饰演的余飞在面对爱情和婚姻时复杂和纠结的心态,再次戳中了观众的心。田羽生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影片的情节全部来自于生活中真实的故事,“我需要真实的东西,这需要在生活中慢慢地获取,只能靠时间来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田羽生工作照

主创现实婚姻生活带来灵感

2017年,田羽生执导的《前任3:再见前任》公映,虽然该片在市场取得了19.4亿元的高票房,但田羽生并没有乘胜出击推出新作。“拍完前三部‘前任’电影,我觉得自己在创作上被掏空了,不知道这个系列要往哪里走。”他决定停一停。在接下来的6年时间里,他结了婚,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中间,韩庚和郑恺也都结婚生子。新的生活给了他创作灵感,“这几年我反思以往的生活经历,也曾有过结婚前的迷茫状态,这种纠结的东西非常有意思。”当他决定开拍《前任4:英年早婚》时,两位主演一拍即合。

为何取名“英年早婚”?田羽生说,结婚早晚与否,跟年龄其实关系不大,“没有准备好的婚姻都叫‘英年早婚’。”他生活中就有这样的朋友。片中孟云在经历了上段感情后,患了“分手后遗症”,他继续对婚姻抱着恐惧的心态。而郑恺则跟女友丁点在新片中尝试“结婚冷静期”。《前任4:英年早婚》的编剧大宽已经单身10年,在他的身上,田羽生找到了片中孟云之所以恐惧婚姻的生活原型,“大宽算是一个很极致的孟云的表现,负责孟云的情感输出部分。”而另一个编剧大广则刚跟女友分手,片中余飞和丁点在“结婚冷静期”里吵架的情节,很多来自于大广的经历。

不想只给观众一个大团圆结局

新片中出现了“结婚冷静期”这个词,田羽生认为,既然有“离婚冷静期”,那么“结婚冷静期”这个词也不算突兀,“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在结婚前都尝试住在一起或者把父母接来一起住等方式来考察婚姻是否合适,这个灵感来自于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片中孟云在父母的压力下,开始了相亲旅程。在接触了十来个相亲对象后,他终于遇到了刘雅瑟饰演的家事律师柳柳,两人有了深入灵魂的感情交流。但孟云依然没有走出“分手后遗症”的阴影,两人最终擦肩而过。对于这个结果,很多观众感到遗憾,但田羽生并不认为两人有结果才是一个好的结局,“我不想只给观众一个结果,像这种共情强的爱情片,我希望观众会有一个代入感,他们可以自由地代入孟云、余飞、丁点和柳柳等角色,在他们身上找到认同点,而不是单纯地给出一个大团圆结局。”

好夫妻就是要讲义气

作为片中的搞笑担当,余飞和丁点这对欢喜冤家除了贡献全片大部分笑点外,两人在“结婚冷静期”时提出的“好夫妻就是要讲义气”观点也让不少众感同身受。田羽生自己就非常认可这个观点,“婚姻就是要讲义气,因为爱情的乍见之欢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但义气和担当却会让双方坚守当初的承诺。”为此,片中设计了两人唱粤语歌曲《友情岁月》的情节,这首歌是郑伊健在1996年公映的电影《古惑仔之人在江湖》中的主题曲。当片中两人分手后,郑恺含泪用口哨吹起《友情岁月》来到丁点的面前,两人内心的爱情被重新唤起,最后重归于好。

跟前三部“前任”电影相比,观众能明显感到《前任4:英年早婚》中的热闹场面少了,而对爱情和婚姻的严肃探讨多了起来。田羽生不否认这一点,“以前片子中有一股生猛劲儿,但现在的我审视过往的经历,发现生活中多了很多遗憾和抱歉。”比如他父亲做饭很好吃,但以前自己就是不爱回家吃饭,现在突然之间发现父母变老了;以前上学的时候,他不爱吃学校食堂里的饭,喜欢到外面下馆子,但出了学校后,突然发现这种学校生活已一去不复返了。“不只是爱情,随着年龄的增加,我们生活中会有很多的抱歉和遗憾,我把这些感受都放到了电影里。”

要说戳心,应该是新片中孟云和于文文饰演的前女友林佳之间的告别戏。后者离婚后带着孩子跟孟云见面,但最终林佳告诉孟云,两人之间的关系结束了,希望他能够往前看。这一刻,孟云的心突然释然了,以前觉得生命中很沉重的东西,在这一刻突然“烟消云散”。对此,田羽生解释,孟云的这个心情来自于他对生活的观察,“孟云一直不敢想象跟林佳见面时的情景,但真的见了,也就是好好说了再见而已。”

“‘前任5’什么时候开拍?”记者问,田羽生笑着回答,自己现在还没有想这事,“接下来就是去积累生活,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端一碗水出来”。

记者/王金跃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