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男朋友被女明星在微博发小作文锤了。

小花柳瑜公开宣布分手:【江延,我没想过你是这样的人。】

证据确凿,热搜瞬间就炸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卧槽,柳瑜牛逼!」

「他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有点可惜,其实我还挺磕他俩的颜……」

放下手机,我只觉得一切实在是过分荒谬。

我跟江延从小青梅竹马,在一起八年,现在,柳瑜成了他正牌女朋友?

那我算什么?

1

柳瑜那条实锤江延是渣男的小作文发出去不到半天,我的个人信息就被人扒了出来。

因为那篇小作文后面,还跟着一段,我和江延牵手逛街的视频。

狗仔堵在我公司门口,数不清的骚扰短信涌入。

流言和恶意编织成一张张密密麻麻的大网,几乎要把我淹没。

我躲在公司卫生间,给江延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都没接。

无奈之下,我只好试图在网上澄清。

「你的意思是我们柳瑜才是三?你没事吧?」

「不愧是小三,脸皮够厚啊,跳出来洗白。」

我作为素人,微博没有多少热度,为数不多的几条评论,也是骂我倒打一耙的。

谩骂声愈加热烈,半天时间,我成了大众口诛笔伐的小三。

我深吸口气,打算发消息给人事请假,却先一步收到了人事的通知短信:

「苏然,你的个人行为已经给公司造成了严重困扰。你先休息一段时间,等处理好私事,再回来上班。」

只是休息一段时间吗?

上班这么多年,再听不懂人事是什么意思,可就不礼貌了。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什么也别管,等我派人来接你。」

是江延。

脑海中不自觉回忆起柳瑜小作文里,他们相识相恋的点点滴滴,心脏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

我静静看了那条短信几秒,还是决定先听他的安排,起码当面找他问个清楚明白。

在几个人的掩护下,我上了江延的保姆车。

江延不在车上,他经纪人冷淡地扫了我一眼,

「这几天你先住在我们安排的酒店,等江延的消息。」

我没说话,侧头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手腕上的腕表。

「你手上那个腕表,江延也有一个。」江延的经纪人忽然开口。

「你们在一起快八年了吧。」她语气淡淡,「每年情人节,他都会从国外订制一对情侣手表,他对你还是很上心的。」

我愣了一下,有些恍惚。

我和江延戴腕表,是有原因的。

小时候,我和江延是院子里最不受人待见的小孩。

他妈跟别人好上,抛夫弃子。

他爸经常在酗酒后打他,最严重的一次还被送进了医院。

而我无父无母,从小和傻子奶奶相依为命。

每次我被指着鼻子骂,「精神病的孙女也是精神病!」

江延就会站出来,抡起拳头狠狠地砸过去。

因为太想出人头地,我和江延是院子里读书最好的小孩。

那天,我生着病,我奶奶给我煮粥忘了关燃气,导致家里起火。

幸好江延来找我做作业,及时发现,冷静地喊人过来灭火。

但我和江延的手腕,还是被烧伤了。

在一起后,我和江延过得很拮据。

但我们过的第一个情人节,他还是用兼职攒了很久的钱,买了一对情侣腕表。

那晚,他伏在我耳边,湿热缱绻的气息喷在我颈肩处,

「然然,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后来,他被星探选中,出演第一部电视剧就一炮而红,确实让我过上了好日子。

以后每年的情人节,他都会送我一块情侣腕表。

可是,今年,他没有送。

甚至,他没有陪我过情人节。

我在家做了一大桌菜,等了他一个晚上。

他在哪里呢?

柳瑜的小作文里,情人节那天,剧组刚好杀青,所有人都在喝酒庆祝。

他们两个偷偷溜了出去,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压马路,逛游乐场。

在摩天轮上升到最高处,江延戴着口罩,试探地吻了她。

而她摘下两人的口罩,笑着回吻了过去。

2

我在酒店待了两天。

这两天,我强迫自己不去刷微博,也没有跟任何人联系。

第三天,江延终于出现了。

我发着烧,扶着门框去喝水,一抬头,撞入了江延那双漆黑的眼睛。

他看起来瘦了一些,显得更加硬朗,穿着黑衣,整个人冰凉凉地立在那里。

我无力地靠在门边。

突然想起,今天好像是我们在一起八周年的纪念日。

去年纪念日,江延剧组休假,我们约好去苏州旅游。

到了机场,却遇到了蹲点的狗仔。

危急时刻,解救我们的,是偶然出现在机场的一个女艺人。

「她怎么会和江延同时出现在这里?」

「上个月她不是公开表白江延吗?难道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狗仔们蜂拥而上,把我挤出人群,把她和江延围在了一起,闪光灯此起彼伏。

女方很会炒 cp,看清楚情况后,脸立刻就红了,「剧组休假,我们只是一起出来庆祝啦。」

看江延没拒绝,又故意微微往他胸膛靠,似乎很不好意思。

而江延垂眼看她,嘴角噙笑,目光温柔仿佛要滴出水来。

机场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起哄声震耳欲聋,江延却偏头朝我的方向看了过来,眼神满怀歉意。

到了晚上,热搜前几条都是江延和那个女艺人。

而我呢?想在微博发九宫格的游玩照,甚至不敢带上地址,怕以后被人扒出我的微博,对他有影响。

晚上江延心疼地抱着我,下巴抵着我的发顶,语气坚定又郑重,

「再等等,然然。明年纪念日,我就跟所有人公开,你才是我女朋友。」

3

思绪回到现在,我刚要说些什么,他经纪人突然从后面冒出来,把我全身都搜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才离开。

「你们是怕我藏了录音笔吗?」

江延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笑了笑,「然然,我很想你。」

我忽然有些想笑,也有些迷茫。

那次纪念日后,我和他的见面次数就越来越少。

他忙着拍戏,跑通告,我只能告诉自己,要学会理解他。

有天我窝在沙发里,实在忍不住发了个朋友圈吐槽,说好想有人陪。

谁知道一睁眼,真就看到江延。

他刷到我的朋友圈,连夜从剧组飞了过来。

开门看到是他,我很是惊喜,胡乱地吻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就笑,慢条斯理地扯掉扣子,

「我也想你,哪里都想你。」

到最后,我就像濒临死亡的鱼渴求水一样,掐着他的手臂喘气。

因为有早戏,第二天天没亮,江延又走了。

我站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失魂落魄地从窗外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发现,他把行李箱留下了。

一打开,里面全是我爱吃的零食。

零食的最下面,放着一张照片。

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话剧演员的签名照。

我之前在微博上听一个大粉说过,江延推掉好几个通告,特地学了三个月的话剧。

原来,是因为我。

再后来,就算他和柳瑜的绯闻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我也愿意选择相信他。

我真的不知道,我和江延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

「关于那条微博,关于柳瑜,你不打算解释解释吗?」

「解释什么?」

「那么多新闻说你们因戏生情,我从来没怀疑过,你说是炒作手段,我也相信了。」

「可现在呢?」

「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了柳瑜,大可直接告诉我,我们分手就是了。为什么要骗我?」

「背着我跟另一个女人偷情,你觉得很刺激吗?很有成就感吗?」

「为什么要把我置于这种境地?」

江延看着我不说话。

「你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网上那些人都是怎么说我的吗?」

喉咙阵阵发涩,因为接下来的话,我已经不忍说出,

「江延,有些所谓的『黑料』,甚至是你放出来的,对不对?」

江延面色一沉,语气依然平静,「苏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看着他,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曾经会因为别人说我一句重话就要拼命的江延,现在面对网上铺天盖地更难听的辱骂,选择了隔岸观火,甚至推波助澜。

毕竟,把我推出去承受大众的怒火,他的团队才有足够的时间危急公关,应付眼下的难题。

看着眼前这个人,我像是突然间疲惫至极,也不想再去纠缠,「江延,我们分手吧。」

「我不同意。」

江延用力攥住我的手,想要碰我的脸,被我冷冷避开。

「我对柳瑜……」

他停了一下,像是找不到说辞,略微烦躁地点燃一支烟,好半天才回答,

「小时候那场火灾发生之后,我也挺怕火的。当时剧场有场爆破戏,我怎么也进不了状态,是她一直在鼓励我。」

「那部戏,我和她饰演的角色感情纠葛很深,我从来没那么入戏过。」

「我只是……一时走不出来。」

他忽然掐灭了烟,眉宇间的烦躁阴郁更重了。

我看着他的举动,忽然笑了,

「你的意思是,你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对她从来没有动一点心?」

江延沉默了。

我盯着他,「你们上过床吗?」

江延脸色微微发白。

「情人节,我等了你一整晚,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当时你和她在一起对不对?」

江延无言地看着我,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

忽然喉咙一阵痒意,我捂着唇猛烈地咳了起来。

额头上探来一只冰凉的手。

「你发烧了?」

江延眉头皱紧,拿起手机打电话,「我叫人送退烧药来。」

我看着他脸上淡淡的担忧,胃里更是一阵泛酸,别过头,干呕了起来。

「你别假惺惺了,真让人恶心。」

他眼底闪过一丝晦色,盯着我看了几秒,忽然揽住我的腰,把我带到沙发上。

我要挣扎,他的手指从腰摩挲着挪到我的后背,出其不意地一按,让我被迫趴在他胸膛上。

「苏然。」头顶落下他的声音,沉哑中像是缠绕着一丝莫名意味的冷意,「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眼看着他就要吻过来,我只好拼尽全力挣扎,「如果你对我还有一点尊重,就放开我。」

江延身体僵了一瞬,到底是松开了我。

「对不起。」

空气安静了下来。

我看向他,

「我会和你和平分手,也不会用你的任何信息去网上火上浇油。但前提是,你必须说清楚真相,澄清所有事实,还我清白。」

沉默了一会儿,江延喉结滚了滚,「不行。」

「苏然,我已经作出了回应,大众对这些事根本就不会感兴趣太久,只要你再妥协一次,等这件事彻底过去——」

「再妥协一次?」我打断他,「什么意思?」

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我颤抖着手,打开很久不敢看的微博。

热搜第一条,就是江延的回应。

「很抱歉占用公共资源,所以在这里,我要先跟大家道个歉。

我和苏然之前确实是情侣,因为某些问题,我们不得不分开。

后来因为拍戏,我和柳瑜走到了一起。

再遇到苏然,我才知道当时她跟我提分手的原因。

她患有家族遗传病。

那晚她来找我,也是因为发病,误以为我们还没分手。再加上当时天太黑,给大家造成了视觉误差。

所以,我很对不起柳瑜,没提前和她说这件事。在这里,我要跟柳瑜说一声抱歉。

苏然清醒后,也感到非常抱歉,她也正式会向大家澄清这件事。」

我呆呆地看着屏幕。

「所以,你今天来找我——」

「是要我向所有人承认,我是个精神病?是我这个精神病前任,在骚扰你?」

4

江延眸色微沉,「然然,待会儿红姐会给你澄清的稿子,你背下来,她会给你录一段视频。」

「等这件事过后,我们还像以前那样——」

「啪。」

极为清脆响亮的一声。

我毫无保留地用足了力气,江延的脸直接偏向了一边。

头顶灯光洒落,我的指甲在他脸上划出一道细长的伤口,血珠一点点涌出。

空气安静了几秒。

江延低垂着脸,平静地攥住我的手掌,眼底渗出一丝温柔,「手疼吗?」

我没挣开,只是抬头轻声问他,「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江延微微一愣。

「去年七周年纪念日,你跟我承诺,要在下个纪念日向所有人公开,我才是你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