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非虚构故事,前1/2免费阅读。)

香港来的单亲少妇,勾引大陆帅小伙,高薪聘请男保姆“同居”。

这种只在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天降馅饼”,却真实地发生在深圳,砸到了从化州来的小陈脑袋上。

只不过,甜美少妇将他引诱到香港后,事情的进展却出乎所有人预料,超越了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极限。

一、单亲妈妈的“同居”邀约

2002年4月,广东已经迈入夏季,湿热的空气里,弥漫着躁动和欲望的味道。

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深圳,22岁的无业游民陈远林,正在著名的布吉市场,替姨夫守着他家的蔬菜水果批发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布吉市场远景

嗡嗡旋转的风扇底下,陈远林正趴在柜上,瞌睡连连。

这时,店里的座机突然响起,陈远林以为是下订单的客户,熟练地接起。

谁料电话另一头,却响起一个娇柔酥媚的女人声音:

“你好,我找陈远林。”

“我、我就是。凤仪?”没什么出息的陈远林,声音都激动得有些颤抖,电话对面,就是他朝思暮想的情人陈凤仪

陈凤仪

她是姨夫在香港的老主顾,在香港菜市场经营摊位,偶尔会来深圳这边进货。

而且,陈凤仪容貌秀丽,穿着时髦,在乡巴佬陈远林眼里,陈凤仪毫无疑问是香港飞来的金凤凰。

陈远林对陈凤仪一见钟情,没想到的是,陈凤仪似乎也想在这个精力旺盛的小老弟身上“找点刺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远林

每一次,都是陈凤仪报销所有费用,意乱情迷的两人在深圳的酒店里疯狂地宣泄着情欲。

每一次,陈远林都只能依依不舍地在边境口岸与她惜别。

为了排解思念,陈远林光是长途费,每个月都要花几百块(2002年),而陈凤仪也不时把电话打到店里来,为他节省一点钱。

短暂的沉默之后,话筒另一边传来银铃似的轻笑:“远林,我有事想要拜托你。”

“你说。”

你愿不愿意帮我照顾孩子呀?”

陈远林愣了一下,他想起陈凤仪在香港好像是有两个孩子,但她没有老公,是单亲妈妈。

这一愣,陈凤仪以为是陈远林不愿意,连忙补上薪水和待遇。

“当然啦,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就住在我家里,每个月再给你2000块工资,可以吗?”

当保姆?

陈远林心里有一丝抵触,一个大男人做什么保姆!

但转念一想,住到单身的陈凤仪家,两人朝夕相对,日久生情,自己肯定能顺利转正,成为她老公

想想带着“香港老婆”回老家化州时,村里人的恭维和羡慕,陈远林立刻答应了这件差事,然后带上所有积蓄,办理了双程证,为陈凤仪买好生日礼物,火急火燎地赶赴香港。

来到香港,陈凤仪将陈远林带到自己在屯门的家里,安顿他住下。

陈凤仪在屯门的住所

白天,陈远林要照顾两兄妹吃饭、上学。

至于晚上……嘿嘿。

陈远林想到可能会发生的事,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我一定要把这小富婆伺候得舒舒服服,叫她欲罢不能!

但事情并没有如陈远林所想的那样发展。

陈凤仪生日时,陈远林直截了当地向陈凤仪表白,陈凤仪说自己非常感动,但没有直接接受,而是继续保持着暧昧的气氛。

两兄妹交到自己手里之后,陈凤仪便开始人间蒸发,不仅晚上不回来住,白天也极少露面。

她回来过两次,急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对这个家没有丝毫的留恋。

当初承诺的每月2000块工资,陈凤仪也总是支支吾吾地敷衍。

不甘心的陈远林,开始跟邻居打听陈凤仪的事。

真相,几乎令他崩溃。

二、风流街后

经过陈远林的到处打探,他终于了解到“金凤凰”陈凤仪的私生活有多么放荡。

说起陈凤仪,爱八卦的街坊四邻都滔滔不绝地向陈远林爆料。

原来,陈凤仪在香港有“街市皇后”的美称,情史不可谓不精彩。

香港某街市

1993年,她跟一个姓詹的男人结婚,生下儿子詹柏渝。

但刚20岁的她沉浸在香港繁华的夜里,每日纵酒放歌,四处狂嗨,三年之后,丈夫就撇下孩子,离她而去。

离婚之后,陈凤仪更加肆无忌惮,四处和男人搞暧昧,但这些男人都只图一时之快,并不想跟她有太多瓜葛,她又为一个姓陈的男人,生下了一个女儿,两人甚至只是同居关系,还没有结婚。

喜当爹的陈某,也很快撇下母女二人,消失在香港的巷尾街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凤仪与儿子的合照

破罐破摔的陈凤仪,依旧继续着放荡的生活,在香港名声臭了,她就去大陆玩点新鲜的,陈远林就是她的“收获”之一。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两个孩子到了快上学的年纪,开销骤增,陈凤仪也开始考虑结婚的事。

当然,又穷又傻的大陆仔陈远林,陈凤仪肯定瞧不上。

这个不在乎自己带着俩“拖油瓶”的痴心小子,充其量是备胎中的备胎。

她现在的猎物,是同样做果蔬生意的香港人吕某。

为了让吕某对自己爱得死心塌地、爱得痴狂,陈凤仪隐瞒自己单亲妈妈的事实,谎称自己家住着的是亲戚的孩子,而自己也只是有过一次短暂婚姻的“纯真少女”。

这时,陈凤仪心生一计,让那个发誓会对两个孩子“视如己出”的傻小子来照顾孩子,自己则搬出去跟吕某同居,只要怀上他的孩子,其他的事,不过是顺水推舟。

到时候,只要给陈远林结清工钱,把他赶回大陆就好。

得知真相的陈远林,陷入极度的震惊和愤怒之中。

陈凤仪,根本只把他当作一只在大陆随手捡来的玩物!

此时,陈远林到香港已经3个月,一直在倒贴生活费、给两个孩子买菜做饭的他,已经身无分文,香港通行证也马上就要到期。

2002年7月25日,陈凤仪已经消失多日,距离陈远林的通行证到期,还有不满24小时。

备受打击的陈远林,抹着眼泪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收拾行李,他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愤怒。

他不光是舔狗,还是耗尽全部积蓄,白给人打工带孩子的究极舔狗!

扑街!陈远林在心里咒骂着陈凤仪。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巧不巧,这时客厅传来阵阵孩子的嬉笑。

但在陈远林耳朵里,陈凤仪的这两个小崽子,像是在嘲笑他的愚蠢,在用刀子割他的心。

陈远林沉默地来到厨房,拿起一把锋利的菜刀,转身,朝客厅的两个孩子缓缓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