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英雄联盟赛事微博

9月26日晚,杭州亚运会王者荣耀亚运版本决赛在杭州电竞中心进行,中国队以2:0战胜马来西亚队,赢得冠军,将亚运电竞项目首金收入囊中。

从2003年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到亚运会的赛场,电子竞技走了整整20年。

今年的杭州亚运会,电子竞技作为智力项目首次出现在赛场之上。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本、和平精英亚运版本、刀塔、梦三国2、街霸5、足球在线4,这7款游戏给出了7块金牌的豪华配置,从手游到网游、端游和街机,几乎所有的玩家群体都被覆盖在这场聚光灯下的盛事之中。

电子竞技,再一次以另一种姿态和热度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在这个覆盖了国内5亿游戏玩家群体的庞大市场内,电竞产业的面纱正被缓缓掀起。可以预见,电竞产业链将作为一个长期的风口持续存在。无论是上游的游戏开发和MCN运营,还是中游的赛事运营、人才培养,以及下游的主播和选手们,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未来。

01

一个选手的诞生

墨衣是斗鱼的一名职业游戏主播,主要直播《炉石传说》。在做直播之前,他也是一名《炉石传说》的电竞选手。

学生时代的墨衣并没有想到游戏会成为他未来职业的一部分。大学期间,纯粹的热爱让他不断在《炉石》上投入精力,对游戏的理解和技能不断提升,在天赋和经验的加持之下,优秀的战绩让他在游戏圈子里崭露头角。

像传统体育足球的星探一样,很快有电竞俱乐部成员关注到了战绩排行榜前列的墨衣。在熟人的介绍下,墨衣加入了一家俱乐部,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墨衣的经历正是目前大多数职业选手的发展路径,通过战绩在圈子中出名,以青训选手的身份进入俱乐部的考核流程。

以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的选拔流程为例,想要成为一名LPL职业选手,排位分数必须在韩服大师以上,得到父母的支持,满足这些条件,才有机会得到LPL战队星探的邀请,成为青训队员。

被邀请成为青训选手之后,接下来就要到战队基地进行再次的筛选。每支队伍都有专门的青训选手训练教练,他们会对青训进行为期一周的观察,经过高强度的训练和考核之后才能晋级进入LDL(英雄联盟职业发展联赛LOL Development League,简称:LDL)),乃至LPL的替补队员,成为真正拿工资的职业选手。

除开星探选拔之外,电竞学校正逐渐承担起正规电竞选手的人才培养工作。

2016年9月2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把“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列为13个新增补专业之一。由此引发的电竞教育热潮,推动着电竞领域的发展。中国传媒大学、上海戏剧学院等名校也纷纷响应开办电竞相关专业。

东方星光电竞学校联合创始人张倩对慢放提到,目前学校的电竞培训主要分为两个方向:一方面是培养职业电竞选手;另一方面是培养幕后人员,如电竞赛事的制作和管理,与电竞相关的新媒体运营等,涵盖了从游戏技能到比赛策略以及电竞经纪人和管理等各个方面。

当前对电竞选手的培养方案从三个月到三年不等。“一个选手的黄金时期就在成年后这几年。”

“也有一些学员,一时区分不了游戏和电竞的概念,用三个月尝试一下自己到底适不适合走这条路也是可以的。”

“就像对标足球来说,一开始可能是天赋异禀的人踢出来的,后面它一定是通过正规的学校体系培养出来的,所以未来的电竞运动员的选拔机制,从长远来看,一定是通过电竞学校,来建立上升通道和选拔机制。”

02

赛场之后,何去何从

即使成功入职正规俱乐部的战队,一个电竞选手也离“铁饭碗”有着很大的距离。

“就像传统体育项目的运动员一样,电竞选手也需要靠实力说话。”墨衣对慢放说到。在顶级赛事上拿到成绩,就像体育运动员拿到世锦赛或者奥运会的奖牌一样,会获得空前的流量和资本的关注。

我们熟知的“Uzi”简自豪、“faker”李相赫等知名电竞圈人士,无一不是出身于知名战队,这些知名战队类似于体育赛事的国家队,虹吸了绝大部分的资源和关注,因此退役后的保障相对完善。例如EDG、IG等俱乐部还有专门的粉丝后援会,退役选手依靠粉丝经济的红利也能在直播、综艺等领域焕发职业生涯第二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竞产业链图谱丨来源:艾瑞咨询

对于绝大多数的电竞选手来说,退役后回归游戏直播也是最“专业对口”的去向之一。

在赛场上,墨衣并没有打出想要的成绩——经历了九次国服预选赛,每一次都以出局告终。墨衣对慢放提到,这一连串的失败让他成为了水友们戏称的“大赛软脚虾”。但墨衣与《炉石传说》的故事,并没有因为连续失败而结束。在另一名炉石主播衣锦夜行的邀请下,墨衣为衣锦夜行做比赛前的游戏训练,而两人带来的互动娱乐效果得到了观众的喜爱,也让墨衣逐渐积累了自己的粉丝群体。

在墨衣看来,与电竞选手相比,主播的工作相对轻松一些。电竞选手需要花大量时间来提高自己的游戏技能,不断研究如何提高胜率和实力,毕竟在赛场上“菜就是原罪”。而主播则需要考虑其他方面,比如直播效果、观众人数以及观众反馈等等。他需要思考如何让直播更具吸引力,也要不断尝试新的方法来吸引更多观众。

但并不是所有的退役选手,都有足够的天赋、实力和运气来依靠游戏直播完成职业的第二增长曲线。

张倩向慢放提到,“我们遇到过一个选手,他因为长期训练,手已经有了腱鞘炎,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之后回到学校,其实我们是不建议他再从事职业选手这个行业的,但是他自己可能对电竞行业有追求、有梦想,那我们会减少和减轻他的训练强度,然后更多的把他往教练这个方向去指引。”如今这位选手已经在学校再就业,开始承担培训和教学的工作。

在正规电竞教育体系中,一部分不适合上场的种子选手将提前退役,流向幕后、主播和赛事解说等岗位。

“你的梦想并没有破灭,你退的只是职业选手这条路,但还是可以继续从事电竞行业的相关工作。”

03

走向成熟的庞大产业

据人社部报告统计,目前电竞行业只有不到15%的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的状态,类似赛事制播等产业中上游专岗岗位缺口达150万人,未来五年内对细分领域人才的需求依然很高。走向上游岗位也成了退役选手发展的另一条路,而能否胜任这些岗位,依然需要素质教育的深度介入。

随着政策法规的进一步完善,电竞选手培训正逐步与素质教育有机结合。

如今开始有诸多知名俱乐部的老队员选择到正规电竞学校提升学历,随着培养体系的正规化,退役选手无论是回归社会,还是进入上游电竞产业,都获得了一定的支持和保障。

另一方面,除开腱鞘炎,脊柱侧弯、颈椎病、腰间盘突出也成了诸多电竞选手的职业病。尽管通过医疗保障能得到一定的缓解,但不科学的训练方式依然对身体造成了较大的损害。“推广规范的职业教育制度,不仅是对学员身心的爱护,也能延长他们的职业黄金期。”张倩提到。

此外,公众对游戏行业的态度转变,亦是游戏产业成熟化所急需的推手。

提到家里对自己从事游戏行业的态度,墨衣说:“大众的观点是很重要的,过去大家对游戏的观点是学生就应该学习,不应该玩游戏以免影响学业。而现在游戏产业不断发展,大众开始挖掘电竞产业的价值。这也正是我家人态度转变的原因之一。”

2022年,我国的电竞产业规模已经达到了1579亿元,关注人群高达5亿。

电竞选手们既要承担着类似于运动员的职业模式,另一方面,高强度的训练、较短的“保鲜期”、不断更新的游戏机制和较强的互联网属性又使其很难得到终身的保障。

要想发展好电竞产业,首先要建立一条从选拔、训练到退役保障的全流程人才培养机制,这需要行业、公众和政策的多方支持。

注:部分数据来源于艾瑞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