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42年初中教师,每年上百学生来看望我,可我却和儿子反目成仇

作者:肖寒先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尊师重教”这句话,看似很简单,但要做起来就难了,在很多人心里,教师的子女从出生就享受到天时地利人和,肯定学习很好,但在我这些年的观察中,身边同事的子女,能够考上985大学的却寥寥无几,甚至在早些年,有的教师子女的孩子,连初中都没毕业,这个很像医生的子女不能成为医生,医生治不了自己的病。

我当了42年初中教师,是一生的幸运,在这几十年中,带出来几千名学生,但只有一位学生考上清华大学,也有很多人初中毕业后就步入社会,从事着属于自己的事业。

当老师并非初衷,只是想有一份安逸的工作,不用为吃饭发愁,我们家孩子多,在我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在我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这样的大家庭,吃饭都成问题,而我夹在中间,讨不到好,也无法安身,可能是对读书有天赋,当时村里来了很多知识青年,我跟着他们学习识字和算数,那个时候没有系统的学习,能学多少算多少,后来村里建了小学,我用了三年时间读完小学,之后就开始读初中,一直读到大专。

毕业后,原本可以当一名公务员,但因为没有什么关系,最后只能去学校教书,因为是大学生,从一开始就教的是初中,那个年代教学环境不好,学生们也不把学习当回事,总之在小县城,学生很难管理,甚至还得注意自身安全,有些调皮的学生,保不准哪天晚上给你头上套个麻袋,然后对你拳打脚踢,这种事情时有发生。

在教书的第二年,我和现在的妻子谈对象,那个时候她是学校唯一的英语教师,我在心里是很佩服她的,当然从长相上来说,只能说相貌平平,不过很有气质,再加上是全校的瑰宝,大家都谦让着她。

我妻子脾气很差,就连校长都得礼让三分,而我的脸皮厚,再加上真诚,一下子就打动了妻子的芳心,恋爱一年后就结婚了。

在我们那个年代,不管你从事哪方面的工作,一旦结婚了,想的第一件事就是生孩子,我也不例外,根子上是传统的,谁都无法改变,哪怕是上过几年大学,在大城市生活过,依旧如此。我和妻子生了一个儿子,从小到大当成宝贝对待,但最终还是令我感到失望。

在学校,我是温文尔雅的物理和化学老师,那个时候专业老师少,基本上一个老师兼任两门课属于正常现象,我从教学的第一年开始就当上了班主任,有样学样地从棍棒教育到温文尔雅的态度,主要还是对现实的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我心里,一个孩子要是真的有天赋,不管在哪个行业都能成才,纵然家庭教育和学校的教育很关键,老师毕竟是引路人,决定不了一个学生的一生。

年轻时脾气也不好,但很多学生尊重我,主要是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生身上,聪明点的孩子,有的不爱学习,在周末我会去家里做家访,有些父母根本不理解,在他们看来,只要孩子能长大就行,至于学多少知识完全没关系,而我却不肯放弃,有时候会跟着学生的家长在地里边干活边交流,就是这样的行为,赢得了老师和学生的尊重,也赢得了家长的信赖。

忙于工作,但并没有忘记教育自己的孩子。

对于孩子的教育,我和妻子的方式不同,态度也不同,她过于宠溺儿子,可在我看来,孩子可以宠溺,但不能失去理智,无时无刻都得提醒自己,孩子是自己亲生的,可不能因此而把他往错误的路上去引导。

为了教育儿子,我和妻子隔三差五地吵架,在她看来,儿子还小,长大就会变好;可在我看来,把一些错误的习惯养成了,想要改变,不是不可能,但肯定不容易,与其这样,为何不把这些坏习惯扼杀在摇篮中呢?

等儿子读初中后,我感觉他属于无药可救的那种,即使作为父亲的我,想努力把儿子变好,可妻子娇惯得过分,不让打不让骂,有时候都不能说,看着自己的学生一个个的生龙活虎,而我儿子桀骜不驯的性格,真的无法形容,有时候作为老师的我也好面子,觉得自己是高级教师,却把自己的孩子教育成这样,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随着读高中,儿子选择住校,此时我也管不着,到了读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就因为打架斗殴被开除,原本想利用自己的面子让儿子回到学校,可儿子说什么都要去外面闯一闯,这么执意的儿子,也没办法管,只好任由他去。

说是在外面工作,但每个月会要走我一半的工资,以前觉得自己挣钱就是为了儿子,以后给他娶媳妇买房子,可现在才明白,给他再多钱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辛辛苦苦地工作,他潇洒地消费,根本不知道为人父母的艰难。

在20岁那年,警察来到我家,说我儿子涉毒,最终被判了八年。

妻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我此时却无比冷静,因为想着也许经历这一难,儿子一定会痛定思痛,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幻想和结果,往往相差甚远!

这些年我带过的学生,每年都会有上百学生来看家里看望我,哪怕就是过来聊聊天,我都是开心的,可想到这些孩子和我儿子也差不了几岁,为什么他们那么懂事,而自己的儿子却这么糟糕?到底是自己双标,急于求成,望子成龙,还是儿子本身就出现了问题。

儿子入狱后,妻子没少和我闹腾,让我想办法救儿子出来,可我知道,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又有谁能和法律抗衡?身为老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才对,怎么能纵容?

八年后儿子出狱了,回来恶狠狠地质问我:“为什么不捞我出去?你还是我的爸爸吗?”

这个问题,听到耳朵里感觉是对的,又是错的,我陷入了茫然。

从此以后,儿子和我反目成仇,再也不回家,每次和他妈妈见面都是在外面,当然是在缺钱的时候才会见面。好在儿子也是改变了不少,出狱后老老实实地打工,也娶了个媳妇,不过是在亲家公那边办的酒席,他不愿意让我参加婚礼,最后我也没有去。

每次学生来家里看望我,我都会被感动到落泪,原来人生,真的是白驹过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