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临安从齐河市搬到了临水市,也因此从齐河中学转到了临水中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李临安走进临水中学的教室时,他不禁跟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身体。他看到教室里的同学们穿着各种奇装异服,男生和女生都化着浓妆。教室里不是在做试卷习题,而是在玩骰子和喝红酒,热闹非凡。

李临安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开始与旁边的同学张国伟交谈。“同学,我是刚转学过来的,没有临水中学的校服,所以没能穿。”他问道:“为什么你们都没有穿校服?”张国伟回答道:“我们学校没有统一的校服。如果我们都穿一样的,那就失去了个性啊。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服装不好吗?”

李临安看见一个同学在窗户旁晃头摆脑,发型夸张且染成各种颜色。他问道:“那个同学的发型这么夸张,不怕被老师批评吗?”张国伟解释道:“那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个性。难道展示个性也会被批评吗?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剪得一模一样的短发,那我们和工厂里的产品有什么区别?”

李临安疑惑地继续问:“教室里这种状况,老师来了会怎么样?”张国伟回答:“老师上课,我们做我们的事。互不干涉。”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好了好了,不说了,要上课了。”李临安望向教室门口,担心老师看到他们在交谈。张国伟笑着说:“我们是有言论自由的。我们有嘴巴就是为了说话而存在的,不说话那嘴巴还有什么用呢?”

李临安看到一些同学迟到,进教室时老师已经在讲台上,教室里只有不到一半的学生。“为什么这么多人迟到?”他问道。张国伟答道:“这很正常,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李临安继续疑惑:“他们不怕被罚写作业吗?”张国伟解释道:“上不上课是每个学生的自由。怎么可能只因为一个铃声而打乱自己的安排。如果一个铃声就能召集所有人,那我们和被驯服的野兽有什么区别?和马戏团笼子里的动物有什么区别?”

李临安看见教室后门的两个同学在接吻,男生还在乱摸女生,他惊讶地说:“他们在学校里接吻?这太不雅观了!”张国伟回答:“这很正常啊。”李临安继续问:“学校不会禁止谈恋爱吗?”张国伟说:“有什么禁止不禁止的?谈恋爱是每个人的自由。哪个人或机构能够限制人的本性呢?”李临安想了想:“在我以前的学校是不允许谈恋爱的。老师们说谈恋爱会影响学习,还会分散同学们的注意力。”张国伟嘲笑道:“真可笑。如果怕谈恋爱影响学习,那就让老师们都离婚吧,做一个表率。这样就不会影响上课了!”

这时,老师讲课讲到了一半,突然,有一个同学冲着老师说道:“老师,王俊成同学在睡觉。”所有同学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了趴在课桌上睡觉的王俊成同学。李临安心想:王俊成被人打报告,老师看到他在课堂上睡觉,他肯定要被请家长。

可是没想到这时老师却低声说:“哦,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见王俊成同学在睡觉,是老师讲课的声音大了,是老师的错。”李临安觉得不可思议,下课后,他又和张国伟聊了起来。“为什么王俊成上课睡觉被发现了,老师还认错?”“老师讲课的声音那么大,吵到人家王俊成同学休息了,当然要认错啦。学习那么辛苦,王俊成同学那叫劳逸结合。而且,万一人家王俊成同学,是因为昨天晚上陪朋友通宵打麻将,才在课堂上睡觉的呢?那老师岂不是犯大错了。”

不一会儿又上课了。课上到一半,同学们就都陆陆续续地走出教室,完全不把正在上课的老师放在眼里。原来,这些同学都是去食堂吃饭了。“难道不应该是听到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才该去食堂吗?”“要是真的等到下课铃声响起来才去的话,你想想,全校学生都在那个时候去吃饭,那该多挤啊。现在,大家想去食堂就去食堂,多方便呐。而且,万一打铃的时候,同学们没有饿,也要去吃饭吗?万一,没有打铃同学就饿了,也要饿着肚子等打铃吗?荒谬,当然是,想去食堂就去食堂啊。这才合理嘛。”

在临水中学上完一天的课后,李临安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放学前,他赶紧问了问张国伟。“张国伟,你发现没有,今天的老师不对劲。”“没有啊,很正常啊。”“今天,老师竟然没有布置作业,也没有发试卷,更没有提考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来就没有作业啊,我们学校从来都没有发过试卷,更别提什么考试了。要是每个老师都给我们发一套试卷,那我们放学还哪有时间玩啊?”“不练习,不做题,不考试。那怎么提高我们的学习成绩,我们怎么查漏补缺?以后高考怎么办?”“高考不就是一场考试吗?而且还早呢,着什么急啊。再说了,再怎么高考,也不可能让我们用课余时间做试卷啊。你想想,玩重要,还是区区一场考试重要?”

第二天早上四点过,李临安就起床开始看书。没想到却被室友们举报,说他打扰大家休息。室友们说,他们每天都是睡到自然醒的,现在被李临安吵醒了,担心破坏自己的生物钟,而且没有睡好,可能对一整天都有影响。生活老师知道李临安的这种恶劣的行为后,对李临安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并且在全校通报。可是念在李临安是初犯,就网开一面,没有将李临安开除学籍。

临水中学的一切,都让李临安觉得不适应。可是,人只有适应环境,才能够存活下去。临水中学的规则,李临安也慢慢学会了。以前在齐河中学,每天都有做不完的题。可是,现在在临水中学,没有任何作业。李临安回到寝室,无事可做。李临安便和同学们一起玩游戏。一直玩到凌晨。

第二天早上,李临安醒来时已经是十点钟。他赶到教室时,老师正在上课,看见他迟到了,但并没有责备他。李临安坐在座位上,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就这样,他逐渐融入了临水中学的生活。

几个月后,因为李临安父母的工作调动,他全家搬回了齐河市。于是,李临安也从临水中学转到了齐河中学。一大早,李临安自然醒后,吃完早饭后悠闲地走进了教室。但老师并不满意。

"李临安,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上学?你不仅迟到了三个小时零八秒,还没穿校服!""迟到而已,我来了就行了嘛。校服又怎样?每个人都一样穿,无聊!""你还顶嘴!你的作业呢?""作业?那么多作业我怎么做得完。如果我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写作业,哪里还有时间玩呢?而且这些作业都已经有答案了,再做有什么意义呢?""太过分了,你得抄写今天上午的试卷十遍,下午我会检查。"

李临安对老师的话不以为意,上课时他依旧趴在桌子上睡觉。"李临安!你竟然在上课时间睡觉!""什么?吵什么?"李临安被老师的声音吵醒了。"你知道试卷的答案吗?""睡个觉而已,学习很辛苦,我这叫劳逸结合。你吵醒我上课,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早上晚起是怕吵到邻居休息。好了,别说了,我去食堂吃饭了。"

"现在还没有下课,还在上课!""如果等到下课去食堂,那人挤人的。现在去多好,从容不迫。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现在饿了,我就是想吃饭,你不想让我饿死在这里吧?""好吧,李临安。只要你明天考试能进班前十名,这些问题就一笔勾销。要是你考糟了,我们就把新旧问题算在一起!""屁啊。""什么叫屁啊?""就是屁嘛!"说完,李临安走出教室去了食堂。第二天,当他看着一张张白纸时,他一脸茫然。对于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习题的他来说,这些题目简直像天书一样。他只交了一张白卷。

还没等老师发火,李临安就申请转校,他要回临水中学。他觉得那才是好学校。然而,当他到达车站时,售票员告诉他,并没有他所说的"临水市",也没有所谓的"临水中学"。李临安不相信,他决定自己去找。他发誓要找到临水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