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全文共2927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假如一家公司的人力资源中心,在招聘动员大会上代表公司高层给出如下承诺:“开始招聘新员工且工资正常发放,一经报到先发半个月的工资。”相信大多数人听后的第一反应,都是有些诧异的。

因为越是强调本该属于“正常”的“正常”,往往就隐藏着些许“不正常”。这个承诺非但无法让人放心,反而更会使人质疑其在薪资发放上,究竟是否存在问题。

近日,宝能汽车在第三方招聘平台上,发布了多条招聘信息,招聘岗位包括战略规划经理、CAN总线测试工程师、自动驾驶产品规划主任、大数据开发工程师等,工作地点包括西安、深圳等城市。

而就在本月8日,宝能汽车在其举办的“悠宝利A3招聘动员大会”上,由宝能汽车人力资源中心组织代表公司董事长姚振华、执行总裁陆幸泽给出了“正常发工资”这个承诺。

给员工按时按点发放薪资,难道不是一个公司应尽的义务吗?为何宝能汽车还需要在招聘动员会上为此专门作出承诺呢?

0

1

“事出寻常必有妖”

因欠薪,董事长曾被“暴力袭击”

据此前在社交平台上热传的一条视频显示,今年7月31日,在深圳市宝能集团总部门口,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的轿车被围堵并用铁链锁住,姚振华遭员工集体讨薪并被围殴。据中国证券报等媒体报道,围堵姚振华的这些人都是被欠薪的员工,参与此次围堵讨薪的人,不少是从外地赶来的离职员工。

8月3日,宝能集团将这一事件认定为“暴力袭击”,并于其官网发布了《关于7月31日宝能集团姚振华董事长遭到暴力袭击事件的声明》。该声明称,集团全体同仁强烈谴责7月31日的暴力袭击事件,集团已采取相应法律行动,并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全体干部员工的人身安全,及企业正常经营。

而关于备受关注的薪资发放问题,宝能集团则在声明中提到:“本集团坚决履行企业主体责任,绝大部分经营单元均正常发薪,部分存在薪资缓发的经营单元正在全力解决,从未懈怠。”

然而真的是“从未懈怠”吗?

关于宝能汽车欠薪的传闻,早在2021年起便陆续被曝出过多起。2021年6月15日,宝能汽车与广州开发区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获得了广州开发区国企的战略投资120亿元。可就在合作签约消息发布的当天,相关微信公众号评论区的留言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工资什么时候发?”“社保什么时候补?”“宝能还钱”等讨薪言论。

除了线上讨薪,大量宝能汽车员工还曾在宝能总部大楼聚集,向集团追讨拖欠的社保、公积金、工资以及年终奖,有外地员工因为路途遥远将帐篷扎在了总部大楼门口。

据此前网上流传的一份《宝能集团体系欠薪情况表》显示,宝能整个体系(16个板块)欠薪超过13亿元,其中,光是2021年7月至2022年4月的欠薪就达7.2亿元,仅宝能汽车累计欠薪6.47亿元,观致汽车累计欠薪1.3亿元。

今年8月30日,由于宝能集团未依法及时足额支付305名员工2022年3月至2023年4月工资,被深圳市罗湖区人力资源局罚款5万元。

不难看出,从集团“成体系”地欠薪,到董事长被“暴力袭击”讨薪,此次宝能汽车在招聘动员会上之所以作出“正常发工资”的承诺,也跟其在外界眼中的“形象”有着一定的关系。

虽然宝能汽车作出了承诺,但应聘者似乎并不买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据一位宝能汽车的HR透露,很多求职者在听说是宝能汽车招聘之时都不愿意来面试,甚至有求职者会反问HR,“你自己的工资发了吗?”该HR表示,“已经开始招聘快两周了,但目前还没有人愿意来。大家可能担心宝能汽车会拖欠工资。”

0

2

比欠薪更可怕的

是宝能汽车整个体系都存在问题

姑且不论通过承诺正常发工资,究竟有没有应聘者买账,能不能找到“头铁”的新员工。事实上目前宝能汽车的整个体系,都或多或少存在问题。

例如被视作为打开目前困难局面,被宝能汽车寄予厚望的新车型“悠宝利A3”,有传言将会在宝能西安基地生产。可随着宝能汽车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宝能汽车的西安工厂陷入停滞,且已经被当地相关部门收回。

今年7月,陕西省西咸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已经发布公告对宝能汽车集团西安基地使用权予以注销登记并公告。无疑这也给悠宝利A3的量产布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此外,宝能汽车曾斥巨资打造的销售渠道也面临着几乎坍塌殆尽的境地。此前马拉车市曾实地走访过位于成都市内的宝能汽车经销商,主要是观致汽车的4S店。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的观致汽车4S店,目前或已改换门庭,或已撤店逃离。

去年,因山东济南的观致直营店/4S店停业导致该区消费者维修无门,宝能观致汽车品牌也被山东省汽车流通协会列入了消费黑名单,并发出警示:谨慎购买观致品牌汽车。

如今,即便是至今仍未能量产的BAO、悠宝利等宝能汽车新品牌要想挑起大旗,也不得不面临渠道需要彻底重新打造之困境。

而在人事方面,宝能汽车也将其跨界“门外汉”的属性体现得淋漓尽致。自2017年入主观致后,宝能汽车的高层领导换了一批又一批。在2018年-2021年四年时间里,宝能汽车的领导层就更换了四批之多。

相较于欠薪,宝能汽车从生产基地到销售渠道,再到企业高层人事变动,也都“成体系”地存在问题。而且就目前情况来看,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解决。

0

3

跨界造车一时爽,遍地鸡毛泪两行

宝能汽车的现状,其实也是房企跨界造车者们的缩影。近两年,我国房地产业处于洗牌阶段,恒大集团、绿地集团等头部企业相继暴雷。其中,恒大集团旗下汽车业务恒大汽车,如今亦是看不到出路。要知道,恒大汽车可是比宝能入局造车时还要高调的存在。

自2018年跨界入局以来,恒大汽车累计亏损超过了1000亿元。在量产交付方面,曾在2021年上海车展上“9车齐发”的恒大汽车,目前仅恒驰5参数图片)真正实现了量产上市,累计交付1000余辆。这也达成了汽车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创举”:卖一台车几乎亏损一个亿。

仿佛只要是房企跨界造车,最终都难逃一地鸡毛。

至于原因,有的是因为地产业务暴雷,导致整个集团受到影响。而有的则是因为其造车的主要目的,本就没有那么“单纯”。其中多数表现为以造车之名,行拿地之实。诚然,通过造车拿地一方面可以跨界布局,另一方面也解决了拿地难、拿地价格高的问题。

恒大夏海钧就曾在2019年投资者场的业绩会上公开表示,恒大造车会建模型和政府讲支持条件。比如拿地,会和政府谈要汽车建设配套的生活用地,让土地项目产生的销售收入和盈利覆盖掉造车亏损。

但是,你不能光拿地,造车却始终像是在“演戏”。仍以宝能为例,在其跨界入局造车的4年时间里,仅在广州、贵阳、昆明、昆山、西安5座城市,便拿下了457万平的土地。这些土地大多以宝能汽车自建基地作为规划。而在造车方面,却始终在“新手村”里打怪升级。

当然,我们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主观地认为房企跨界造车就是为了拿地。但至少这些跨界者们都主动或被动地忽略了一个事实,即造车其实是一个以技术、人才及规模效应著称的传统产业,与拥有动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积淀的传统大牌车企相比,跨界造车者都还需要时间来慢慢积累和沉淀。

但以目前的车市现状变化之快,竞争之激烈的情况来看,时间不会总停在那里等你,也并非简单就能用资金或是其他的东西就能额外获取到的。

总之还真是应了那句话,跨界造车一时爽,遍地鸡毛泪两行。我们不知道后面还会否出现下一个宝能、下一个恒大。但可以肯定的是,类似宝能、恒大这样的跨界造车者,要想“活下去”,着实太难了点。

版权声明:本文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公众号联系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