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作者 | 晚睡

李雪琴“内耗好严重”上了热搜。

在参加综艺《非来不可》时,李雪琴在与嘉宾会谈中提到,她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非常非常容易焦虑。

具体会为什么事情焦虑呢?答案是:一切事情。

她甚至会因为两年前有人和她说了一句“谢谢你”,而她没有回一句“不客气”而焦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生活中任何琐碎的小事都可能会使她纠结,进而沉浸在烦恼和不安中。

她的发言令网友震惊,李雪琴已经如此优秀了,竟然还是这样焦虑,真是不应该。

很多网友都能够共情李雪琴的痛苦,内耗实在是人生的垃圾制造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这一点。

内耗的人每一句话都要思前想后,反复咀嚼,有没有冒犯到别人,别人会怎么想我。

时刻察言观色,时刻谨小慎微,精力都用在与自己纠结上了,没有办法做好事情。

普通人内耗可以理解,因为不够优秀嘛,可李雪琴还内耗就很难理解了,她是北大高材生,跨界干喜剧依然获得很大成功,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

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奇怪李雪琴是个内耗的人。

在我的认知中,出现在各种综艺中的那个幽默、机智、才华横溢的“李雪琴”并非真正的李雪琴,她是李雪琴的一部分,一个分身。

她向我们展示了李雪琴应该为节目贡献的一切要素,但她自己享受这个过程吗?并不。

即使事业越来越好,身价越来越高,她还是无法彻底与李雪琴融合,她的丧时不时就会冒出头。

在综艺《毛雪汪》中,她对毛不易说,“不开心是我人生的一个状态。我已经不觉得开心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了。”

别人是与自己的伤疤和解,她是对自己的情绪投降,“既然开心不起来,我索性就一直不开心算了。”

她可以接受自己的不开心,却觉得自己有义务让别人快乐,做喜剧的初衷就在于此。她很擅长哄人高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像高考结束后,她也得忍着自己的沮丧,先把沮丧的妈妈哄开心了,然后假装自己也很开心。

“我一直在过这种生活。”

别人觉得她搞笑的时候,她自己并不开心,可那些评论下的哈哈哈,会让她觉得自己很舒坦,觉得自己再次拥有了存在感和价值感。

在娱乐圈的每一步,她都走得好辛苦,都是为了扮演“李雪琴”这个人而不得不走。

我看她在《五十公里桃花坞》中努力适应集体生活的样子,本质是社恐,还要努力装出社牛的样子,真为她难过。

这个内耗严重的人,这个令普通网友广泛共情的人,才是真正的李雪琴,或者是李雪琴最为脆弱的部分,被她公开展示了出来。

刘震云说李雪琴的内耗看似重视别人,归根结底还是太重视自己,李雪琴马上迎合说,我觉得是某种自恋。

我不认为李雪琴是自恋,更不认为李雪琴真的相信自己是自恋,看似有点拗口,但我想说的是,李雪琴太习惯迎合他人了。

刘震云抛出这个理论,她马上表示要反思,她唯恐刘震云会因为不被认同而尴尬。

这依旧是一个内耗严重人的“合理表现”。

刘震云根本无法体会到李雪琴的烦恼,他会觉得人那么重视别人的看法,应该就是想要全世界说你好,那你也太看重你自己了吧。

这是正常人的看法,却不符合内耗人心理动机。

内耗的人重视别人的看法,是因为他们内心相信自己不好,认为自己时刻都会犯错,别人时刻都会讨厌他们。

他们忐忑不安地期待着的,是相反的答案,这样可以给他们带来些微的安慰。

他们努力在人群中伪装自己,假装自己和别人一样,自信洒脱,却时刻担心自己被看穿,最后装得筋疲力尽。

这不是自恋,恰恰是自卑、自我认同危机。

李雪琴正是如此。

有人考上北大能吹一辈子,她却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身边任何事情出现了纰漏,她都可以自责,“什么事都是我的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觉得自己啥啥都不行,“没啥能耐,没有什么才华,也没啥特殊爱好”。在抖音上成了网络红人,她也没觉得多了不起,还是认为自己迟早要凉。

即便在已经红了之后,她还是很脆弱,没有安全感——“你完全可以不喜欢我,别告诉我就行,我太脆弱了。”

有人或许会把她的回复看成是一种幽默和调侃,其实不是的。她真的是那么敏感和脆弱,像初冬的冰层,一碰就破。

李雪琴的内耗早有预兆。

她是单亲家庭的小孩,初三父母正式离婚,但在此之前父母的感情已经出现问题。

家庭环境不和睦对小孩的影响是因人而异的,神经粗大的小孩能为自己过滤很多不好的东西,聪明而敏感的小孩则更容易被负面情绪所感染。

很不幸,李雪琴是后者。

她脑瓜特别好使,什么东西一教就会,理解力超强,她很早就能领会到空气中弥漫着的不满和怨气意味着什么,她也很早就知道要懂事,不能再为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增加任何负担。

人生的叛逆期在她小学就已经全部完结,到初中她成了一个始终考第一名,什么活动都参加,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别人家孩子”。

她以为有一个这么听话、乖巧、优秀的女儿,就能够减少父母之间的矛盾。但最终,父母的婚姻还是解体了。

从此她跟随母亲生活。

李雪琴和母亲

离婚后妈妈的情绪不好,她成了唯一承受妈妈负面情绪的垃圾桶,哪怕是写完作业,看个电视,也会成为妈妈小题大做的理由,被痛骂一场。

她得忍着,然后还得把妈妈哄好——别人家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都是任性的,父母需要看她们的脸色,她却在忍辱负重。

像妈妈那样发脾气是奢侈的,她连哭泣都成了奢侈品,难过的时候都是在外面哭,哭够了再回家哄妈妈。

为了改变命运,她努力学习,永远考第一名,这样妈妈会高兴点。

妈妈始终是一个扛不住事的小女孩,她被迫做了一个大人,在精神上拉扯着妈妈长大。

从她觉得自己应该承担家庭责任起,她就失去了浪漫的想法,人生目标变成了努力赚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表现得过于完美的李雪琴成了同龄孩子中的佼佼者,她以自主招生第一名的成绩上了北大,但在骨子里,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可救药的讨好者,习惯性的取悦别人。

她从来不会拒绝别人,宁可亏待自己也要让别人高兴,希望所有人都满意。“现在谁找我都去,谁让我帮忙我都帮。”

对自己的性格,她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比喻,“我有一块蛋糕,然后你想吃,他也想吃,你俩吵得不可开交,我想让你俩都满足,那你俩一人一半吧,我不吃了,你你俩别吵架,高兴点。”

她能让观众哈哈大笑,现实中的她一直在抑郁症中挣扎,也曾经绝望到自杀,习惯一个人呆着,仿佛所有的活力都被抽走了。

走红、鲜花、掌声都救不了李雪琴的不开心,她无法享受自己的成功,整日陷在自己的巨大焦虑中。

李雪琴的问题就在于她没有好好的做过小孩,一个被父母肯定、关爱、鼓励的小孩。

她被迫太早长大了,太早成为成年人,还是一个乖巧、懂事、听话的成年人。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当情感发生倒灌,孩子需要承担本不应该承担的责任,孩子自己的感受就被剥夺了,她的感受直接与父母相连,并且感受到他本不应该承受,也不能理解的痛苦。

过度关注父母的情绪,长期处于担忧的状态,毁掉了孩子建立自我认知的机会,也失去了被给予的体验,她会认为自己不配得到更好的一切。

“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这些问题全都找不到理由,全都是为了别人,没有自己,一个没有好好做过孩子的人,也很难好好做一个成年人。

李雪琴有一篇写给室友老谢的文章,结尾有一句话,“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父母对我们的影响有多深,因为这种影响从我们出生开始,在他们离开后仍然延续,直到我们也离开。”

原生家庭的影响是如此深远而又无从躲避,我相信李雪琴已经努力走出那片阴影,但这是一生的功课,眼下她并未拿到高分答卷。

★ 咨询邮箱,欢迎讲述你的故事:

wanshui0512@163.com

本文文字原创,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介绍:晚睡,作家、情感咨询师,一枚斜杠中年码字工,喜好解读复杂情感迷局,关注女性独立与成长,已出版《晚睡谈心》、《帮你看清已婚男人》、《你配得起更好》、《你的爱怎么了》。

微信公众号又又又改版了

给【晚睡】标注星标,让我们每天都能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