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的一天,扬州一家烧烤店老板的妻子时隔三天,终于回到了家中。

案件回顾

章某每天忙于烧烤店的生意,白天需要到市场上购置食材和餐具用品,晚上需要围上围裙,在店内当烤串师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出门前,马某并没有告知丈夫自己究竟去哪里做了什么。章某心想妻子是出去办事了,也没有过多询问。

这次回来,马某的身上多了一件物品——一个价值不菲的名牌包包。

丈夫见妻子回来后,开口询问起来:“这个包谁给你买的?”

章某虽然是普通老百姓,平时穿得简单,但再怎么说他也是了解一点奢侈品品牌的人,妻子今天背回来的包少说也得八九千才拿得下来。

章某平时从未见过妻子如此大手大脚为自己花钱,这样的名牌包包,很有可能是异性给她买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不曾料想,妻子竟然是这样回答他的:“你说这个?这是冒牌货,淘宝上买的高仿,怎么样,很像真的吧?我怎么可能花那么多钱买包包。”

妻子语气十分淡然,好似她背着的包包真是高仿货一般。既然妻子都这么说了,章某也不好再追问。

如今,某宝等购物软件上确实售卖着许多冒牌包包,妻子所说的不无道理。

与其质疑妻子所说的话,和妻子大吵一架,还不如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选择信任妻子。

于是,他转身投入工作中,计算起烧烤店的盈利。

到了深夜,忙完一天工作的章某终于洗漱完,躺在了床上。章某辗转反侧,迟迟无法入睡。他越想越不对劲。

今天,他仔细观察了妻子的包包,这包包的质感无论如何都不像是淘宝的劣质货,更像是商场的奢侈品店面中摆放的真货。

他实在无法劝自己不去怀疑妻子,他想到最近在妻子周围出现得最频繁的其他男人只有烧烤店的一名食客——冯某

就在前段时间,他刚和妻子因为买车的事情吵架。

在夫妻俩刚经营烧烤店的时候,烧烤店的生意一般。直到他们逐渐摸索到了做生意的窍门,烧烤店的生意才逐渐火爆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是因为如此,夫妻俩攒下了不少积蓄。随着烧烤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妻子马某逐渐萌生了买车的想法。

这时候,夫妻俩的分歧又出现了。丈夫张某认为,夫妻两人虽然有了一些积蓄,但眼下最重要的应该是解决住房问题。

过去他们一直居住在房东的房子里,每月按时交房租。

要想生活稳定,还是需要购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这样夫妻俩住的也安心一些。

可妻子马某无论如何都坚持要先买车再买房。她给出的理由是,周围做餐饮的老板几乎都有自己的交通工具。

有了轿车,探望家里的老人、出门办事或是旅游也更加方便。

更何况,马某早已考好了驾照。倘若按照丈夫的意思,先买房后买车,那就意味着她的驾照需要再积灰几年。

要想在买房后再买一辆车,至少还需要努力好几年。

章某不顾妻子的想法,偷偷在烧烤店附近买了一套房子。

就在他们为这个问题争论不休的同时,烧烤店那边也发生了一件新鲜事。

夫妻两人发现,每到半夜,他们的烧烤店中都会迎来一位顾客。

这位顾客说话的口音和他们极其相似,听起来像是安徽老乡。

由于这位顾客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两人的烧烤店内,照顾两人的烧烤店生意。久而久之,马某和章某也就认识了冯某。

章某观察到,顾客冯某并不是什么有着正当职业的成年人。冯某向来以赌博为生,每天晚上赌完博之后,都会来到他们的烧烤店吃夜宵。

冯某曾经在光顾了几次章某的烧烤店之后,提出要添加老板的微信。冯某表示,身在异乡,很少遇到老乡人,他想与这个老乡交个朋友。

既然冯某都这么说了,章某也不好直接拒绝他,于是两人就这样添加了微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即使两人添加了对方的微信,但由于章某认为冯某是一个没有正当职业的社会人,打心底瞧不起他。

再加上两人加了微信后没有聊过天,章某认为有这个联系方式和没有这个联系方式没有区别。

于是,在两人添加微信不久后,章某便将冯某删除了。

令章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是他这一个小小的举动,使他的妻子马某和冯某逐渐走在了一起。

冯某每天晚上都跟上班打卡一样来到夫妻俩经营的烧烤店点菜。

当冯某发现自己被老板章某删除好友后,一天晚上,他来到烧烤店进行点餐时,当着章某的面添加了马某的微信。

在这家烧烤店内,夫妻两人的分工明确,平时妻子马某就在前台帮客户进行点餐,而章某则负责后厨工作。

章某对此感到十分无奈,他既不能制止冯某找妻子索要联系方式,也不能要求妻子拒绝添加冯某的好友。

毕竟冯某照顾自己的生意已有多日,三人又都是安徽人,妻子早已把冯某当成了朋友。

甚至在后来,章某需要回老家探望亲戚,急需用车的时候,妻子联系到早已买车的冯某,拜托对方帮忙把张某送到老家去。

虽然冯某爽快答应了此事,但章某迟迟不愿坐上冯某的车子。

章某一是认为自己不希望与冯某有过多接触,倘若真的找冯某帮忙,自己就欠下他一个人情。

为了不和冯某有过多瓜葛,他一再拒绝,可最终,章某还是拗不过妻子,坐上了冯某的车。

有了这次帮忙,马某对冯某十分感激,再加上冯某有马某一直想买的车子,两人在微信聊的热火朝天。

最开始,章某认为冯某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毕竟,他对夫妻俩而言,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食客。

但章某又哪里知道他的妻子在微信上和冯某聊了些什么呢?

自从冯某添加了妻子的微信之后,妻子玩手机的频率明显增加,平时不爱出门的妻子也逐渐出门游玩。

每次出门,妻子都会精心打扮一番。事出反常必有妖。

虽然妻子每次都以与姐妹聚会为由离开家中,但章某认为,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由于烧烤店的工作繁忙,再加上章某也掌握不到妻子出轨的实质性证据,他也就没有过多追究。

直到妻子这次出门,一去就是三天,甚至背了一个名牌包包回来,章某认为他不能再这么容忍下去了。

倘若妻子真的出轨,那么这个包包就是妻子出轨的证据。

章某越想越不对劲,他认定妻子一定在背后给自己戴了一顶绿帽子。

章某终于忍不住了,半夜里,他趁着妻子熟睡后,偷偷打开了妻子的包包,查看包内是否有什么线索。

这一翻,他果真翻出了一张发票。发票上白纸黑字赫然写着,这个包包是冯某在当地一家商场中给马某购买的。

虽然章某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事实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感到无法接受。

冯某不过是一个食客,他和夫妻俩顶多算个老乡,除此之外没有更多联系。

他明明知道妻子马某是有夫之妇,这么明目张胆地赠送马某包包,是何居心?

章某越想越气,但由于冯某没有做出什么更加过分的事情,他也无法将怒气发泄出来。

时间来到2017年一天晚上,妻子以外出洗澡为由,拿上车钥匙,骑着电动车就离开了家。

妻子出门的时间是当天傍晚,但等到章某洗漱完毕准备睡觉的时候,妻子却还没有回来。

本就怀疑妻子有事瞒着他的章某这下更是坐不住了,立即穿好衣服出了门。

妻子出门前只告知章某自己准备出门洗澡,却没有告知洗澡的地点。

这下可把章某难倒了,究竟去哪里才能寻找到妻子呢?

他拨通了妻子的电话。显示正在通话中。过了一会儿,章某再次拨通了妻子的电话,结果妻子的号码显示仍在通话中。

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章某摸摸家里的抽屉,寻找起电动车的备用钥匙来。

他准备到家附近转转,看看是否能找到妻子的电动车。

章某走在大街上,不停的按下电动车钥匙,希望能听到家里的电动车的反应。

当章某路过家附近的金鼎国际宾馆时,路上突然传来一阵声响。熟悉的电动车声音再次响起。

章某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发现声音发出的方向正是金鼎国际宾馆门口。

章某立即用手机拍下照片回到了家里。妻子欺瞒自己出门洗澡,深夜来到这种地方。倘若不是为了约见别的男人,还能是为了什么呢?

夫妻俩多年积攒下来的感情就此破灭。章某决定等妻子回到家中,立刻跟他提出离婚。

面对丈夫的离婚要求,马某声泪俱下,表示自己已经认识到了错误。希望章某能够原谅他。而自己会立即和冯某断掉联系。

从那以后,夫妻俩就过上了被冯某骚扰的日子。随着烧烤店的生意越加火爆,章某决定另开一家新店,这样一来,他们也能远离冯某。

可冯某就像一只烦人的苍蝇,紧紧追着夫妻俩不放。

他本就是无业游民,好不容易找到了生活的乐子,沉浸在谈恋爱的氛围当中,美梦突然被打碎,一时无法接受,便天天开着车子来到章某的烧烤店附近。

日子久了,章某早已记住了冯某的车牌号。2017年11月8日,当地派出所接到报案。对方报警称自己杀了小偷,打电话前来主动自首。

警方简单了解了事情经过,立即派出民警来到章某的烧烤店。

没错,报案的男子正是烧烤店老板章某,面对民警的询问,章某的妻子马某支支吾吾,表示自己不太清楚,眼神还在不断地躲闪。

作为唯一的目击证人,马某的证词非常重要。民警一再询问,终于问出了个大概。

当天下午,马某正在楼上打着电话,丈夫章某外出购买食材,就在这时,骚扰夫妻俩多日的冯某趁机溜进了烧烤店内,还明目张胆地将车子停在了烧烤店附近。

这明显是对章某的挑衅,虽然过去这一段时间,冯某已经多次对章某做出挑衅,但章某都没有搭理他。

冯某居然大言不惭的三次挑衅章某:我要睡你老婆。

甚至是要把手机里自己和马某的亲密照给章某看,这一切都让章某怨恨在心。

这次,冯某的行动被采购完食材准备回店的章某撞见了,他忍无可忍,上楼寻找起冯某的身影。

可章某巡视了一周,都没有发现冯某的身影。

此时妻子正在楼上打电话,章某决定赌一把,从家里摸出一把刀子,蹲在楼梯转角埋伏冯某。他相信,冯某都将车子停在了附近,一定会上楼寻找马某。

不出他所料,不一会,冯某真的上了楼,他遇到章某时一脸尴尬,属实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尴尬过后,冯某再次挑衅章某,将章某惹得一肚子火。

本就利器在身,章某这下直接将气撒在了冯某身上。

案件分析

他捅了冯某一刀又一刀,听到打斗声的妻子立即从楼上跑下来阻拦,期间,知错的冯某也求着章某手下留情。

可惜,怒气上头的章某决心要了冯某的命,他无视了冯某的求饶,一再将刀子插入冯某的体内。

据民警调查,冯某的身上一共被捅了38刀,当医生赶到现场的时候,冯某早已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了。

案发现场十分惨烈,冯某的内脏散落出来,足以看出章某有多么愤怒。

杀完人后,章某冷静的报案,妻子在一旁打着配合,试图掩盖两人与死者认识的真相。

本想让民警认为是陌生男子闯入烧烤店内,他自我防卫导致陌生男子死亡,但有着丰富工作经验的民警怎会被轻易欺骗。

最终,章某还是被关进了监狱,获得了应有的惩罚。

在审问室时,章某交代了自己犯罪的全过程,对于妻子,他表示自己非常爱妻子,因为爱,所以恨。

即使冯某已经死了,他还是无法妻子背叛婚姻。

出轨是可耻的,社会上存在不少情杀,倘若无法管束自己,请不要轻易给予异性承诺。

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