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夏天,北京某商场附近停车场内,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恶性杀人案件。

刚出狱不久的韩磊,与一位母亲发生了口角,随后便残忍地摔死了对方年仅2岁的女婴,突如其来的暴力场面,周围的路人都吓蒙了,当大家想上前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

根据李女士描述,韩磊等人在发现有人报警,便迅速跳上车跑了,留下她一人崩溃地抱着孩子大哭,虽然警察和救护车很快赶到,但她2岁的女儿依依,还是因为颅骨崩裂,抢救无效,离开了这个世界。

李女士情绪很激动,面对家人和警方她多次情绪崩溃,无法面对这个现实的她,曾多次企图结束自己的生命,都被家人拦了下来。

后来,经过心理医生诊断,李女士患上了事后创伤性心理障碍和躁郁症,对她以后的工作和生活有着不可逆的影响。

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就这么毁了,这个杀人恶魔简直是罪不容诛。那么,这个韩磊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和李女士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过节?他出于什么样的心理,非要残忍地杀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韩磊,1974年出生于北京丰台区航空大院。他刚出生时,父母就去了大山中参与重大项目的建设,多年未归,与父亲第一次见面时韩磊已经8岁了。

由于,父母工作都很忙,韩磊一直跟着爷爷奶奶,老人们都很喜欢这个肥嘟嘟的大胖小子,对他十分宠溺。

韩磊父亲对无法陪伴孩子也心怀愧疚,每次都会给他邮寄一些同龄人没有的新奇玩具。因此,韩磊算是泡在蜂蜜罐里长大的孩子。

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大院孩子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调皮打闹。韩磊被家里惯得骄纵蛮横,是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一言不合就和其他孩子打起架来。

母亲为了压制他的脾气,买了一本当下最新的诗集送给他,韩磊读后觉得里面的文字很有魅力,能让自己浮躁的心平静下来,于是便萌生了将来从事文学创作的想法。

韩磊爱好的转变,让大院里的其他孩子很不理解,酷爱惹事生非的他们开始变着法破坏韩磊诗集,撕碎他平时写的随笔,韩磊发现后便发疯一般挥起拳头揍那些家伙。

这种暴躁疯狂的性格,注定了他也会因此吃不少苦,直至最走向极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韩磊14岁那年,北京流行起自行车,为了赶时髦韩磊母亲也买了一辆,可是没过几天就被人偷了。

韩磊见状,突然脑子里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偷自行车这么简单,我也可以做到啊”,于是他就在楼道里顺了一辆邻居家自行车,并以5块的价格卖给了二道贩子,拿着这5块钱,他打算给母亲买点好吃的,再给自己添置几本小说。

后来二道贩子被抓,韩磊也被供了出来,进了派出所被拘留了13天,等他出来的时候,许久不见的父亲二话不说,直接揍了他一顿,可他却丝毫没有愧疚的感觉,反倒他父亲哭得稀里哗啦,一直重复着一句:子不教父之过。

因为有过案底,韩磊被原来的学校退学了,其他的正常学校也都拒收他,父母经过多方打听,决定把他送进工读学校,让他改过自新。

工读学校的管理,韩磊十分不适应,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韩磊躲开学校的巡逻,从围墙上翻了过去跑回家中,父母想把他押回学校,但在他的奋力反抗下再次妥协了,之后韩磊就再也没有上过学。

辍学后,整日在家里很是无聊,他就写小说打发时间。19岁时,他去杂志社找了一份校对工作,主编很欣赏他的写作能力,并且答应帮他出书,但是需要三万元的包装费和发行费。

三万元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韩磊每月工资只有两百多元要攒到三万块可能黄花菜都凉了,所以他只能向父母伸手要钱。

韩磊父母一直觉得儿子总做些不切实际的白日梦,他们根本不相信韩磊的书可以回本,所以他们觉得韩磊被人家骗了,还要求他辞去杂志社的工作。

对此,韩磊一直耿耿于怀,便琢磨着自己搞钱出版。

1996年1月,韩磊和两名社会青年一起偷了一辆白色桑塔纳,分到了三万六千元,他刚想把这个钱交给主编时,警察找上了他。

由于当时正在严打,韩磊正好撞枪口上,他被北京中院判了无期徒刑,等待他的将是监狱的漫长黑夜。

进监狱后,因为年纪小,总是被别的囚犯欺负,为了活下去,他便开始学乖不再和那帮人起正面冲突,而是安心写自己的小说。

1999年1月,北京高院宣布,对韩磊进行减刑,改为有期徒刑20年。有了出狱的希望,韩磊变得更有斗志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韩磊在狱中表现良好,他先后被4次减刑,这些都是对他“浪子回头”的奖励和他在狱中努力学习的肯定。

2012年,韩磊终于出狱了,他已经在里面待了整整16年,外面的世界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韩磊完全适应不了快节奏。

出狱后,他本想找份文字编辑的工作,但是因为他没学历还坐过牢,北京没有编辑部肯要他。

不得已,为了生计他去了山东德州发展。

2013年7月,韩磊终于迎来了他事业上的转机,一位客户答应和他签一笔大单,他便立刻动身回北京约见客户。

借此机会,韩磊想和以前北京的“狐朋狗友”们聚聚。聚会上,哥们几个很久没见了喝了不少酒。

吃完饭后,韩磊提议去KTV唱歌。由于当时正是暑假,街上很多前来游玩的游客,停车位很不好找,韩磊又喝了点酒,整个人有点轻飘飘。

韩磊开着车往前走,突然感觉前面有什么东西挡着路了,仔细观察后发现,原来是一辆婴儿车挡在了车道前,他很不耐烦地在车内骂了一句脏话,并让李女士把婴儿车赶紧推走。

可李女士觉得,自己本来好好推着婴儿车等公交,韩磊差点撞到她孩子,没有道歉也就算了,还嗓门这么大,语气这么嚣张,这根本不是求人的态度,于是她选择忽视韩磊的话。

对此,韩磊十分不爽,他最厌恶别人忽视自己,更何况李女士还是一个弱女子,对他毫无威胁。

随后,韩磊把车窗全都摇下来,使劲按了按喇叭,李女士气不打一处来,声称自己孩子睡着了,自己一个人搬不动婴儿车,这条路不是韩磊家开的,自己也有站在这里的权利。

韩磊没想到李女士这么难搞,借着酒劲,他再也无法克制本性,直接跳下车接连扇了李女士好几个耳光,韩磊朋友也从车上下来,和韩磊一起打了李女士,李女士也不甘示弱和他们扭打在一团。

由于,韩磊和李女士互殴动静太大,把熟睡的小女孩吵醒了,她不明白外面发生了什么,便哇哇大哭起来,韩磊更加暴躁心烦。

李女士见韩磊看向婴儿车的眼神不对劲,想从韩磊朋友纠缠中挣脱,急得朝韩磊朋友手腕上就是一口,韩磊同伴下意识地把她重重地推倒在地。

她顾不上身体上的疼痛,发了疯似地抓住韩磊裤脚,让他停下靠近婴儿车的脚步,韩磊一点没理会,重重踩了一脚李女士的手就,快步走婴儿车。

这时,韩磊朋友也察觉到了韩磊状态不太对,他连忙拉住韩磊肩膀,韩磊完全不顾对方是朋友,一拳就朝他的脸砸了上去。

眼看韩磊就要彻底“失控”,朋友死死拽住韩磊右手,不停劝他算了吧,试图让韩磊冷静下来。

此时,李女士见情形不妙,心里虽有些害怕,但是更加坚定了保护孩子的决心,她强撑着站起来,朝婴儿车方向跌跌撞撞地走去。

韩磊本来有点被同伴劝住了,但是他看到李女士的动作,以为对方还要依依不饶,他的怒火到达了顶点,他觉得李女士的动作是在挑衅他,想到这里,他一个箭步冲到了婴儿车旁边。

他像恶魔一样伸出罪恶的双手,把大声哭闹的孩子从车里抱了出来,在李女士的惊叫声中,他把2岁女童高高举过头顶,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向地上就是一摔,孩子的哭闹声戛然而止。

看到韩磊的暴行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都拿起手机对着他一顿拍摄,韩磊更是烦躁了,他本想继续上前去对李女士继续施暴。

但是,不少好心群众已经把李女士围了起来,他无从下手,也有不少人想上来把韩磊控制住,奈何刚刚血腥的一幕实在太令人震撼了,没人敢上前。

韩磊朋友见状不妙,赶紧把他拽进车内,踩了一脚油门就往人堆里开,周围的行人害怕被压到,本能地给他们让出来一条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阵阵警笛声,韩磊听到后,像被浇了一盆凉水,吓得浑身直打颤,他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原来自己又闯祸了,而且这一次跟以往截然不同。

仅仅过了一天,韩磊和他的朋友就被警方捉拿归案。

面对自己的罪行,韩磊刚开始一度表现的“很爷们”,甚至会说:“孩子的死都是我造成的,请判处死刑吧”这样的话。

但是,到了法庭上,得知自己真的要面临死刑时,他又怂了,一边极力为自己辩解,一边多次请求被害人家属原谅,表示愿意尽全力赔偿受害人损失,但李女士及她的家属都坚决不同意。

韩磊父母已经70多岁,他们多次拖着年迈的身躯,前往李女士家登门拜访,恳求原谅,但都被拒之门外。

韩磊父母见李女士家人铁了心想让韩磊去死,便找了律师提起上诉,这种做法更加激怒了李女士和她的家属,他们一致决定要让韩磊血债血偿。

结果,北京高院给出审判结果,二审维持原判,韩磊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2014年10月31日,韩磊被执法人员带到了刑场进行枪决。韩磊母亲已经哭成了泪人,韩磊父亲举着“给韩磊一次机会”的牌子失声痛哭,但一切都悔之晚矣。

韩磊从小性格就很极端,所谓“慈母多败儿”,面对韩磊的反抗,他母亲总是很快就妥协了,而他的父亲为了工作和事业,多年离家在外,韩磊的童年从小就缺少应有的关爱和管束,韩磊会有这种恶劣的性格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但是,性格的缺陷不是犯罪行为的理由,正如罗翔老师所说:法律是一个人最低的道德底线。

遵规守法是一个成年人最基本的原则,人生不是有游戏,犯了罪就必须承担后果,法律面前,绝不容情。

如果当时,韩磊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收敛脾气息事宁人,如果李女士能够遵守交通规则,不随意推着婴儿车站在机动车道上,双方都各退一步,也许2岁的女童就不会遭遇厄运吧。可惜的是,人生没有如果,世事无法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