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报道 见习记者 黄泽佳】据路透社26日报道,韩国军方当天在首尔一处空军基地举行十年来首次大规模阅兵,展示了从弹道导弹到攻击直升机在内的多种武器。报道称,此次“罕见”阅兵是为了向朝鲜展示“更强硬的立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尹锡悦出席阅兵式并检阅部队 图源:韩国YTN电视台

尹锡悦发表讲话 图源:韩国YTN电视台

报道提到,韩国总统尹锡悦当天发表讲话,警告“朝鲜不要使用核武器”,并承诺加大对军队和国防工业的支持。尹锡悦在雨中向部队讲话称,“如果朝鲜使用核武器,韩美联盟的压倒性反应将导致其政权被终结。”

延伸阅读

韩国前大使:当前是自朝鲜战争结束之后最严峻的时刻

“当前形势非常严峻,说是自朝鲜战争结束之后最严峻的时刻也毫不夸张”。这话说的是韩国,说话的人是韩国一位前官员。自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开启访俄行程之后,越来越多的军事合作内容看得韩国很多人焦虑不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金正恩在绍伊古陪同下参观

据俄罗斯《消息报》报道,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16日在滨海边疆区的克涅维奇机场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介绍了俄罗斯米格-31I导弹载机上的“匕首”导弹系统。

俄罗斯空天军远程航空兵司令谢尔盖·科贝拉什中将报告了“匕首”高超音速航空导弹系统的飞行技术能力。

俄方表示,俄罗斯的这种航空系统在世界上没有类似产品,并已表现出很高的战斗力。

除了最先进的超高音速“匕首”导弹,金正恩还在绍伊古的陪同下视察了图-160、图-95MS和图-22M3战略轰炸机。

金正恩是16日早些时候抵达滨海边疆区的。在阿尔乔姆火车站,他受到俄罗斯联邦自然资源和生态部长亚历山大·科兹洛夫、滨海边疆区长官奥列格·科热米亚科等人的欢迎。稍后,金正恩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克内维奇机场,并在那里与绍伊古会面。

另据俄媒报道,16日晚些时候,金正恩视察了总部位于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太平洋舰队的护卫舰“马夏尔·沙波什尼科夫”号。

可以说,最近几天金正恩的访俄行程一直被各种军事相关的内容填得满满的。

金正恩视察苏-57战斗机

据朝中社16日报道,金正恩当天在俄远东主要工业城市阿穆尔河畔共青城,参观了那里的加加林飞机制造厂。

该飞机厂成立于1934年,在伟大卫国战争时期制造远程轰炸机等各种飞机为击溃法西斯作出巨大贡献,是一家在俄罗斯生产“苏”系列战斗机的工厂中规模最大的企业,也是生产五代战斗机苏-57等多种战机和客机的俄罗斯国防工业和航空运输产业的中枢基地。

朝中社说,金正恩同志听取厂长的讲解,参观了设计研究所、战斗机机体组装车间、机翼生产车间、涂漆车间、客机组装车间等工厂各处,在战斗机机体组装车间会见试飞员,亲自登上苏-57战斗机听取了对五代机的技术特点和飞行性能的具体介绍。

金正恩观看苏-35战斗机试飞

朝中社说,金正恩还乘坐工厂生产的客机了解性能,还观看苏-35战斗机试飞,并对工厂的干部、科技工作者和工人以高端技术和顽强的精神力量取得优异生产成果,为国家航空工业发展做出重大贡献予以了高度评价。金正恩同志在厂区展示的苏-27和苏-30飞机前同朝俄两国随行干部合影留念。

韩国对朝俄之间的互动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

韩联社在题为“韩国需要通过战略外交应对俄朝关系密切”的社评中说,俄朝间的军事合作将是重中之重,这不仅对朝鲜半岛,而且将对国际安全格局造成重大转变,韩国必须动员所有外交力量阻止俄朝军事合作对韩国的“威胁”。韩国不仅要赶快和美国沟通,而且要通过对俄直接外交接触进行“说服”,还应该适当改善对华关系。

但在尹锡悦政府那里,所有动作除了强硬,还是强硬。

14日,韩美加海军在黄海海域举行了联合军演。韩国海军称,三方通过战术机动训练、直升机离舰训练等提高联合作战执行能力和互操作性。

15日,韩国外长朴振在被问及是否考虑对朝、对俄采取单边制裁时,表示正在研究可行方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韩国和美国官员发出警告

15日,韩美两国在一次会议上发出强烈警告,声称朝俄必将为其军事合作付出代价,还说韩美将动员外交、军事、经济等一切可用手段遏制日益频发的朝鲜核导挑衅。美方代表詹金斯甚至警告说,一旦确认朝鲜对包括韩国在内的美国同盟或伙伴发起核攻击,美方将采取行动使其政权终结。

虽然美韩对朝俄发出尖锐的指责,但很多分析认为,从朝鲜半岛近几年不断螺旋般加剧的紧张形势来看,美国和韩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尹锡悦提供以美日韩为中心的价值观外交,为俄朝合作提供了借口”,韩国《京乡新闻》称,朝俄之所以对外显示“蜜月关系”,外界很难否认这都是因为美日韩已经发展成准同盟关系的缘故。多数分析认为,俄朝军事合作提速是对上个月举行的美日韩戴维营峰会的反应。在美日韩的压力下,拥有相同战略目标的朝鲜和俄罗斯迅速紧密接触。还有评价认为,俄朝军事合作是尹锡烈政府推行以美日韩为中心的价值观外交的顺理成章结果。有批评声音认为,韩国以自由民主联盟的先锋自居,其结果就是缩小了外交回旋余地。

韩国一些分析认为,紧张局势之下韩国可能最危险。

韩国前驻俄罗斯大使魏圣洛最近在接受《时事杂志》专访时担忧地说,当前韩国面临的情况非常严峻,如果说是自朝鲜战争结束之后最严峻时刻毫不夸张,朝鲜的核导技术已经达到很高水平,而美中、美俄、南北等朝鲜半岛周边国家的关系也达到史上最恶劣程度,虽然美日韩合作得到强化,但现在韩国已经站在是否退回冷战之路的关键节点。尹锡悦政府要强化与美日的合作,朝核、半岛和平、统一等想要得到解决更加遥遥无期。

“推动意识形态战争没有效果,尹锡悦的支持率降到最近5个月的最低”,韩国《时事杂志》15日的报道称,盖洛普韩国公司当天公布了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对尹锡悦施政持“正面评价”的仅为31%,创下过去5个月来的新低,认为尹锡悦“做得不怎么样”的占比高达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