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一批国风毛衣裙受害者出现了。”

这两天,一件蓝色改良汉服在社交平台上出尽风头,但不是因为什么好事,而是因为“货不对板”:卖家秀看着飘逸轻灵,“像天外飞仙”;买回家穿上,“像在辛者库服劳役的”

卖家秀和买家秀差距大也不算新鲜,主要是这回的卖家秀是 AI 生成的效果图,并不是真人。虽然图片用心地做出了T台场景,但放大看就能看到旁边的观众面容扭曲,模特的手堪比异形。

这第一批国风毛衣裙受害者,原来受的的 AI 绘画的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穿这条毛衣裙的 AI 模特也确实是最红,在电商平台上搜索“新中式汉服”,可以发现大量商家都在使用这套图,从长相、发型,到姿态、场景,都一模一样,只有身上穿着的裙子样式不同,观感和玩4399换装小游戏差不多。

和假模特相伴而行的是假评价。虽然这些裙子好评不少,但各位留下好评的匿名买家,发出来的也并不是自己的上身照,还是那几张 AI 做出来的图。被气到的消费者忍不住回复:“这么好看为什么不放自己的图啊”,“真把我们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是吗”

AI 绘画这次因为被用作商品图糊弄消费者出了圈,倒像是从前的预言照进了现实。

2022年,输入文字指令即能得到图片的 AI 绘画已经掀起热潮;2023年第一季度,精准调整图像细节问题的 ControlNet 插件、更符合亚洲审美的 ChilloutMix 模型等工具陆续被推出,AI 制图技术更上一层楼。今年3月,知名服装品牌李维斯还宣布将与荷兰的一家数字模特工作室合作,尝试使用AI模特展示产品。

“淘宝模特要失业了”,一时成为关于 AI 绘画最热门的话题。

AI 模特能极大削减成本,像毛衣裙这样一套图万店用,就更是比找真人便捷太多。有报道称,某淘宝商家改用 AI 模特之后,包括模特、摄影师等工作人员的费用及场地费、设备费等在内,当月成本节省了4万元左右,这还是在北京。

“AI蓝媒汇”采访过一位试水制作 AI 模特的淘宝商家,他对 AI 模特充满期待:“真人哪可能这么美,只要克服了效率问题,提升训练的确定性,或许这就是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这位商家在硬件上下了很大功夫,训练出一个罕见的高水平、能体现独特品牌调性的模特,然而他在采访中表示生成结果依然很随机,想要两个一模一样的模特都难。

而对于更广泛存在的、水平不那么高的 AI 模特,要完全取代真人模特就更是不现实。由于技术限制,AI 制图总还是有硬伤,无法百分百呈现衣服的材质细节,衣长、尺码等具体信息更是一团模糊。

但 AI 模特肉眼可见地更流行了。

现在,在小红书、淘宝等平台上,已经可以搜到许多开放接单的 AI 模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AI 图初看震撼,看多了就能看出套路来。目前,许多训练好的 AI 模特模型都使用了来自日本、韩国的数据,长相明显偏日系或韩风,而且脸和身材都差不多,有些腰细得不合理。

然而,这些流水线产物还是对真人模特,乃至摄影师、化妆师造成冲击,也助推着更加刻板、偏激的审美占据主流,让真人模特陷入更严重的外貌焦虑。

一位平面模特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大众审美在近年逐渐多元化,漂亮有让位于“张力和生命力”的趋势,但如果换成AI模特,她“不确定能否达到这种视觉冲击力和生命力”。

这也将影响到屏幕另一端的消费者。对于汉服毛衣裙的讨论中,就不乏“不管啥材质的毛衣裙,没瘦成闪电都不好看”的声音。

当然,对消费者最直接的冲击,还是货不对板。虽然真人模特也得修图,但好歹穿的是真衣服,而 AI 画出来的衣服,却不能保证可以在现实中做出来。

“AI 模特能不能取代真人”,目前看来,还是不太能,但这种“一套图万店用”的换装小游戏如果继续普及,毛衣裙的第一批受害者估计不会是最后一批——

“救命,以后买衣服还得放大看看模特的手。”

封面、开篇图源微博:@每日百科分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