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加代的话,老黑皮第一个站了起来,说:“代弟,你要说这话,以后就是自己家人的项目了。那什么,我先表个态。陈跃兄弟是吧?”

“哎,皮哥,你好。”

“没说的,你跟代弟这关系,跟我们就是自家兄弟了,往后有什么事需要你皮哥的,你说句话。”......

一帮社会纷纷表态,相互握手,开始喝酒了。过程中,加代很捧陈跃。一帮社会也不停地给陈跃敬酒。简单的一顿酒,化解了社会对陈跃的敌意,并且给陈老板赢得了面子。

没过两天,陈耀又给加代打电话了,“代弟啊,你来坐一会儿呗。”

加代一听,“还是社会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呃,还是社会。你来坐一会儿吧。”

加代又去了,还是老套路。广州、东莞周边地区的几个社会,都不是大社会,加代一出现,一马平川。陈跃又结识了一批社会哥们......

第三轮是白道,项目相关方。加代进门一看,有市总公司的,分公司的以及相关职能部门的。加代全都认识,一一握手致意。也都很给面子,说:“代弟来就行。任何人面子不给,也要给代弟的面子......”这一天晚上加代喝多了,跃哥是千杯不倒。后半夜两点多,酒局散场了。陈跃扶着加代上了车,准备让司机把加代送到表行。陈跃说:“代弟,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的话,跃哥再找你。”

“跃哥,你上车坐一会儿,我说两句话再走。”

陈跃往车里一坐,“代弟,你吩咐。”

加代点了一根烟,“跃哥,我加代在深圳混了十来年社会了,我能玩到今天,我凭借的就两个字。知道是哪两个字吗?”

“你说。”

“仁义!”

“啊,听过。绝对知道。你加代老弟在深圳的名号千里之外我都知道。”

“不用那种捧。捧我的人太多了。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我也明白。跃哥,你想在深圳做生意,代弟绝对捧你,因为还有广义商会这边的面子,我得兼顾。但是我给你提个醒,这一个礼拜喝三场酒了。可以,社会也好,白道也好,我都帮你接触,我都捧着你。要是维人,就往好了维,就要维到。别打着我的名义,或者说借着我的面子去利用那帮哥们,那就不好了。懂我的意思吗?”

“代弟呀,你多心了。你别看人我是个商人,是个生意人,我骨子里边是向往社会的,我向往江湖的快义恩仇,那种大仁大义。代弟我是想借助你的面子,跟大家打个招呼,让他们别欺负我们。其实凭良心说,代弟,我能利用他们什么呀?”

加代一听,“那就行。我没别的意思。耀哥,买卖呢,你就好好干,往大了干!社会也好,白道也罢,有什么需要我的,你就说话。你也别忘了,今天晚上你对我的承诺。”

“你放一万个心。代弟,不可能的。我对你的承诺,我绝对做到,买卖往好做。”

加代说:“那行,我明天就要回北京了。”

“不是,你不在这边了?”

“我得回北京。这边有什么事的话,你直接找我那个兄弟江林,江林和我一样,都能帮你。”

“我知道江林,我知道。那明天我就......”

“你不用管我。你下车吧。”

陈跃下了车,车门一关,加代一摆手,“我走了!”

杜哥是市公司新来的副经理,和大加代认识,但不是那么特别熟。杜哥正准备上车,陈跃看见了,一摆手,“哎,杜哥,喝好没?”

“喝好了。跃弟,你和我代弟好好处。我告诉你,在深圳没有不怕我的。我就跟加代好。我跟你说,这小子讲义气。他讲义气是刻在骨子里的。我们的老大老徐全都跟他好。你别看他年纪不大,做事绝对靠谱。人家明白做事不给哥们添麻烦。今天晚上他能跟你一起过来,跟我们说以后照顾你,你放心吧,杜哥一会儿把电话给你,任何需要的,直接联系你杜哥。”

“杜哥,好哥们,一辈子。”......

就是这样,陈跃黑白两道也结交哥们朋友。

加代回北京了。江林也经常给加代打电话汇报工作。对于陈跃,江林汇报最多的就是,“哥呀,今天晚上让我帮着谁谁谁谈的事,今天出去一起吃的饭......我昨天晚上领左帅去打架了。”

加代一听,“打谁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是帮跃哥。我们到那边,对方一看是我们,就给面子了,也没打起来。”

“哦,没别的事吧?”

“没别的事。”

“江林,你感觉这人怎么样?”

江林说:“还行吧,反正跟我们没有什么太大利益,还凑合吧。”

“行,那我知道了。他这边找帮,还得要帮。毕竟还有朗文涛的面子。”

“好嘞,那我明白了。”
一晃过去了两个来月。陈跃的项目评估团队来了,对丽美别苑进行投资评估和前景分析。十几个人的团队几天评估和分析下来,项目的收益率比可研还要高。预估一两年以后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是财务总监提出了一个问题,“陈总,我们给广义商会几个副会长以及骨干的股份和投资额是成正比的,而且随着二期开发,他们也会接着投资。唯独副会长加代的投资额和所占股份有点问题。”

人心隔肚皮,真假难辨。人与人的交往最可怕的是利用你的资源,织成一张网,最后将你一脚踢开,让你落入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