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叙利亚总统夫人被赞“沙漠玫瑰”

“无论当下多么艰难,

都期待着美好的未来。”

作者:王稼扬陈佳莉

编辑:陈佳莉

“谢谢中国”,“再见”。

镜头前,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和夫人阿斯玛站在机舱门口,用中文向中国告别。27日,阿斯玛将这段视频发布在个人INS账号上,给近一周的访华行程画上句号。

这是叙利亚总统夫妇时隔19年再次对中国进行访问。夫妇二人一同出访,体现出叙利亚正加速外交努力,加大回归国际社会的步伐。

访华期间,“第一夫人”阿斯玛圈粉无数。尽管国家战火纷飞,尽管屡受西方制裁,尽管曾身患癌症,阿斯玛始终站在丈夫身边,坚守国土。

于困境中开出绚烂的花,她还有一个名字——“沙漠玫瑰”。

打破刻板印象

从成为总统夫人那天起,阿斯玛就完全打破了人们对阿拉伯国家“第一夫人”的刻板印象。

她一改“第一夫人”们以往深居简出的作风,频频活跃于国内和国际政治舞台。

她纤瘦、优雅,妆容清淡,衣饰简洁。她十分喜欢香奈尔,化妆品、墨镜、项链、套装……一应俱全,是个十足的“香奈尔小姐”。

“她时髦的样子深受年轻人喜爱,而且还没有包头巾。全身都是优雅的代名词,她本身就是时尚的名片。”一家法国报纸如是形容阿斯玛。她时尚美丽的形象受到世界各大媒体追捧。

《巴黎竞赛画报》曾在报道中称,阿斯玛热衷慈善,集美丽与善良于一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阿斯玛非常时髦,且并未包头巾

不过,阿斯玛的着装在保守派看来很成问题:她不像其他阿拉伯妇人一样以纱遮面。她会在公共场合穿牛仔裤,戴硕大的天然彩石项链,而不是钻石头冠或是沉甸甸的黄金首饰。

·阿斯玛会在公共场合穿牛仔裤

当叙利亚内战爆发后,美西方急欲颠覆巴沙尔政权,阿斯玛在西方媒体中的形象急转直下,备受攻击。她被批评为“地狱里的第一夫人”,过去时髦靓丽的形象,似乎也成为一种原罪。随着局势越来越紧张,甚至有传闻称,阿斯玛已经带着3个孩子逃离叙利亚。

2013年,阿斯玛在大马士革歌剧院公开露面,举办“母亲集会”活动,公开驳斥了谣言。“是的,有人建议我逃离叙利亚,这些诱人的建议包括保障我孩子的安全,甚至财务上的保障。”

“我昨天站在这里,今天站在这里,明天还会站在这里。”她斩钉截铁地说,自己会坚定不移地支持巴沙尔,死守叙利亚。

阿斯玛会经常在社交网络分享亲民照片。她拿着玩具娃娃哄小女孩开心,挽起袖子为当地儿童及妇女分发食物,场面十分温馨。

·阿斯玛经常在社交网络分享亲民照片

有西方媒体质疑阿斯玛是在作秀,说她所处的环境安静祥和,而叙利亚却千疮百孔、民不聊生,这位“第一夫人”是不是真的接地气?

阿斯玛的粉丝们不在乎这些声音。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我们爱您!”“美得足以当全世界的‘第一夫人’。”

阿斯玛毫不在意西方媒体对自己的批评,因为“这是由立场决定的。他们还曾称我为‘沙漠玫瑰’,是能为叙利亚带来变革的优雅第一夫人”。

一位听过阿斯玛演讲的大学生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她讲着一口流利的阿拉伯标准语,中间也会用英语娓娓道来”。

此次访华期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于叙利亚未来的局势,阿斯玛毫不避讳地说:“从历史到现在,战争的原因始终是霸权和独立之间的斗争,我不认为这种情况会改变。”

阿斯玛说,过去12年,叙利亚战争已经造成50多万人死亡,在战争中受伤、致残者更是不计其数。“在叙利亚,很多家庭(即使不是每个家庭),都失去了亲人或失去了财富,所以我们不能责怪他们无法再付出,然而在今年2月发生的地震中,我们看到了一些现在非常贫困的人却主动提供医疗援助、分享他们的食物。所以战争或许破坏了我们的食物和能源基础,但我们之间的同情心、慷慨和善意仍然是丰富的。这构成了我们的本质所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没想过会嫁给领导人”

阿斯玛和巴沙尔的相遇是个一见钟情的浪漫故事。

生于1975年的阿斯玛来自叙利亚颇有声望的阿克拉斯家族,优渥的家庭条件给了她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中学就读于有名的私立女校王后学院,而后进入英国四大学院之一的伦敦国王学院,并获得计算机科学和法国文学两个学位。

毕业后,她在全球知名的金融公司摩根大通工作,成为金融领域的精英。

由于每年都要与父母回叙利亚探望亲友,1990年,阿斯玛在故乡邂逅了比自己年长10岁的巴沙尔。巴沙尔身高1.9米,文质彬彬、举止优雅。二人一见钟情,迅速坠入爱河。

巴沙尔回到叙利亚后,两人开始了异地恋情,坚持书信来往。

·年轻时的巴沙尔和阿斯玛

巴沙尔是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的次子。相比精力充沛的大哥巴西勒,巴沙尔安静得多。他没有野心,只想当一名医生。从大马士革大学医学院本科毕业后,巴沙尔去了伊朗德黑兰医院实习,后来到伦敦留学攻读眼科。据他的导师回忆,巴沙尔对病人非常温柔细致,是一名优秀的眼科大夫。

叙利亚问题专家莱弗里特在所著的巴沙尔传记中提到,巴沙尔的个性似乎不适宜担任国家领导人职务,他哥哥巴西勒才是原定的接班人。

世事难料。1994年,巴西勒死于车祸,巴沙尔不得不中断学业回国。2000年,父亲老阿萨德去世,巴沙尔顺利当选总统。

巴沙尔惶恐不安。他现在面对的问题复杂多了:国内的既得利益阶级根深蒂固,政坛腐败,教派冲突问题时有发生,而他自己还年轻,没有执政经验,不知能否镇得住场。

为了陪伴巴沙尔,2000年10月,25岁的阿斯玛放弃了在摩根大通的工作和一张刚刚收到的哈佛商学院录取通知书,从英国飞到叙利亚。

女朋友的到来给了阿萨德巨大的力量。当年最后一天,两人秘密结婚,阿斯玛加入叙利亚国籍。尽管阿斯玛的家族属于逊尼派,而巴沙尔的家族属于什叶派,但阿斯玛还是义无反顾地把自己嫁了出去。

·巴沙尔夫妇

被问及为何嫁给巴沙尔,阿斯玛答道:“人生有些事情在意料之中,比如大学时期主修计算机科学,打算到投行工作,攻读MBA,等等,但有些事情就始料不及了。我从来就没想过自己会嫁给国家领导人,当时我嫁给他,是因为我信奉他的价值观,是因为我们彼此感到很亲近。”

二人婚后感情一直很牢固。阿斯玛曾开玩笑说:“最终他还是要听我的!”

用抗癌给叙利亚人做榜样

2018年,叙利亚政府发布消息称,“第一夫人”阿斯玛被确诊患有乳腺癌。

巴沙尔在脸书贴出在医院陪伴妻子的照片,并表示,阿斯玛体内的恶性肿瘤属于初期,祝她尽早康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巴沙尔在医院探望妻子,两人相视而笑

外媒形容,叙利亚公布“第一夫人”患癌的做法非常罕见,因为在阿拉伯世界,癌症常被视为忌讳。对女性来说尤其如此。许多知名人士都已经习惯隐瞒他们的疾病,乳腺癌更似乎是一种禁忌。人们耻于谈论,还有些人将其视为上天降下的惩罚、折磨。

一年后,阿斯玛在被诊断出乳腺癌后首度接受采访。她在叙利亚大马士革的国家电视台公开表示,自己终于完全战胜了病魔。

大病初愈的阿斯玛肉眼可见地憔悴了不少,脸上显出了岁月的沧桑,衣着打扮也更加朴素。

·阿斯玛患病后剪掉长发

但即使患病期间,她也一直保持着无可挑剔的优雅形象。系上头巾后,她继续从事慈善工作,为老人提供爱心餐,给叙利亚战争留下的孤儿寡母安慰,给苦难中的人带去温暖与希望。

“癌症是对我和家人的考验,”阿斯玛表示,之所以公开谈论自己的疾病,是希望成为叙利亚人面对逆境的榜样。

·因为化疗掉头发,阿斯玛选择系上头巾

突尼斯《东方报》评价称,巴沙尔的夫人阿斯玛形象娇美、举止端庄,受到叙利亚国内甚至其他阿拉伯国家人民的爱戴,为巴沙尔增分不少。尤其是在战乱时期,阿斯玛坚定地站在巴沙尔一边,即使被诊断罹患癌症,也坚定支持丈夫,并表示永远不会离开叙利亚。她的言行在一定程度上凝聚了人心,帮助丈夫守护着风雨飘摇的国家。

对于阿斯玛的高人气,有西方媒体调侃称:“阿斯玛抵得上一个师的兵力!”

阿斯玛访华期间,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的人民正在建设被毁坏的城市,耕种被烧毁的田野,无论当下多么艰难,都期待着美好的未来。”

总监制:吕 鸿

监 制:张建魁

主 编:许陈静

编 审:凌 云

(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加微信“HQRW2H”了解细则。欢迎大家投稿和提供新闻线索,可发至邮箱tougao@hqrw.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