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作为一个由政治体制各异的国家组成的集团,正逐步成为了全球大国博弈的关键舞台。美国和日本已将争取东盟成为盟友置于头等重要地位,尤其在全面遏制中国在军事和科技领域崛起的当下。然而,东盟内部也显露出明显的裂痕,给这个被誉为“全球最成功”的地区组织带来了新的挑战。那么在当前的内忧外患之际,东盟究竟该如何应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2023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印尼将经济增长摆在了最优先位置。除了缅甸等问题之外,南中国海等地缘政治争端也成了亟待解决的焦点。而在新冠疫情肆虐三年后,国际社会对于实现进一步增长,特别是在数字经济和可再生能源转型方面,有了更多的探讨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东盟在缓和美中在本地区对立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在面对印太问题时,更多地强调包容性合作,或许能使东盟成为地缘政治上的引领者。汇丰银行东南亚商业银行部门负责人阿曼达·墨菲指出,东南亚已经成为全球供应链的核心,许多跨国企业纷纷认识到了保持高速增长的东盟的吸引力。

事实上,汇丰银行在2022年对欧美、中国、印度等约1600家企业进行的调查显示,89%的受访企业表示将在两年内拓展更多东盟成员国市场,超过六成的企业预计其年销售额的增长将超过20%。《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全员参与为东盟的经济增长注入了强劲动力,也让域外企业看到了扩大业务的良机。随着RCEP的落地,亚洲,尤其是东盟地区,或将进一步巩固其作为全球供应链核心的地位。在疫情之后,企业对重建供应链的迫切行动也愈发加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亚洲企业一方面追求原材料供应商的多样化,另一方面也希望将包括工厂在内的生产基地更多地集中在离总公司较近的亚洲地区。调查显示,截至2020年,450家亚太企业中有48%的供应链位于亚洲,而如今企业们正积极努力将这一比例提升至53%。当然,也面临着一些挑战,企业们将本地区优秀人才匮乏视为风险,而确保原材料稳定供应的问题依然未能得到妥善解决。

在经济层面,美中对立的态势也逐渐升温。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东盟的存在感势必会进一步上升。然而,如何充分把握这一历史性机遇,也将成为亟需解决的难题。美国和日本对东南亚的经济投资显然还远远不够。因此,东盟在全球舞台上扮演的角色,也许将在未来取得更为显著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