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兔儿神,因得罪了二大爷而被赶到人间历练。一天,我在算命的路上追尾了一辆劳斯莱斯幻想,车主对我产生了兴趣。不久后,我发现了他隐藏的秘密。

我是兔儿神,阎王殿里的大忙人。

因与二大爷发生争执,我被赶到人间历练。

在平凡的生活中,我只能开一家淘宝店,专门帮人算算姻缘。

一次算命的路上,我不小心追尾了一辆豪车,而车主却出现在我面前,对我产生了兴趣。

某天,我发现了他的不可告人之秘。

1

“兔儿姐姐,你快来!”

我躺在大胸妹的怀里,喝得烂醉如泥,而我的两个跟班在扭动身体跳舞。

阎王爷真是个吝啬鬼,连工资都不发给我,我这个月想要喝西北风吗!

我每个月的供奉都很微薄,根本不够我养家糊口。如今的打工人真是苦不堪言。

“兔儿姐姐,阎王爷来了。”大胸妹急忙起身,老老实实地盘坐着。

她是我在殿里长得比较漂亮的蛇姑娘,但排在我之后。

我的两个跟班也乖乖站好。

整个殿堂刹那间安静下来,醉意全消,我咆哮道:“阎王爷你这个吝啬鬼!你好意思来见我?!我兔儿神的薪水要涨!”

寒风阵阵吹来,阎王爷那张黑脸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我立即清醒过来。

我一脸奉承的表情,抱着阎王爷的胳膊:“二大爷,看您,以后的辛苦活累活就交给我吧,您都累掉头发了。”

哈哈,阎王爷可是我的大二哥啊,我有这个身份也不简单。

无论要办什么事,在阎王殿里,我可是很有地位的。

“胡兔兔!”

“二大爷,您可别这样!我说过不要叫我本名!”

阎王爷发怒起来还真是可怕啊。

就因为我犯了一点小错误嘛。

黑白无常这两个家伙天天到我殿里闲逛,我还以为他们是来找我帮忙牵姻缘的,但阎王爷不同意。

我一拍板,就帮他们牵上了线。

反正我在老板那儿有点亲戚关系,好说话嘛。

谁知道他们居然跑去阎王爷那里告状,说我毁了他们的姻缘。

我:?

没想到正派的事情做错了。

他们一边哭一边说:“听说兔儿神殿里的男人个个腹肌八块,我们两兄弟就想过来瞧瞧。”

这么简单直接地告诉我不行吗?我给他们带几个去!腹肌八块有什么难的?给他们带些一百八十六块的过去!

第二天,我就带了一些过去,还想顺便帮他们牵个线。

黑白无常他们可是有钱啊,我可得狠宰他们一把。

谁知道他们只是想请186的腹肌哥当他们的健身教练。

谁能懂呢?

“胡兔兔,现在就滚回人间历练!”

我大二爷一般不发飙,一旦发飙就没人敢接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突然踉踉跄跄地摔倒在地上,紧紧抱住我二大爷的腿求饶:“哎呦~不要踢我嘛,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赶走它呢~”

“你简直就是个小祸害!你说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

嗯……就是天上的、地上的、地底下的,我都挑起过事端,这样说可以吗?

我二大爷看到我纵容不改,愤怒至极。

没办法嘛,兔兔皮厚。

“小家伙,滚开!”他一脚甩开我,将我甩到一边。

我眼睁睁看着他的秃头:“真是不争气啊,我可不是小家伙,我是兔大王!”

2

哦豁,好久没被我二大爷踢飞了,还是一样的爽快。

他的一脚直接将兔大王踢到人间。

我来过好多次,很熟悉。

只是,我二大爷他娘的没给我零花钱啊!

开心的事,瞬间破碎了。

我给几个鬼差打电话,让他们告诉阎王:快点把钱给我送来。

为什么不直接找我二大爷呢。

因为他把我拉黑了,嘻嘻。

几个鬼差支支吾吾半天,让我别生气。

我威胁:“相信不相信我给你们拉上郎配!”

阎王殿那头怒吼:“相信不相信我让你永远回不来!”

我立刻挂断了电话,哈哈,有点胆小了。

这兔子神什么时候这么困难过!

想当年我跟在我二大爷身边捣蛋,天上地下无人不知晓我这个兔子神。

我做过最胆大的事情,就是把九尾狐仙的尾巴拔秃了。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最后好歹我的蛇妹子给我送了两个钱过来,还帮我找了她人间的销售高手,给我送了一间房子。

嘤嘤嘤,人间真是有真情,有真爱。

屁股一坐下,我反而不想回去了。

看我在人间发展发展,顺便把我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到时候回到阎王殿直接升级。

升级在手,天下我有。

我立即去天桥底下摆起了摊子。

没想到,这里还挺有竞争的。

五步一摊,十个摊子里九个是算命的。

我想出了个办法,让我的手下多找一些军队来帮我拉场子。

有了军队的支持,来找我算命的也多了起来。

不过我只算婚姻缘。

虽然我擅长算同性婚姻,幸好我还学了男女婚姻,不然还真对付不了他们。

第二天,我的小摊子被泼了一脸粪便。

“擦,谁干的!”

这帮白痴一个都不敢承认。

真把我气疯了。

嫉妒,肯定是嫉妒。

我不干了!受了多大苦,晒秃掉了都。

我气愤地转身准备骑车离开。

没想到我的小电动车被放了气,轮胎瘪得走不动。

可恶!我仰天长叹。

难道就没有人照顾我吗!

我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打算使用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特权。

我轻轻挥手,我的电动车瞬间长出两个兔子耳朵,灵活无比。

我高兴地笑了一会儿,路口突然冲出一辆劳斯莱斯幻霸。

我的兔子耳朵不受控制地撞上了它。

搞糟了,我追尾了劳斯莱斯幻霸。

跑也来不及了。

一个身材高大,宽肩窄腰的男子从车上走下来,他的鼻梁高挺,眉目深邃,气场也非常强大。

可以一眼看出他家境优渥。

我立刻换上了狗腿子的笑容,上前说道:“帅哥,您怎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啊?”

“你看,你把我的腿都撞青了。”我指着自己的腿说道。

帅哥邪魅地笑了笑,告诉我:“这是机动车道,你全责。”

我顿时感觉五雷轰顶。

要是早知道他娘的学个驾照,就算被人骂哭也没关系。

“维修费要五十万左右,你打算怎么解决?”帅哥淡定地看着我,他那一双好看的狐狸眼睛紧紧盯着我。

我嘴角勉强地笑了两声:“把我卖了也没法给你钱,不如你把我卖了吧。”

索性我闭上了双眼,开始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可以。”

我一愣,帅哥怎么这么爽快?

我有些犹豫地说道:“不如我给你算一卦,算算能不能抵债?我算卦的收费可不低。”

“可以。”

我高兴地说:“那就给我看看你的腹肌吧。”

这句话一出口,帅哥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凉了。

我强忍住尴尬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想看,只是纯粹为了算卦。”

“当然,光看您的脸也可以。”

我注视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越来越困惑。

他怎么完全看不出来呢?

一般来说,我一瞄就能知道对方的性别,年龄以及住址。

这个帅哥怎么一片一片的黑暗。

“您是不是曾经有过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