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2 日,记者从财政部获悉,为落实中美两国元首巴厘岛会晤重要共识,根据国务院副总理、中美经贸中方牵头人何立峰与美国财政部部长珍妮特·耶伦达成的共识,中美双方商定,成立经济领域工作组,包括“经济工作组”和“金融工作组”。 “经济工作组”由中美两国财政部副部长级官员牵头,“金融工作组”由中国人民银行和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级官员牵头。 两个工作组将定期、不定期举行会议,就经济、金融领域相关问题加强沟通和交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1年3月,王毅在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开场白中阐明中方有关立场。图/新华网

“疫情之后,中美恢复对话交流。22日中美成立经济领域工作组,并将就相关问题加强沟通和交流,这可以说是当下中美关系稳定、回暖、增强的重要表现。”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接受《中国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工作组成立背后

习近平主席和拜登总统在巴厘岛会晤时,明确指出:同意两国财金团队就宏观经济政策、经贸等问题开展对话协调。

从今年6月开始,美国官员开始密集访华,“沟通”成为其中的关键词。

7月6日至9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到访北京。国务院副总理、中美经贸中方牵头人何立峰与耶伦财长举行了会谈。双方就两国及全球经济金融形势、合作应对全球共同挑战、彼此关心的经济领域问题等深入交换意见。

会谈结束后,中方财政部在通报耶伦访华情况时特别提到,后续保持中美经济领域的高层交往和各层级沟通交流。美方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耶伦也直言,预计此行将有助于与中国新经济团队建立一个有弹性且富有成效的沟通渠道。

“中美成立‘经济工作组’和‘金融工作组’背后是两国财金团队对中美两国元首巴厘岛会晤重要共识的持续推动和落实。”不少业内人士分析道。

经济金融全球化的内在需要

“经济工作组”由中美两国财政部副部长级官员牵头。“金融工作组”由中国人民银行和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级官员牵头。两个工作组都由副部长级官员牵头,在业内人士看来,无疑可以更好地推动中美经济、金融领域的沟通与合作。

配图/视觉中国

“中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经济互补,利益交融,特别是在经贸合作方面。”王勇指出告诉《中国报道》记者,“中美成立经济领域工作组,加强沟通和务实合作,解决两国经贸关系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这凸显出中美关系的基础还是在经济、经贸方面,依然可以在稳定中美关系中起到重要的作用。”

在王勇看来,中美关系很重要,但之前缺乏对话沟通的机制,亟需加深对彼此的了解,避免误判,现在正在采取的机制性措施是非常积极的表现。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常务副书记兼副院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王晋斌表示,中美成立“经济工作组”和“金融工作组”是具体落实中美两国元首巴厘岛会晤重要共识。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在全球贸易、投资以及在形成全球经贸金融秩序上都有重要作用,中美之间经济相互依存度高,金融相互依存度日益扩大。中美之间建立经济、金融工作组,有利于加强经济金融领域的沟通协调,是经济金融全球化的内在需要,对于稳定全球市场信心和预期具有重要意义。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周密指出,经济领域工作组主要是中美两国财政部之间的互动,因为双方在经济领域的政策,尤其是在宏观经济政策上不完全一致,采取的一些措施的着力点和目的也不太一样,这些问题需要在工作组层面加以沟通,寻找解决的方式。双方有必要利用这个机制,对宏观经济政策尤其是财政政策加强相应沟通,使得双方经济的发展方向一致。

有望推动两国之间战略关系的改善

2022年10月,拜登政府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当中将中国定位为既有意愿也有意图全方位对美国国际地位形成最大威胁的国家。经济领域工作组成立后,能否扭转中美之间存在的美国所定义的大国竞争、战略竞争的态势?

“短时间内并不能扭转中美之间战略竞争的态势。”王勇说,“但有对话总比没有对话好,有对话有接触就能够增加对双方政策制定动机的了解,对双方都有好处。这也表明当前理性、务实的声音占上风。随着这些对话机制的建立以及对话的开展,善意不断积累,最后反过来能够推动两国之间战略关系的改善,增加战略互信。”

在王勇看来,中美双方都在为11月份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参加APEC峰会期间进行会面的可能性,美国方面也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成立经济领域工作组,增加了人们对于两国领导人在时隔一年之后再次会晤的预期。

周密指出,美国财政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进行制裁。中国很多在全球供应链上的企业因为美国的制裁遭受了很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对于美国本土企业以及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企业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自2018年中美贸易争端开始至今,双方缺少一种固定性的机制去解决问题。所以如何减少这些制裁措施对经济的干预和破坏,是经济工作组的一个工作重点。

(来源:《中国报道》,记者:张利娟)

主编:刘倩

本期责编:陈冰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