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3月28日6时40分,长春市宽城区奋进乡派出所接到蔡家村村民刘某月的报案,称他的哥哥刘某喜家出事了,自己12岁的侄子刘某南满脸是血地躺在厨房的地上,自己的哥哥刘某喜和嫂子张某梅也生死不知。奋进乡派出所所长赵敏得知情况后带了两名民警一路驱车于7时20分抵达蔡家村,跟着刘某月的指引来到刘某喜家,打开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看到刘某南躺在厨房的地上,已经气绝身亡;刘某喜死在东屋的门口,而刘某喜的妻子张某梅死在西屋门口。经勘查,三人皆死于锐器伤,都系他杀。

一家三口全部被杀,性质非同小可,赵敏所长立即将情况上报给宽城分局刑警队请求侦技人员火速出现场。而自己则组织警力将现场保护了起来,等候上级公安部门的到来。

在等候增援的时候,赵敏向刘某月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3月27日晚上,侄子刘某南的一名同学(住在刘家隔壁)来他家找他,说平时绝少缺课的刘某南已经三天没有去上学了,班主任要他来刘家看看是怎么回事,他来到刘家门前,看到大门紧闭,三间砖瓦房的窗户内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所以就来找刘某月。

刘某月当时也立即纳闷了起来,哥哥刘某喜一家的确有几天没什么动静了,不过他以为刘某喜一家应该是去嫂子的娘家小住去了。直到第二天也就是3月28日6时30分的时候来到哥哥家门前,看见大门的暗锁锁着,于是就绕到厨房的窗前探着脑袋往里看。结果一看不要紧,当场吓得一魂出窍二魂升天,自己的侄子刘某南躺在厨房的地上一动不动,双目圆睁着。刘某月不敢进屋,慌忙去打电话报警。

8时10分,长春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孟凡来副局长、刑警大队张方明大队长以及宽城分局李春堂局长和卢锋副局长带领四十余名刑侦和技术干警赶到现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春市公安局

经过初步勘察,刘某喜一家三口的头部均有小口径子弹的贯通枪伤,身上还有几处锐器伤,根据尸检,三人的死亡时间大约在五天前。

屋内有人为翻动的迹象,根据刘某月的清点,刘某喜的BP机和一辆26型“金狮”牌自行车不见了。

金狮牌自行车广告说明书

现场勘查表明,刘某喜家的门窗都没有任何损坏,也没有任何撬压迹象,应系熟人敲开刘某喜家的门后进屋行凶。蔡家村是个只有600户、2200多人的小村子,这几年靠着种大棚蔬菜发家,进入小康水平。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如此惨烈的命案,而且是刘某喜一家满门皆亡,是谁如此凶残,对向来与人为善的刘某喜一家下此毒手?

此案惊动了吉林省公安厅,赵永吉厅长专门对长春市公安局彭祖尧局长下达批示:“命案接连不断,万望抓紧破案,严厉打击。

彭祖尧局长不敢怠慢,亲临宽城分局听取孟凡来副局长和张方明大队长对本案的汇报,并下达指示:“一定要拿下此案,惩凶安民。

在彭祖尧局长的亲自布置下,现场的市局刑警大队、分局刑警队以及奋进乡派出所组成联合专案组,就地开展案件的侦办工作。奋进乡党委以及蔡家村党支部也全力支持,发动全乡党员干部为专案组空出了最好的房子,全力以赴配合工作。蔡家村村民群情激愤,纷纷要求找出凶犯,为刘家复仇,表示一定配合公安机关工作,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的民警身穿的是图中所示的95式警服

经查访,死者刘某喜是村里的木匠,一贯老实憨厚,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作风极为正派,在村里口碑很好。1995年刘某喜又学会了装铝合金门窗的手艺,很是赚了不少钱,与全村人相处得都极为融洽,从来没有什么矛盾。

刘妻张某梅持家有方,是远近闻名的贤惠媳妇。刘某南也安分乖巧,在学校中也是老师同学公认的好学生。更重要的是,刘家三人都笃信佛教,只吃素不吃荤,这一点村里人尽皆知,都说刘某喜家一家人都是好人。

不过,刘某喜在1995年之前曾经在四马路一带蹲过市场,给人打短工,和一些打短工的人交往较多,因此这些人成了专案组的重点排查对象。

90年代长春市区街景一角

在排查中,专案组得知:刘某喜在打短工的时候和一个姓齐的和一个姓马的关系比较密切。春节前几天,刘某喜觉得要经常去城里干活,需要一辆摩托车代步,于是拿出自己的积蓄六千多元,又从亲戚处借了三千多元凑齐了一万元交给那个姓马的人,请他帮忙买摩托车。

刘某喜的父亲说:“老二(指刘某喜)在3月23日的时候情况告诉我说:买摩托车的钱已经给了姓马的,马认识外贸的人,能买到进口摩托车。

90年代的摩托车

由此,那个姓马的成为专案组接下来的排查重点对象。

下午15时左右,专案组在建设街附近的一幢刚刚交工的民居楼里找到了正在那里干装潢活的马某,立即被带到宽城分局刑警队接受询问。

马某真名叫马英,时年28岁,户口落在自强派出所管内的其姐姐家,以干临时工为生。马英一来到宽城分局刑警队就显得极为紧张,面对询问,马英承认自己认识刘某喜,而且关系还挺不错,其他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

问:“就这些吗?没有摩托车的事?

答:“摩托车?什么摩托车?

问:“刘某喜要你帮忙买摩托车并给了你一万块,你不知道?

答:“天地良心,我知道刘某喜要买摩托车,可这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一万块他也没给我。

问:“刘某喜的家人可不这么说,他们很肯定的说这一万块就在你的手中。

答:“我不知道,反正这事跟我没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90年代的某地摩托车交易场所

随后,预审员将暂时将摩托车的事放在一边,转而追问马英3月20日至3月28日这几天的行踪,不过之前还坐立不安的马英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回到了镇定自若、对答如流的模式。这几天中每一天的具体活动都事无巨细地说了出来,而且每个时间点都说出了可以证明的证明人的姓名。

不过,在核实的时候,发现马英在3月22日18时至21时这三个小时的活动情况无人可以证实,同时又查出马英在部分时间点上存在说谎的情况,马英身上的嫌疑越来越大。因此,专案组将马英收监,并对他实施狱侦监视。

3月31日,马英突然要求交代问题,他交代:刘某喜一家遇害是他的哥哥马强和另外一个叫“木子”的人合伙干的。可是,他交代的马强和“木子”杀人的过程和现场勘查结果还原的作案过程并不完全符合。经查,马强时年32岁,住在九台市团结街树仁委二组,当时无业,曾经因为盗窃被公安机关收审了一次。

专案组随即到马强家找人,但马强并不在家,他的妻子说马强出门做买卖去了,但是去了哪里她不知道。

同时,专案组查那个叫“木子”的人,虽然查到确有其人,但这个“木子”在案发时并不在长春地区,根本不具备作案时间。

一张1996年民警审讯嫌疑人的老照片

鉴于马英在3月31日的供词真假参半,专案组立即抓住这个漏洞,猛攻马英供词中的自相矛盾之处,面对无法解释的破绽,马英于4月1日终于供认:在春节前,刘某喜的确曾给他一万元钱托他帮忙买摩托车。但是他根本没有什么外贸局的关系,也没有帮忙买摩托,反而在春节期间花天酒地,还为自己6月准备结婚买了一堆东西,花掉了其中的一千元。

因为害怕没法跟刘某喜交代,于是将这事告诉了他的哥哥马强,马强听后对他讲:“这有啥难的,我把刘某喜杀了,你就不用还钱了。”马英以为哥哥是在开玩笑,直到马强把托人从九台买的一支发令枪改造的小口径手枪和一包小口径子弹放在自己面前时才知道马强是在玩真的,但碍于哥哥的压力已经骑虎难下,只能跟着马强一条道走到黑。为防止枪不好使,兄弟俩还买了两把尖刀以备万一。

3月22日19时左右,马强和马英乘坐出租车来到蔡家村敲开了刘某喜家的门,刘某喜和张某梅夫妇热情地款待了这兄弟俩,聊了一阵子后,马强提出要喝水,刘某喜就引他到放着水缸的东屋,然而马强却趁着刘某喜不备,掏出小口径手枪对刘某喜的后脑开了一枪,刘某喜当场丧命。而当时张某梅在西屋和马英一起看电视聊天,根本没听到东屋的动静。马强回到西屋,直接用小口径手枪对着张某梅的头部开了一枪,将张某梅打倒。

唯恐刘某喜和张某梅不死,马强从马英身上拿出尖刀,分别对着刘某喜和张某梅身上又猛刺了几刀,然后又在屋里粗粗翻了翻,没找到任何钱物,只好拿走了刘某喜的BP机。

当马氏兄弟准备走的时候,刘某喜的儿子刘某南从邻居同学家看完电视回来,因为刘某南认识马英,所以回家看到马英还热情地打招呼叫他“马叔”。然而就在这时,马强又丧心病狂地对着刘某南的头部开了一枪,又对着倒在厨房地上的刘某南连刺几刀。然后两人骑着刘家的金狮牌自行车逃离现场。小口径手枪被马强扔到蔡家小桥下的一个小水库中,尖刀被扔在距离刘家不远的一个村民家的院子里,自行车被扔在柳影派出所管内的一个小胡同里。

在蔡家村村委的全力配合下,专案组调来抽水机排空了那个小水库的水,找到了那把小口径手枪;很快尖刀和自行车也被热心群众寻获。同时,专案组向全国发下通缉令,通缉出逃的马强。

4月2日,河南省伊川县发来消息,说有人看到马强躲在伊川县澎婆村的姐姐家。专案组立即派出抓捕小组火速赶往伊川县,在伊川县公安局的协助下在4月5日包围了澎婆村马强的二姐家,并在当晚19时破门而入,将正在院子里散步的马强生擒活捉。经突审,马强对自己杀害刘某喜一家三口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细节过程和马英的供词完全一致,至于他的杀人动机,说出来后让侦查员们气愤不已:

我因为去九台做买卖,向我弟弟(指马英)借了七千元钱,我一时间还不上钱,而我弟弟又很快要结婚,急需用钱。所以当我听我弟弟说刘某喜给我弟弟一万元买摩托后,就提出把刘某喜杀死,这样刘某喜的一万块就归我弟弟了,我欠我弟弟的七千块钱也不用还了。

杀掉刘某喜一家三口后,我一直心慌,心烦意乱,回到九台家中后好几天都梦到刘某喜和刘某南睁着眼睛瞪着我的样子,所以我决定离开九台出去避避。3月28日我从九台到了北京,然后从北京乘火车到洛阳,然后又转汽车于4月1日到伊川县的二姐家躲躲,没想到你们今天就找到我了,呵呵,今天是我生日。

马强,今天是你这辈子最后一个生日了!

一念之差,刘某喜一家惨遭灭门,马强的家庭也就此破碎,而马英尚未建立的家庭也灰飞烟灭。

4月9日中午,抓捕组押解马强搭乘213次旅客列车抵达长春站——

90年代的长春站

最终,马强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马英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具体刑期欢迎知情小伙伴积极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