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95〡2023/9/2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则西安的诈骗案牵出其背后公司横跨多地的非法行为。

从西安到深圳,从保险代理到黄金投资,这家囊括六大业务板块的公司以各种手段从事非法、违法活动。“上市公司,央企直属”是其对外最大的宣传噱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求证发现,所谓的上市公司无从谈起,隶属央企子公司更是两度被官方“公开处刑”,认定为假冒国企。

01▶

保险公司不“保险”

日前,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公布了一则西安普惠康泰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惠康泰”)涉嫌集资诈骗案的通告。

据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检察院去年公告,该公司自成立后,犯罪嫌疑人孙贵权、陈秋元等人便非法大量购买老年人信息,由公司业务人员冒充保险公司客服人员,骗取被害人投资款。2020年7月以后,张志立接手普惠康泰后,仍继续上述犯罪活动。截至去年,共165人报案,投资金额1400余万元。

图片来源:雁塔检察官微

公开资料显示,普惠康泰法定代表人为陈秋元,成立于2020年4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从事保险代理业务。

除普惠康泰外,陈秋元个人名下的其他企业问题也颇多,7家在业的企业中因各种原因就有6家显示经营异常,此外,还有三家也从事保险业务。

事实上,从事保险代理业务,须获得保险代理许可证。但记者在公开平台并未查询到普惠康泰的保险代理许可证,这意味着普惠康泰没有相关资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网站

普惠康泰成立之初,由陈秋元独资控股,2020年7 月股权发生变更,中安昱龙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中安昱龙”)接手其90%的股权。而中安昱龙的董事长张志立正是该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之一。

在张志立接手普惠康泰的前一个月,陈秋元与张志立二人便已合资成立北京中安康泰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中安昱龙持股95%、陈秋元持股5%。次年3月,二人再度合作,陈秋元接手中安昱龙旗下公司——中安融信(深圳)保险代理公司20%的股权,并成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然目前该公司已注销。

02▶

频频爆雷

公开资料显示,中安昱龙于2017年在深圳设立,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陶鹰。经营范围涵盖投资、建材批发、企业管理咨询、国内贸易、货物及技术进出口等多项业务。最初由张志立独资成立,后经多次股权变更,张志立不再持有股份,但仍担任董事长职务。

穿透股权发现,中安昱龙控股63家企业,其中22家为一级子公司,资本版图庞大,却“频频爆雷”。

就在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发布案情通报的同一天,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检察院也通报了一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件。通报显示,自2021年11月开始,犯罪嫌疑人中安昱龙董事长张志立(另案处理)、法定代表人陶鹰利用旗下子公司中安黄金珠宝(深圳)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各种方式以黄金投资为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经合计现有报案金额净额为2606.51万元。

图片来源 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检察院官微

除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外,中安昱龙今年以来多次被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合计被执行总金额25.06万元,其中金额最高为57411元,最低为1500元。

并且旗下多家子公司或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抑或因未及时披露年报而被列入经营异常。自去年10月份以来,仅中安昱龙就有4次因上述原因而被列为经营异常,最近一次为6月份。

据其官网显示,中安昱龙业务横跨康养旅游、高新技术、互联网新零售、实业投资、文化产业、城市更新六大板块,然各项业务可谓是“风马牛不相及”,难以发挥产业协同作用。

就康养旅游板块而言,其在全国各地投资兴建了10余处旅游度假区,如甘肃临洮康养旅游度假村、四川雅安蒙顶山康养旅游度假区、北京密云龙德园康养旅游度假会所等。奇怪的是,其官网显示投资的青城山兰苑康养旅游度假区,运营主体为成都的一家公司,股权关系与中安昱龙并无勾连。且其余绝大多数康养旅游项目,记者并未在搜索平台查询到相关资讯。

此外,令记者疑惑的是,多处信息显示,张志立为该公司的董事长,但中安昱龙网站和微信公众号的新闻资讯中显示其董事长为张云龙,张云龙此人并未出现在其董事名单中。

03▶

上市企业,央企直属?

“上市企业,央企直属”是中安昱龙对外最大的宣传“噱头”。

其官网介绍,中安昱龙于2019年在塔吉克斯坦亚洲证券交易所(ASE)上市,股票代码为900039,公开平台显示该代码为某只债券代码,其所谓的亚洲证券交易所更是疑点重重。

其一,国内外搜索引擎关于亚洲证券交易所(ASE)的信息少之又少,微信倒是有此平台。据介绍,亚洲证券交易所是在2015年4月由塔吉克斯坦共和国财政部正式批准成立的。

图片来源:中安昱龙官网

其二,塔吉克斯坦确有一证券交易所,名为Central Asian Stock Exchange,简称为“CASE”,ASE所称的相关成立信息与CASE一致,但在最重要的名称与logo上却大相径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CASE官网

此外,中安昱龙所宣称的央企子公司更是两次直接被官方认定为假冒国企。

股权变更信息显示,2021年5月,陶鹰与张志立将其持有的全部股份转让给国安产业发展集团(海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国安产业”) 、中核实业(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中核实业”)二者分别持股10%、90%。

彼时的中安昱龙持有国安产业10%的股权,而中核实业(深圳)有限公司经3次股权穿透后显示为国资委旗下的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事实上,早在2018年,中核集团就曾在微信公众号发文表明,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宇公司”)不是中核集团出资成立的公司或企业,而上述公司正是中安昱龙的股东。但华宇公司与中核集团工商登记问题多年来悬而未决,中核集团也在2022年发文敦促却依旧无果。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股权变更之前,华宇公司已是“劣迹斑斑”,涉及多起诉讼案件,亦多次被限制高消费。

除两次被官方“公开处刑”外,2021年10月国资委发布的《中央企业公告的假冒国企名单汇总》,华宇公司也排在第一家。

此后,2022年8月,中安昱龙股权再次发生变化,直接变更为国家电力公司独资企业。

变更不到一个月,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便在《经济日报》上公开发表声明称,社会上存在冒用国家电力公司名义出资设立的公司企业,但依据国家电力体制改革要求,国家电力公司自2003年6月30日起再无任何投资。

从一家国企到另一家国企,这与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的“假国企制造链”手段如出一辙,哪怕被打假,也可通过“平移”方式变更为其他国企股东。

或许正是因“上市企业、直属央企”等诸多“头衔”为其背书,中安昱龙得以笼络人心,从事违法行为。然令人防不胜防的是,从西安到深圳,从“上市企业”到“国企”,犯罪嫌疑人为其谎言找到近乎“完美的注脚”。

封面来源:VCG41540849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