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在天台抽烟被抓,和年级主任大眼瞪小眼。

我灵光一闪,夹着烟故作深沉:「不想活了。」

年级主任大惊失色。

我抵着墙,满脸悲怆:「是我没用,怎么学都学不好,辜负了老师们的期望。」

「我该死!」

演戏要做全套,我闭着眼站了上去。

后续——

惊慌失措的校长拿着大喇叭在楼下吼道:「同学你快下来,学不好没关系,我们让顾雁舟同学教你!」

1

天台风好大。

不远处年级主任的假发在风中摇曳。

所有人都盯着我,楼下看热闹的同学已经黑压压地聚集了一片。

「快下来!顾雁舟同学说他愿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楼下校长紧张得破音的声音传来,我在众人的注视下退了回去。

再不下来就玩脱了。

年级主任三两步猛冲过来揽着我的肩膀:「好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看着他额角因为紧张冒出的冷汗,不由愧疚。

肖勇平时最为严厉,我从未看过他如此失态的模样。

他稳了稳被风吹歪的假发:「知道你们高三压力大,有什么想法一定要跟老师说,不要做傻事。」

我点点头,主动将手中的烟盒递了过去。

说来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还没来得及吸上一口,就被抓包了。

肖勇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

他看了看我,想了想,突然道:「你是高三 2 班的白蓁蓁吧?」

我点点头,他又说经常听我班主任提起我。

无他,只因我数学常年不及格,却总能挤进文科年级前三。

他拍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学习这事你不用着急,我们给你派了帮手,下次不要做傻事了。」

我这才想起刚才校长的话。

哦。

他们居然要让常年霸榜年级第一的理科大神顾雁舟给我辅导数学。

2

校长正拉着顾雁舟到一边说悄悄话。

我模糊听到「交给你了」「她心灵脆弱」「怕是抑郁症」的字眼。

顾雁舟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

校长说完,把我拉到顾雁舟面前,嗓音柔得能滴出水来。

「蓁蓁啊,你以后跟顾同学好好学,别再做傻事了,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们及时沟通,好吗?」

我抖了抖鸡皮疙瘩,点点头。

校长走后,我抬头看着俊脸微沉的顾雁舟,十分善解人意:「我知道你不想教我,你……」

顾雁舟眉宇间划过一丝烦躁:「不是。」

「他吃了大葱。」

他在解释他刚才为什么看着不太情愿。

我:「……」

其实我看得出,他并不想摊上这事,只是碍于校长的嘱托。

果然,他努力按压下眉间的不耐,语气紧绷:「你别多想,别去跳楼。」

他闭了闭眼,像是认命道:「等下把你卷子送来,我看下你水平。」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眨眨眼。

感觉这位理科大佬的脾气似乎不怎么好?

3

听说学校里嚷嚷着着要跳楼的人多了起来。

学校听闻消息,连夜命人把天台封了。

她们效仿不成,便将矛头指向我。

此时的我拿上卷子和习题册,去顾雁舟班里找他。

一路上周围人对我的议论声不断——

「她一定是故意这么做的,就是想要吸引顾雁舟的吧?!!」

「谁说不是呢,在那里磨蹭了大半天也不跳,装模作样。」

瞎说!

虽然顾雁舟确实长得好看、成绩又好,但我对她们的男神真没兴趣。

我本来就不是真心想跳楼,在当时那个情况,校长这么说,我就顺着台阶下了。

我找到顾雁舟所在的班级,往里看了看,没见着人。

我叫住一个女生:「同学你好,我找顾雁舟,你能帮我喊一下吗?」

女生看了我一眼,神情冷漠:「我不知道他在哪。」

我叹了口气,继续在门口探头探脑。

一个男生哼着歌从我身边晃进教室,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

「小同学,你找谁啊?」

我说我找顾雁舟。

他打量我一眼,笑眯眯道:「你就是那个要为舟舟跳楼的女生吧?」

我:「……」

怎么越传越离谱?

「等着啊,他好像在睡觉,我去帮你喊他。」

我点点头,看着他走向教室最后一排,拍了拍趴在桌上睡觉的顾雁舟。

两分钟后,顾雁舟臭着脸出了教室。

他脸上还带着趴睡时留下的淡淡红痕,蓬松的黑发也有些凌乱,那张精致好看的俊脸却意外多了丝呆萌。

他看着就是起床气很强,脸上怨气森森。

肖勇为了方便顾雁舟给我补习,把自己办公室让了出来。

顾雁舟生得清瘦高大,腰细腿长,一步能顶我两步。

他在前面走着,我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周围仍不时传来一阵阵议论声——

「顾雁舟一看就不想搭理她,走那么快就是不想让她跟上。」

「是啊是啊,你看他看着也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好心疼舟舟啊,辣鸡领导,那女的要跳楼跳呗,关舟舟什么事啊?」

顾雁舟的步子一顿,停了下来。

他走到其中一位女生面前:「谁要你心疼的?谁跟你说我不开心的?还有,谁准你叫我舟舟的?」

女生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带着哭腔磕磕巴巴道:「顾……顾同学,我……我只是……」

顾雁舟拧了拧眉,脸上的烦躁更明显了。

「行了别哭了,以后少在背后嚼人家舌根,有这工夫多读点书吧你。」

到底声音低了下来,不似刚才那般冷漠凶狠。

他说完,扭头看向我,表情称不上多有耐心。

「别听她们胡说,我很开心。」

我抬眸对上他「开心」的脸色。

肖勇有事,不在办公室,屋里只有我和顾雁舟两人。

顾雁舟坐了下来,让我把卷子给他看。

他极快地扫了几眼,好看的眉头缓缓蹙起:「你脑袋是被驴……」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话音一转:「不算太差……有基础,还有救。」

他抬眸扫了我一眼:「可你要执意跳楼,就没救了。」

我点点头,看着他给我圈了几道题。

「你先做,做完了自己对答案,答案看不懂就多看几遍,实在不懂再来问我。」

我:「……」

真放养式教学。

他说完,便趴在桌上继续睡觉。

我拿起笔,开始看题。

磕磕绊绊地写了几道题,办公室门突然发出响动。

是肖勇回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用笔戳了戳顾雁舟:「快起来,肖主任回来了。」

顾雁舟抬起头,眼神有些迷蒙,还夹杂着一丝烦躁。

他反应了一瞬:「笔给我。」

「这题很简单,已知系数为 2,我们只需用这个公式……」

「懂了没?」

我压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眼看肖勇已经走了进来,我连忙配合道:「懂了。」

肖勇进来看了两眼,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们继续,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肖勇走后,我连忙问他:「你刚刚讲的哪道题?」

顾雁舟抬了抬眼皮,满脸困倦:「没看题,编的。」

「你继续做,我再睡会儿。」

他说完,又趴了下去。

我:「……」

数学乃我一生之敌,我做了几道,也失了耐心,干脆翻开答案抄了起来。

顾雁舟醒来时,我已经将答案工工整整地抄了上去。

他睡饱了,心情也肉眼可见地好上许多。

他扫了一眼我的习题册,悠悠道:「都写完了?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我抬眸和顾雁舟对视,读懂了他眼底的想法——

别来烦我。

于是我识趣地摇摇头。

顾雁舟眼底划过一丝赞许,似乎连带着看我都顺眼了许多。

他眯眸再次扫了一眼我做过的题,皱了皱眉,像是无法理解:「这些题挺简单的,你怎么写了这么多?」

我也看了过去。

哦,是挺多的,但答案上不就是这么写的吗?

顾雁舟似乎也懒得多问,起身走向门外。

「来我班里拿我的看,有些步骤能省则省。」

我应了声好,等收拾好东西追上去时,他已经离我老远了。

他走在前面,终于意识到不对,扭过头来看我。

于是我和顾雁舟隔了十几米远,两两相望。

我看见他脸上又浮现了烦躁的表情,然后视线落在我的腿上,顿时沉默。

我连忙小跑着追上去。

他看向我的腿:「腿那么短,还敢去跳楼?」

我没懂他的意思:「啊?」

「从天台跳下去,不死也残,不是半身不遂就是高位截肢。」

他眯了眯眸:「你腿这么短,再截就只剩这么点了。」

然后他用手比划了一下。

我看过去,大概只有几厘米。

他垂眸看向我,难得耐着性子一字一句道:「还有,以后听到刚才那些人说的那种话……」

「就当放屁。」

他指的是周围那些人非议我的话,刚才我一路过来,仍不时听到。

他严肃着一张俊脸,看着有些凶。

「命比什么都重要,不准去跳楼,那不是闹着玩的,听到了没?」

我乖巧点头,小步跟在他身后。

然后听见他自言自语:

「我怎么跟个老妈子一样……」

他顿了一下,突然暴躁。

「女生就是麻烦……」

4

跳楼毕竟不是小事,肖勇要请家长,喊来了许菁。

办公室里,我安静地坐在许菁身侧,一如既往地乖巧。

「许女士,这次喊你来,是想谈谈蓁蓁跳楼一事。」

许菁眉头紧锁,像是难以置信。

「你是说蓁蓁?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

我在她面前向来懂事听话,最让她省心,又怎么会闹着要去跳楼?

肖勇敲了敲桌子厉声道:「怎么不会?孩子高三压力大,我想请问你平时有关心过孩子的情绪吗?很多时候孩子犯糊涂,家长都脱不了干系!」

肖勇话音刚落,许菁的电话声随即响起。

她对肖勇露出歉意的表情:「肖主任,我先接个电话。」

她说完,起身走到一边接过电话:「秦总要来?你说现在?」

她迟疑了一下:「可是我……」

「好,我马上过来。」

电话挂断,许菁看着我,脸色复杂:「蓁蓁,你真的……」

我摇摇头:「我没事,是老师误会了,你去忙吧。」

许菁抿了抿唇应了声好,然后对着肖勇满脸歉意道:「抱歉肖主任,我手上还有急事,有什么下次再聊。」

「蓁蓁……我回头会好好跟她沟通的。」

她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匆匆离开。

肖勇看着许菁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你妈妈她……」

我轻声道:「她很忙。」

我的妈妈是个女强人,她可以给我很多很多的零花钱,却不能给我很多很多的爱。

由于要留时间让顾雁舟给我补习,我和他特许不用去做早操。

他也终于意识到给我补习的好处——

这意味着他可以借着给我补习的由头在办公室里补觉。

就这样一连几日,他给我勾了题就趴下睡觉,而我则在他睡觉的时候把答案抄上去,然后在他醒来的时候告诉他我都懂了。

某日,在操场监督学生做操的肖勇突然回来。

我赶紧推醒顾雁舟。

「醒醒,肖主任回来了。」

他睡眼迷蒙地睁开眼,拿起桌上的笔开始故技重施:「好的,已知 x 的定义域是这个,所以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这样,然后这样……」

他是真的很困,眼皮半掀,拿着笔的手软绵绵的。

再一看,在纸上写的根本不是什么公式和数字,而是一团黑乎乎的线圈。

肖勇已经站在了身侧,我连忙点头如捣蒜:「嗯嗯是。」

「懂了是吧,很好,我们来讲下一题。」

肖勇却还没走,顾雁舟只能继续道:「再看这一题,已知 f(x)的数值,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这么想,然后这样,嗯对再这样……」

真是难为他了,他明明困得要死,还是努力强撑睡意,纤长浓密的眼睫轻颤,整个人看着恹恹的。

「最后,把已知条件带进去,嗯对,算出来得 6,有没有问题?」

他说着说着,耷拉着眼皮,声音逐渐低了下来,重复道:「所以得 6,你有没有问题……」

「没有。」

我紧张得抠了抠手心。

怎么还不走啊。

我正欲抬头去看肖勇,他突然俯身将头凑了过来,挤在我和顾雁舟中间。

「大点声!」

「是没吃饭吗?你是讲给蓁蓁听的还是讲给自己听的?!!」

我呼吸微窒:「!」

顾雁舟顿时清醒:「……」

他迅速地将那张胡乱涂画的稿纸翻了个面。

肖勇看着他的动作,不满道:「不是还有位置可以写吗?你不是浪费是什么?!!」

顾雁舟扫了一眼题,淡定地在上面写下一串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