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8日,中国恒大在港交所发布内幕消息公告称,“本公司接到有关部门通知,本公司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许家印因涉嫌违法犯罪,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本公司的股份由2023年9月28日上午9时正起于联交所停止买卖。本公司股份将继续停止买卖直至另行通知。”

至此,近日关于许家印“已被监视居住”等传闻,靴子终于落地。

就在不久前,还有一个恒大系高管被采取强制措施。9月16日,“深圳南山公安”微信公众号发布案情通报,近期,公安机关依法对恒大金融财富管理(深圳)有限公司杜某等涉嫌犯罪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中国恒大9月28日公告

曾宣称“我可以一无所有”

8月31日,恒大财富官微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资产处置进度不及预期,未获得资产处置资金,公司无法开展本月兑付,后续兑付安排公司将另行公告。

这距离恒大财富官微上一次发布兑付公告已有3个月。5月31日,其曾公告表示,“自2021年9月以来,公司全力推动资产处置筹措兑付资金,共完成20期兑付,并于今日进行本月兑付。因公司资金回笼情况不理想,本月可用兑付资金不足,无法按原标准兑付。公司将继续推动资产处置,努力筹措兑付资金。”

而在两年前的2021年9月10日,许家印在“恒大财富专题会”上明确表示,要确保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一分钱都不能少。

他还在会上宣称,兑付过程中,一定做到公平公正,不允许任何人搞特殊化,以前没有发生过、今后也绝不会发生,要按既定的兑付方案千方百计争取比计划提早兑付。 “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恒大财富的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

今年5月,中国恒大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深圳国际仲裁院的仲裁裁决所发出的执行通知书。公司以及附属公司广州市凯隆置业有限公司,以及公司控股股东及执行董事许家印是该执行通知的被执行人。

另外,恒大地产也已被立案调查,而这也导致中国恒大境外重组搁浅。

9月24日,恒大发布境外债务重组内幕公告显示,在建议重组下拟发行的各项新票据须根据其适用情形遵守中国证监会发布的《境内企业境外发行证券和上市管理试行办法》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企业中长期外债审核登记管理办法》,公司须证明其符合相关规定。鉴于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公司的主要附属公司)正在被立案调查,集团目前的情况无法满足新票据的发行资格。

来源:中国恒大9月24日公告

此前的8月16日,恒大地产发布公告称,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于2023年8月16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编号:证监立案字03720230092号),因本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本公司立案。本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相关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虽然许家印在2021年卸任了恒大地产董事长,但或许难辞其咎。

配偶已成“第三方关联人士”

而在8月14日,恒大汽车一笔战投公告引发公众对许家印婚姻状况的猜测。许家印公开的配偶丁玉梅,在协议中却被表述为“独立于本公司及其关连人士的第三方”,她还持有中国恒大已发行股份总数约5.99%。

这一度被市场猜测许家印夫妇已“技术性离婚”。

丁玉梅被公开披露为许家印的配偶,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底。记者查询发现,港交所披露显示,许家印及其旗下公司向合资格借出人以外的人提供作为保证的股份权益已获解除,导致股份权益的性质有所改变。文件显示,许家印配偶信息栏为丁玉梅。

1982年,许家印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河南舞阳钢铁厂工作,在那里认识了丁玉梅,二人在第二年结婚。多年来,丁玉梅几乎从未在公开场合露面。2018年12月,许家印、丁玉梅夫妇高调返回河南老家,回到太康县高贤乡聚台岗村,这也是丁玉梅的首次公开露面。

许家印白手起家,带领恒大成为“宇宙房企”,从“车间主任”一路登顶中国首富;他也让恒大多次从徘徊在生死线,到最终力挽狂澜。

如今,恒大汽车、恒大物业和中国恒大已全面复牌,恒大债务重组会议、清盘呈请聆讯均不断延期,这亦攸关恒大的未来走向。

今年上半年,恒大实现收入1281.8亿元,毛利98亿元,期内经营性亏损173.8亿元,非经营性亏损(包括诉讼、土地被收回、股权处置及资产评估减值等其他亏损)150.3亿元,所得税开支68.4亿元,净亏损合计392.5亿元。

上半年,恒大总负债较去年末小幅下降至23882亿元,剔除预收房款后的负债为17842亿元。其中,有息借款6248亿元,工程材料款等应付款项10566亿元,其他负债1029亿元。

曾因134亿存款事件被调查

2021年,恒大流动性问题开始明确显露,大厦将倾。

2022年3月22日早间,中国恒大、恒大物业和恒大汽车三家“恒大系”上市公司宣布将延期刊发2021年年报,由此开启长达500天的停牌。

导致“恒大系”停牌的重大事件之一是牵连甚广的恒大物业134亿元资金被占用一事。恒大物业在审核2021年度财务报告过程中,发现恒大物业有约134亿元的存款,向第三方提供的质押保证金,已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类似这样因内控问题,导致违规操作、占用巨额资金的事件在港股市场也是鲜见的。

停牌近一年后,上述134亿元存款质押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一事独立调查结果公布,就该质押事件的发生反映出恒大存在潜在的内控问题。负责事件调查的独立委员会观察和结论是,时任的某些董事所作的行为并不符合公司对其董事的预期标准,因为该质押涉及本公司层面的高级管理人员/执行董事(可能是在知情的情况下)促使一家上市附属公司违反香港上市规则的披露和合规义务。

调查显示,中国恒大时任执行董事夏海钧和潘大荣以及恒大及恒大地产时任的执行总裁柯鹏参与了上述质押的相关安排,恒大董事会此前已决议并要求他们辞职。

夏海钧自2017年被中国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大力招至麾下以来,一直是许家印的左膀右臂,也曾是恒大董事会副主席、总裁。夏海钧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21年6月,由于其在职恒大时年薪高达2亿元,一度被市场称为“打工皇帝”。

但中国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在上述质押事件中的角色模糊,今年8月25日,恒大关于复牌指引的公告首次披露了许家印在其中的参与程度。概括来说,质押事件中有一位涉案人员指称许家印参与了质押安排,但许家印自称没有审阅与质押事件相关的文件,有其签署的内部审批文件也没有明确指明与恒大物业有关。

进一步调查显示,在相关期间的董事中,除了夏海钧和潘大荣,许家印曾持有可能使他注意到潜在资金问题的文件。但许家印称自己没有审阅这些文件,因为没有人特别提醒他注意这些文件。

独立调查委员顾问注意到,这与许家印之前的说法一致,即尽管会收到很多报告,但他并没有阅读这些报告,因为在关键时间,他并不负责本公司的财务和资金,而是依赖负责财务和资金的高管处理相关事宜。

独立调查还有发现与该质押担保安排有关的部分文件有许家印的签署,涉及某些恒大境内子公司跨境向集团转入资金,以及批准使用资金提前赎回境外债券。

但许家印所签署的内部审批文件没有明确指明与恒大物业有关,仅提及集团内部资金。

许家印表示,他的签署只是属于一个流程。在恒大的业务运作上,签字的领导需要高度负责各相关项目及事项。因此,就该质押担保安排来说,相关文件报批到许家印时,他看了当中负责公司财务和资金领导的签字,相信相关领导会对有关公司财务和资金的事情负责及把关。

“许家印否认对该质押担保安排有了解,且没有任何其他在独立调查受访者明确指称,许家印在获恒大物业告知134亿元的质押被银行执行之前,已经知悉该安排。虽然另一位涉案人士指称许家印参与该质押担保安排,但此推断在独立调查中没有得到其他受访者的证实,也没有得到文件的左证。”

今年仅现身2次,均与足球有关

在此前停牌17个月以来,许家印仅有的现身,基本都是恒大集团内部的保交楼专题会、月度工作会议。只是在停牌一个月后,许家印曾携管理团队出现在广州恒大中心,为第一批恒驰5造势。

但2023年以来,恒大集团官网和官微等平台都还未刊发有关许家印现身的内部信息。恒大集团最近一次刊发有关许家印的消息是2022年12月2日,目的是辟谣当时有关许家印本人的传闻。

记者发现,2023年以来,许家印的两次露面与发言均通过恒大足球方面。

最近一次是今年7月4日,许家印在主持召开恒大足球俱乐部管理会议时表示,俱乐部全体人员要进一步弘扬“狼性十足、协同拼搏、坚韧不拔、锤炼精英”的新广州队精神,全面选拔、大胆任用恒大足校优秀年轻人才,坚定不移走好从恒大足校到广州队的“一条龙”人才培养之路,为中国足球发展和振兴做出贡献。

在复牌刚好一个月的时候,中国恒大却宣布再次停牌,同时停牌的还有恒大物业、恒大汽车两家恒大系公司。

许家印白手起家带领恒大成为“宇宙房企”,从“车间主任”一路登顶首富,他也让恒大多次从徘徊在生死线,最终力挽狂澜。但大厦的倾覆从来都是从内部开始,绝非一时之震。

以往,许家印和他曾经强大的朋友圈多次将恒大从生死线上拉回来,但这次结局早已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