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走丢,大家也可以在“事儿君看世界”找到我

关注起来,以后不“失联”~

话说几十年前没有互联网的时候,人们靠什么认识远在千里之外的朋友呢?

答案是:原先报纸杂志会专门有“交友”一栏,供人刊登邮件地址,感兴趣的可以寄信过来,一来二去,就成了笔友。

1951年,爱荷华州的19岁姑娘玛丽·福斯·斯塔恩(Mary Foss Starn)决定推陈出新,发明一种新的找笔友方式。

当时玛丽在爱荷华的一个农产品公司上班,负责将鸡蛋一个个地装进纸盒,时间长了闭眼都能干,枯燥得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年的玛丽)

某天实在无聊得紧,她跟几个年轻同事一合计,决定把鸡蛋当“漂流瓶”,看能不能交到个笔友。

说干就干,几位姑娘一人捡了几枚鸡蛋,小心翼翼地写上几行小字,当是交友广告。

玛丽写的是:

“无论哪位收到这枚鸡蛋,请给我回信。

——玛丽·福斯小姐于爱荷华森林城,1951年4月2日。”

(鸡蛋上的留言)

当时她们公司的鸡蛋基本都卖去了美国东海岸,她希望远在纽约的某人发现这枚惊喜,最终给她回信。

无聊的生活平静如一潭死水,如今可算溅起点涟漪,让玛丽兴奋又期待。

可惜等了三五个月,涟漪消失不见,死水还是死水。她以为仅靠鸡蛋上的一点信息就能收到回应。但四五个鸡蛋寄出去,一封信都没带回来。

“大概早煎成蛋卷了。”她想。

彼时玛丽不知道的是,其实有一枚鸡蛋真的到了纽约,也真的被人买走,只是那人没有回信,而是默默将蛋收藏了起来。

这一藏就是几十年。藏到他本人都几乎忘了还有这么回事。

收到鸡蛋的人名叫米勒·理查森 (Miller Richardson) 。大约二十年前,他家住纽约史泰登岛。

当时有个邻居小哥跟他关系不错,有一次来他家帮着找东西,翻箱倒柜之际,无意间发现了这枚鸡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理查森与邻居小哥的合照)

小哥啧啧称奇,看蛋上的字迹,是1951年的,已经是五十多年前了。

鸡蛋很神奇地没有腐坏,握在手里仍有些重量,摇晃两下听不见水声,想必里面早已经干了。

见到这枚鸡蛋,理查森立刻回想起了几十年前的事,说当年自己从杂货店买来的,幸好没打破,收藏到现在。

看小哥喜欢,理查森主动表示,喜欢你就拿走吧,我知道你会好好保存它的。

就这样,鸡蛋又辗转到了小哥,约翰·阿马尔菲塔诺 (John Amalfitano)手里。

理查森没有看错人,如今理查森本人已经过世,而约翰依旧好好地保存着那枚鸡蛋。

他将蛋装进一个镜面的金属容器,保存在他的书柜里,不容它有丝毫损坏的余地,如今已有二十年了。

(约翰保存鸡蛋的容器)

这么多年来,约翰也不是没有试图搜索过玛丽·福斯这个名字,可惜一无所获。

沧海桑田,连当初的小哥都已经变成胡子花白的大叔。

(约翰近照)

他的想法是:就算1951年刚出生,那位神秘的玛丽·福斯也已经古稀之年了,何况哪有刚出生就会写字的,她还在不在世都不好说了。

渐渐的,搜索的心思也就淡了。

直到今年8月,约翰在脸书上闲逛,突然发现了一个分享奇闻轶事的群组。

看着看着,他突然想起玛丽的鸡蛋来,在群组里分享了他所了解的部分真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约翰在脸书的原帖)

没想到帖子爆火,转评赞很快飙到一万多,机缘巧合之下,帖子居然真被玛丽的一位后辈看见了。

寄出鸡蛋大约一年后,玛丽嫁为人妇,生了两个女儿。

她一直记着这件事,从小到大不知给孩子们讲了多少次,连带着女儿的表亲都知道了。

而发现约翰帖子的人,正是这位表亲。

后者火速联系到玛丽的女儿雅克 (Jacque Ploeger),将原文转发给她,惊掉了一地下巴:

“妈!您还记得当年签过名的鸡蛋吗?找到一个啦!”

是的,玛丽如今依然在世,已经92岁高龄。

(玛丽近照)

听到女儿的话,老太太有点懵,花了点时间才想起来这回事——不是老糊涂了,单纯因为隔得时间太远。

72年了。

连“笔友”这种关系都几乎已经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

经过短暂私信交流,约翰很快跟雅克通上了电话。约翰回忆道:

“(雅克让玛丽接电话电话,)我听见她说:‘你好,我是玛丽·福斯。’

声音不大,但在约翰听来却很响亮:“终于,真不敢相信我还能听到这个声音”。

雅克表示,她们一家也很震惊。

老太太心情很好,开玩笑说“那家人的冰箱一定非常厉害”。

(玛丽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

双方交换了彼此的一半故事,各自感叹人生际遇的神奇。

老太太又开玩笑:“我很开心能交到新朋友。我终于有一位笔友了。”

“只不过‘稍微’晚了72年而已嘛。”

事后,约翰将原来的帖子更新,让更多网友知晓了来龙去脉,也引发了媒体的关注。

很快就有记者来到玛丽家,采访了她。

令人惊讶的是,当记者问起她有没有很惊讶时,她却摇摇头,表示并没有。

无他,年纪大了,经历得太多,对很多事已经看淡了。

的确感觉很有意思,但要说多惊喜,谈不太上。

(玛丽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

这心态,怪不得老人家能长寿......

兴许是为了节目效果,制作组又请她在新的鸡蛋上签了名。

她的手已经开始打颤,字迹不如当年娟秀流畅,但终究算是给这个故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玛丽在新鸡蛋上签名)

下一步,约翰准备联系一下爱荷华当地的博物馆或者历史协会,看有没有机构对玛丽的故事感兴趣。

有的话,他希望把那枚鸡蛋捐出去,最好能亲自跟玛丽见一面。

玛丽对此并无意见。

就像她说的,虽然晚了七十多年,但终究还是交到了新朋友!

ref: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ifestyle/2023/09/05/egg-message-1951-amalfitano-starn/

原来都是假的bot:好有意思的故事[开学季]只是“稍微”晚了一点

行行行干哪行都行:晚了72年的笔友,真好

亚细亚的风_:这样的故事总会让我相信缘分和际遇是存在的

庆云涟漪 :话说疫情前动身去石家庄的时候厨房没清理干净,我这有几个带壳的鸡蛋放了快2年,只剩下完整的空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