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快,在当晚的白山新闻和第二天的白山日报上,丁长生陪着市公司董事长唐炳坤调研的新闻就传达了出去,这一切都是为了粉碎丁长生失联的谣言。

陈平山最先看到了这条新闻,而网上的跟踪报道也在跟进,前几天刚刚有所起色的针对丁长生的谣言不攻自破,这让陈平山很是恼火。

此刻,在江都大学对面的一个小区的楼顶,丁长生静静地靠在一堵墙的后面,整个天台一个人都没有,他的手里拿着一架高倍望远镜,从这里可以看到办公室里陈平山的一举一动,甚至当陈平山翻过白山日报时,看到了报纸上的标题。

毫无疑问,陈平山是林一道的智囊团,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他一般不愿意亲自出马,但是陈平山不是别人,此人林一道的大脑,要想干掉一个人,最致命的一击就是大脑。

丁长生甚至都能猜得到,调查自己之前那些事的主意也是这个家伙出的点子,否则,不会有后来这些事,这个家伙不除,简直是后患无穷。

本来丁长生想着让贺飞顶下了那个杀人事件,投桃报李,林一道也该放自己一马,但是祁凤竹的突然死亡,让丁长生意识到,与虎谋皮这件事简直是太危险了,而且简直是不可能的。

像往常一样,陈平山出了办公室,上了停在办公楼前的奥迪车里,自己开车离开了江都大学,目的地是郊外的翠华山庄,林一道在等着自己汇报事情的进展,看来一顿训是免不了啦。

汽车疾驰在蜿蜒的山路上,这里虽然有几个弯,但是公路建设的都还算是宽阔,陈平山一直都在思索下一步怎么对付丁长生,这小子就像是泥鳅一样,滑不留手,每一步都会让你以为抓住他了,但是,当你感到触手可及时,他却在你眼皮子底下悄悄溜掉了。

前面就是一个小弯道了,这时在内车道居然有车逆行过来,车辆开的七拐八拐,好像是喝醉了一样,尽管陈平山猛摁喇叭,对方依然逆行占着自己的车道,而且速度还很快,不得已陈平山只得向外打方向盘,自己也成了逆行。

本来陈平山是一路向西去的方向,但是因为这里是一个小弯道,在这个短距离的地方,成了向北行驶,此时差不多十一点多,本来就是逆行,可是刚刚躲过逆行的那辆车,眼前忽然一道剧烈的光线射向自己,瞬间什么都看不到了,此时陈平山本能的向外打了一下方向盘,奥迪A6车在山道上迟滞了一下,然后翻滚着掉进了山沟里,上百米的山沟,奥迪车先是完全散架,然后起火燃烧。

光源的后面出来几个人,站在公路边,看了看底下,然后上了刚刚那辆逆行的车,匆匆驶去,好像从来没发生过此事一样。

其实那些光源不过是照婚纱照时补光用的反光器材而已,只是那些器材的面积够大,在一个转弯处出现的足够及时,而那辆快速逆行的车让陈平山产生了慌乱,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导致了这场看起来是因为车速过快而翻入悬崖的交通事故。

陈平山虽然是林一道的大脑,但是毕竟他不是集团的工作人员,和省公司办公室主任方志河不同,他只是一个大学教授,所以林一道在这件事上不能做过多的关注,但是陈平山在林一道心里的分量却超过了他们所有人。

“这么说,真是一场事故了?”林一道阴沉着脸,问前来汇报的方志河道。

“目前来看是这样,我干过安保,现场没有其他车辆经过的痕迹,那里是一个急弯,有老陈急刹车的痕迹,但是没刹住,在最弯处滚下山崖的,当然了,其他还在调查,关键是没有监控录像,很难还原事情的经过,只能是根据现场的痕迹来推断”。方志河解释道。

林一道尽管很恼火,心里有一股怒气无处释放,陈平山和他是发小,林家落难时,在一个大杂院成长起来的,自己这些年都是依靠着陈平山的辅佐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可以说,在自己的职场中很多关键节点都有陈平山的影子,现在居然生死两隔。

“这件事不能这么轻易地下结论,还要继续调查,老陈来这里不是一次了,这条公路走了也不是一次了,这次是不是太巧合了点?”林一道不满地问道。

“是,我会继续跟进”。方志河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时,丁长生已经坐高铁到了湖州,在湖州车站下车后,上了赵馨雅的汽车,到了他在湖州的出租屋。

电话是周红旗打来的,很简单的聊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他们事先约定,如果是事情成功,那么周红旗就会给丁长生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如果不成,这个电话也就不用打了,在丁长生离开省城后,和他一样,也有其他几个人各自背着背包离开了省城,奔赴全国各地,因为他们本来也不是江都人。

“祝贺你终于结婚了”。周红旗不温不火地说道。

“什么叫终于结婚了?我结婚还是很大的事吗?”丁长生反问道。

“是啊,但是很可惜,你跑到国外举行什么沙漠婚礼,我也没时间去参加,我结婚时你还来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要不然我给你补一件礼物吧?”周红旗笑道。

“算了吧,你给我打个电话就算是最好的礼物了,谢谢你”。丁长生由衷地说道。

这么棘手的事情,要想做到天衣无缝,也只有周红旗手下那帮人能做到,但是那些人基本都退役了,不过他们都是周红旗的手下,一个电话就来了,周红旗没有别的要求,那即是决不能留一点痕迹,事不可为不必为,但是要做,就要做到没有丝毫痕迹,让任何人都抓不到任何的把柄,因为他们都退役了,有了家庭和工作,不能让他们承担风险,这也是丁长生的意思。

这一点是丁长生欠周红旗的,当然了,这算是周红旗给丁长生的礼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