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0年网上有一篇名叫“王继业被妻子弑夫夺产黑幕大揭秘”的帖子,而文中死去的王继业其实早在两年前就已去世,死亡报告上显示的是因病去世。

帖子一出,瞬间引起争议,人们纷纷猜测着其中隐藏的秘辛。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帖子是王继业的母亲和姐姐发出来的,她们面带坚决地说一定要为王继业讨个公道。

而文中被指弑夫的妻子殷素云则在发布会痛哭着诉说着自己的委屈,以及多年来的不容易。一时之间,谁也无法分辨事情的真相究竟是如何。

盲人丈夫和不善言辞的妻子

提起槟榔,吃过的人不少。近年来还报道过不少槟榔致癌的相关消息,但是对于爱吃的人来说,明知多吃不好,还是控制不住购买的欲望。

而关于“胖哥槟榔”的创始人王继业,大概很多人就不清楚了。

王继业出生于1966年,是湖南省湘潭县花石镇排头乡上的人。他家境普通但由于是家中的独子,因此十分受宠。

可是在十岁左右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出了问题,这可把他的父母吓坏了,急忙带着王继业去医院问诊。

他们带着焦急的神情望向医生,却得到了将来或许会失明的消息,他们付不起大笔的医药费,只好领了一些药回家慢慢休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期间,王继业的眼睛不但没有恢复,而且随着医生的判断视力越来越差。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王继业的父亲没多久因为意外身亡,对这个困难的小家庭再次造成了打击。他的母亲整日的哭,害怕自己带着这几个孩子生活不下去。

王继业好像也突然间懂事了,他不再让母亲过多的操心,还会主动帮着姐姐和母亲做些家务事。

而他原本应该玩闹奔跑的年龄,因为身体和家庭的原因被困在了一方小天地里。

他十几岁的时候几乎没有乐趣,最喜欢的就是安静地坐在门口,听着别人笑闹的声音。

后来慢慢长大一些了,他觉得自己做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有责任赚钱养家,于是费劲力气和口舌找了一份小工,虽然赚得不多,起码为家里减轻了负担。

在他二十岁时,母亲催他谈个媳妇儿,好成家立业。

王继业有些自嘲地说:“我一个瞎子,谁能看上我啊。”

其实此时他还能看见一点点事物,只是格外艰难,因此对他来说,平时睁着眼走路和闭着眼走没什么差别。

他的母亲谭喜珍听后连忙安慰他,然后托媒人帮忙介绍了一个年纪相仿的姑娘。

两人初次见面都有些拘谨,他看不清殷素云的面容,凝视了好久才能看出对方是个白净娇小的姑娘。

殷素云知道他眼睛不好,不过并不在意,只是觉得他站姿挺拔,穿戴整洁,说话也慢条斯理的,便多了几分好感。

殷秀云比较内向,整个过程中都没怎么讲话,因此王继业就以为对方没看上他,颇有些失落地回到了家,但是得到媒人的回复后,他愣了一下,随即高兴地咧开了嘴笑。

接着两人进展飞快,又见了几次面后便定下了婚期。

婚后,殷素云对他很是照顾,虽然不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却任劳任怨地照顾着他的日常不便。

王继业对此很感动,他握紧妻子的手,表示以后一定要赚大钱让她过上好日子。

王继业辞掉了之前的零工,考虑做些小生意,从前没有人帮他,他也没信心做点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现在,殷素云可以做他的眼睛,他脑中的想法一股脑都冒了出来。只是前期的经历并不太好,他们资金不多,最开始是摆地摊卖东西,可是并赚不到多少钱。

后来也尝试过给别人干活,或者卖些其他的小商品,但是都不太合适,最终王继业考虑了卖槟榔。也就是这个决定让他们后来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

创业成功出轨助理

万事开头难,王继业与殷素云开始做得也并不容易,启动资金只有120元,租不起门面,就在街口支起一张桌子,放上几个装满槟榔的盆子就开始了。

殷素云有些内向,她不太好意思开口叫卖,王继业也不逼她,自己张口就吆喝。

有人来了,殷素云就会端起盆子让别人品尝。两人互相配合,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发展起来了。

他们销售是一方面的问题,另一方面还有关于槟榔口味的问题。

为了能做出味道最好的槟榔,他们不知道熬制了多少卤水,吃得多了,嘴巴发麻起泡在所难免,更重要的是,有时候都无法分清口味的差别,不能确定哪种更符合大众的口味。

过程都是辛苦的,但是只要能得到回报一切都是值得的,后来他们的槟榔越卖越好,几个小盆子很快就无法供给,他们换了大的桶,后来又租了门面,每天能卖到上百斤。

在这期间他们慢慢赚到了些钱,只是王继业并不满足于此,他对自家的槟榔有足够的自信,不应该只在自己的这个小乡镇上售卖,他要卖到更远的地方。

于是他建设了生产线,办起了小工厂,还成立了湖南胖哥食品有限公司。

据王继业说,他的妻子比较胖,别人都叫她胖子,而他比妻子年龄大,是哥,因此取“胖哥”为公司名,以此来纪念他们创业的不容易。

后来他与妻子也不再参与制作产品,而是大范围地跑起业务,推广自家的品牌。

此后他们的生意越来越好,销售额也达到了上亿元,成为了当地有名的企业,而王继业也被人称为了“槟榔大王”。

更让人羡慕的还有他们夫妻二人的感情。尤其是王继业发家的地方,村民对他们更是印象深刻,两人总是形影不离,相互搀扶,感情看起来十分的恩爱。

前些年也确实如此,他们白手起家,都很能吃苦,王继业很珍视自己的妻子,殷素云对丈夫也很是关照。

可是婚后多年,殷素云只生下了一个女儿,王继业虽然嘴上说着没事,内心还是很想要个儿子。

他思想传统,认为女人做生意总是不如男人,而且女儿长大后也是要嫁人的,他现在家产逐渐丰厚,更想要生个儿子延续香火并且继承家业。

他和殷素云去医院看过身体进行调理,也试过做试管婴儿,但是都没能成功受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业越做越大,随之而来的就是有了更多的工作量,王继业招了一个生活助理,对外宣称是照顾他的日常起居,可是却与对方发生了关系,还让助理怀上身孕为他生下一个孩子。

后来他又招来了一个生活助理,对方也再次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这换做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耻辱,但是殷素云却接受了丈夫的行为,还与另外两个女人和他们的孩子一同生活。

不管内心想法如何,殷素云面上始终是一片云淡风轻,她打理着公司的事务,还为王继业的姐姐妹妹在公司安排好合适的职位。

“槟榔大王”死亡,遗产引起纠纷

他们这个夫妻档的公司,发展到后来更像是一个家族管理式的企业。

殷素云看似与王继业感情依旧深厚,但也从种种事件里埋下了不能抚平的心结。

而不管家庭如何,公司还是得继续运营,几年下来,“胖哥槟榔”在湖南赫赫有名,王继业也积累了数十亿的身家。

可惜人各有命,2008年时,王继业被查出了肝癌晚期,他的身体肉眼可见地虚弱下去,即使家缠万贯,终究没有抵得住疾病的侵袭,短短几个月就去世了。

2008年7月份王继业的死讯被传出,当地人除了对此感到唏嘘,最关心的就是他们家10亿家产怎么处理。

而一个月后,殷素云拿出了一份股权转让书,上面显示王继业把80%的股份都转给了她,因此殷素云成了“胖哥”最大的股东。

然后她把王继业的几个姐妹都从公司辞掉,自此,之前几乎是家族企业的公司成了殷素云的个人企业。王继业的几个家人虽心有不甘但是也无可奈何。

到了2009年,王继业的二姐偶然从当初为弟弟办理后事的人口中,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殷素云有谋害王继业的嫌疑,并且还给他烧过“枉生纸”,也就是被安乐死用到的一种纸钱。

本来就对殷素云有所不满而且对她产生怀疑的王家人,立刻整合了消息,在2010年发布了一篇关于殷素云杀夫夺产的文章。

虽然距王继业过世已经两年,但是这篇文章还瞬间引起了争议。

王家人在接受采访时,坚定地认为就是殷素云害了王继业,更是罗列出了多条让她们觉得有重大嫌疑的情况。

王继业的二姐王镱霖更是直接说出,她曾亲眼看见殷素云谋害弟弟的现场。

据她描述,王继业并非在2008年7月去世,而是在当年的5月份就已死亡。而在王继业死亡的前一天晚上,她清楚地记得弟弟的精神非常好。

当天半夜她睡不着,便在阳台散步,听到了殷素云与别人说:“兄弟,这第一步我已经走了我已经做了,吃的量应该足够了。”

这句含义不清的话让她心有疑虑,但也并未多想。

接着她又听到弟弟的叫声,等赶到弟弟房间时,却发现王继业被人拽着,让护士打针。几乎在片刻间,王继业就没有了声息。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弟弟的死亡证明上死因一栏竟然写着“心肌梗塞”,并且殷素云拿出的股权转让书签名时间显示的是6月份。

在王镱霖看来,弟弟患得是肝癌,死因不应该是心脏病,而且他也早在6月份之前就死亡,绝对不可能自己签订协议转让股权

因此她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死亡证明和股权转让都是伪造的。还有关于殷素云后来拿出的遗嘱,王家人更是对此嗤之以鼻。

遗嘱签订时间是2008年的4月份,主要内容是:在王继业去世后,如果殷素云不改嫁,就可以继承他的全部财产以及债权,并且公司全权交由她个人打理,有权利决定所有员工的去留,而两个儿子也由殷素云负责抚养。

如果是改嫁,就把财产平分成四份,殷素云和三个子女各一份。王家的姐妹各分得25万,母亲则需要由殷素云养老送终。

王镱霖表示她们在此之前,从未听弟弟说过有关遗嘱的任何一句话。对于这份遗嘱是半点不能接受,并称殷素云是“自作孽不可活”。

对于这些怀疑,殷素云也是万般无奈,事情争执不下,她们就一同办了记者发布会。

巧的是,发布会当天也是殷素云亲生女儿的结婚时间,她因此未能参加。

发布会上,殷素云止不住地痛哭,坐在她身边的公司总经理段俊峰代为发言。

他表示王继业的死讯之所以晚两个月发布,是因为当时公司面临着一些风险,担心死讯传出后影响公司的发展。

而股权转让书则是通过他的遗愿代签的,并且当时也有公证人。后续记者联系到证人,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而关于殷素云把王继业安乐死的说法,他们也给出了解释。解释当天晚上有十多人在王继业家,殷素云没这个可能做出这么大动静的事。

对于以上给出的说法,王家人并不满意,认为殷素云在发布会现场大哭都是在装模作样。

后来王继业与殷素云的女儿王茜億在网上发了一篇“至亲的人啊,如果父亲没有钱,你们还会这样吗?”

文章长达三千字,讲述了自己婚礼当天,家中亲人却反目成仇,以及这么多年来自己看着父母从艰辛走过的历程,并表示母亲绝不能做出害人的事,在最后还是希望家庭能够和睦一些。

可惜她的文章并没有什么作用,即使法院都已经承认了殷素云手中的遗嘱和转让书真实有效,王家的人仍旧声称要讨公道。

殷素云心中难受,但还是多次表示自己没必要去做那种事情,与此同时,她也在全力运营着胖哥企业,让公司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发展。

看来,有钱没钱都会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压力,而有钱人的世界或许就像王茜億说的“没钱温馨,有钱孤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