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英文媒体blogTO报道,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加拿大的经济衰退已经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报告称过高的房价和高家庭负债是导致消费支出下降的主要因素。自2023年以来,尽管有强劲的移民,强劲的就业增长以及剩余的疫情后消费热潮,但加拿大人民的消费支出明显放缓。

不过,报告称,原本预计的经济衰退本应出现在2022年第四季度,但是似乎加拿大的经济表现比预期好些。报告写道:“怀疑加拿大今年年初的经济强劲势头能否持续,而最新数据表明硬着陆确实即将到来。”

“我们预计,高负债家庭将在去杠杆化和偿还债务的过程中削减支出,这将导致偿债比率(DSR)中本金的比例下降,上升的利息将成为更多部分,这对希望延长摊销期的浮动利率的抵押贷款人士的影响,会比预期的更严重。”

目前,由于偿债成本、失业和可支配收入的下降,加拿大家庭已经开始减少买新车,家具,电器和享受其他服务。家庭消费占加拿大GDP的60%,它将是拖累经济的主要因素。

不过分析师们预测在经济衰退期间,消费支出仅会下降1.3%,这比以往的经济衰退中的降幅要小,这是由于移民、疫情后需求释放和过剩的疫情间储蓄有关。

该报告称经济衰退已经开始了,预计将于2024年第一季度结束,GDP将出现峰谷式下降,幅度为1.5%。预计到 2024 年中期,失业率将从目前的 5.5% 升至 7.2%。这份报告还指出,预计加拿大政府不会推出新的重大财政刺激计划,因为这会带来通胀压力,并破坏加拿大央行的货币政策。

加拿大政府还面临着摆脱预算赤字的挑战,目标是到 2027/2028 年实现收支平衡。至于房地产市场,牛津经济研究院预测,地产市场的调整(housing correction)仍远未结束。从今年2月开始,加拿大二手房房价(resale home prices)出现上涨,但在夏季期间,地产调整“全力”展开,并将随着经济衰退的继续,持续到2024年。

另一方面,随着加拿大人民工作和收入不稳定,抵押贷款利率上升和创纪录的低可负担能力,将进一步削弱人们的住房需求,导致房屋销售进一步下降。报告预计,到2024年中期,房价将再下跌5%至10%,导致自2022年2月(即加拿大央行这轮首次加息之前)以来的房价总体下跌 20% 至 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房建设也有所放缓,报告预计随着经济衰退的加剧,新房建设量将进一步下滑。预计2023年的新房开工量将达到约22万套,2024年将达到20万套,远低于2021年和2022年每年 27 万套的平均水平。

但报告称,新房的建设将在2024年底加速,最终在2026年达到创纪录的31万套的新房开工量。届时经济将复苏,抵押贷款利率将有所下降,政府将采取鼓励新住房供应的措施,例如取消新建用途明确的租房房屋的施工成本中的商品和服务税(GST),将有助于弥补过去的短缺。

据路透社最新消息报道,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预计利率将在明年年中开始下降。

此前,加拿大统计局刚公布了8月份通胀指数,通胀反弹至4%,高于央行2%的目标,加拿大央行行长蒂夫·麦克莱姆 (Tiff Macklem) 表示,利率可能还不够高。

特鲁多在参加完联合国大会返回加拿大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情况都在好转,通胀在下降,我们认为利率会在明年年中的时候开始下降。”

本月早些时候,加拿大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捍卫了加拿大央行决策的独立性,因为在此之前她表示央行维持利率不变的决定“对加拿大人来说是值得欢迎的,松了一口气”。

据悉,加拿大政府部长很少公开支持或批评央行政策。与许多发达经济体一样,加拿大央行的货币政策决策独立于政府之外。方慧兰这样的评论不仅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还引发了人们的担忧。

新斯科舍银行(Bank of Nova Scotia)经济学家德里克·霍尔特(Derek Holt)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财政部长的这些言论“给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政治干预有可能影响”加拿大央行的决定。

唉,总之在经济环境不好的情况下,生活和工作真的都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