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坐落在硅谷的唯一一家华裔背景、专注AI投资的早期风险投资机构,投资节奏平缓稳健,虽然每年只投5-7个精细挑选的高质量项目,但是每天的日常工作像极了一个活跃的初创公司,内部建立了AI驱动的工作软件,主动source早期创业项目,与创始人的沟通会议从早上排到晚上,9点多下班对于他们而言是常态。

相较于坐在豪华办公室,被动地等待创业者登门求助的姿态而言,他们显得尤为主动,每天穿梭在各种的的科技会议,咖啡店和创业者的办公室里。更有趣的是这家机构的3位合伙人均非传统金融背景出身。

长久以来,创始人Jay Zhao(赵杰)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张有显年代感的黑白色海报,内容是第一台蒸汽机的机械原理,蒸汽机与风险投资之间存在何种关系?

生产力的大幅提高。”Jay表示:这张海报提醒我,每一项技术突破都会在社会中释放出巨大的生产力,从而释放出价值和财富。就像工业革命如何解放劳动力并加速生产一样,人工智能自动化时代将以多种方式为人类创造巨大价值。

Leonis Capital Founder Jay Zhao(赵杰)

Jay曾经是一名创业者,也是一位拥有10多年风险投资经验的老兵,历经了从云计算到移动互联网的变革时代,投出了Marqeta、Anaplan等上市公司。此前管理的第一支基金也获得了10倍以上回报,他没有选择退休。

早在2020年GPT-3对少数开发者外发布的时候,Jay非常兴奋,他预感到下一个技术投资时代即将到来。

在与英伟达、DeepMind、Google、OpenAI的资深工程师深入探讨了这场技术变革所带来的范式影响后,他坚信下一次技术变革,将带领人们进入由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去中心化协议驱动的超级周期。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Now is the time。”Jay说道,Leonis Capital应运而生,Leonis的初衷在于通过第一性原理的深度研究的方法论,来挖掘能够利用新的AI/LLM技术的早期投资机会和「非共识」的创业者。Leonis基金的LP也包括硅谷的AI高管和技术大佬,比如 OpenAI 的创始工程师 Jan Leike, 英伟达CEO黄仁勋任命的特殊AI项目的负责人Jeff Tseng, 前Meta AI团队负责人Jonathan Eng, 以及从0到1创办金融科技AI公司Upstart (NASDAQ: UPST) 的创始人Paul Gu.

Jay也迎来了他的另外两位「非共识」的合伙人,一位是Val Gui,此前创建过两家比较成功的公司,也曾任职YC founder、Upstart VP,拥有多年丰富的带领机器学习工程师团队的运营经验;另一位是具有AI学术背景Jenny Xiao,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期间长期研究中美AIGC大模型产业,并发表多篇AI相关论文。

中美不同发展路径之下AI如何投资?如何寻找「非共识」企业家?变局之下风险投资人如何保留初心?「钛媒体创投家」与Jay和Jenny展开了一场深度对话。

差异与共性

“中美国情不同,在AI发展方面必然会走向不同的道路。”Jenny向钛媒体创投家表示

在她看来,2019年的GPT-2、2020年GPT-3的出现算是AI科技真正意义上的突破,底层技术的快速进步使得人工智能复兴,并触及越来越多的行业。2022年末风险投资圈的疯狂着实有些后知后觉。

在美国市场Leonis Capital重点投资三个细分领域:AI驱动的To B软件产品的本质转型、具有天然壁垒的垂直领域AI的应用、开发者工具。Jenny表示:“第一,美国To B市场的环境相较于国内较为成熟,且具有增长空间;第二,横向AI领域,比如AI+邮件、AI+销售、AI+HR类产品没有护城河,产品容易被复制、很难在一个产业内继续深耕下去,所以更喜欢垂类的AI应用产品,比如AI+金融、AI+法律、AI+医疗等等,该领域需要较强的行业知识和行业背景,具有一定的壁垒,Leonis Capital判断在这几个大的垂直领域将会万亿级的AI-native公司产生;第三,开发者工具就像是淘金时候用的铲子,且具有市场空间,在美国有很多公司已经在应用AI了,在应用AI的过程中开发者工具是必不可少的”

并预判,未来2-3年美国To B SaaS企业要么会成长出新型的独角兽企业,要么新型SaaS企业有机会被大型企业并购,此前的传统SaaS企业也会因为AI的赋能变得更加有价值。

判断市场的另一个指标是「可持续性」。在Jenny看来,投资一家公司是希望它在未来5年、10年能够持续的活下去,在硅谷烧钱不一定可以把项目“堆”起来。

再看中国市场,近日首批大模型版号正式发放,百度(文心一言)、智谱AI(智谱清言)、百川智能(百川大模型)、抖音(云雀)、中科院(紫东太初)、商汤(商量SenseChat)、MiniMax(ABAB大模型)、上海人工智能实验室(书生通用大模型)、华为、腾讯、科大讯飞,作为第一梯队已逐渐向公众开放。

“中国似乎是除美英垄断之外,唯一一个自行开发自己模型基础设施的国家。除此之外,中国的开发者在硬件层面上也越来越独立。为了应对美国制裁的威胁,中国公司越来越多地转向国产GPU,如华为的Ascend 910,这些GPU帮助训练了PanGu-α和ERNIE 3.0 Titan等生成式人工智能模型,为生成式人工智能生态系统奠定了基础。”Jenny表示。

Jenny认为,国内发展最迅速的领域之一是AI视频生成,尤其是数字人和视频营销。与西方的AI人物形象和数字人初创企业追求的性能不同,西方公司注重功能性,中国公司更加注重形象好看和娱乐价值,正如AI恋人、虚拟主播、虚拟艺人的存在。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的电子商务领域更加注重视频而不是文本或图像。中国有一个庞大的视频营销行业,企业会通过直播和短视频销售产品。

Jay补充道:“AI不是一个风口,如果投资人或是创业者把这个看成风口的话,就容易陷入着急浮躁甚至FOMO (fear of missing out) 的心态,从而低估它在未来30年、50年所能创造的价值和影响,AI是一个跨百年周期的趋势变化,未来的工作、生活都将无形的与AI相融合,它的影响力如何蒸汽机所带来的工业革命,更近一点的例子如同互联网,看看当下,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互联网所产生的影响力和创造的价值。对于创业者而言,当下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下一代「非共识」创始人

寻找下一代高质量、非共识创始人是Leonis Capital做早期风险投资的“秘诀”。

这或许与Jay的个人成长经历有关,在Jay十几岁的时候,他在学校总会提出一些超出“考试区”以外的问题和思考,这对于按照教学大纲教学的老师而言,他是个“麻烦”的学生,同学也向他投来异样的眼光,认为他是一个奇怪的孩子。

Jay的母亲注意到了他在困扰,向他提出两个解决方案,一个是外出打工离开学校,一个是申请海外学校离开中国,Jay选择了后者,成为镇子上为数不多小小年纪独自出国的孩子。

在美国读书、创业、从事风险投资行业工作的近20年,不论从移民背景还是工作背景来看,Jay或许一直都是主流意义之外的「非共识」投资人。刚入行时他对风险投资历史颇感兴趣,他观察到像史蒂夫·乔布斯和斯蒂夫·沃兹尼亚克这类的创业者,并非传统意义上,一眼可以辨别出的优秀创业者,但是他们身长却拥有着一个共性,即对于新周期下尚未被市场广泛接受的技术或行业拥有独特的见解,以及对创业有热情和韧性。

「非共识创始人」的种子已然在Jay心中萌芽,并成为Leonis Capital投资早期创业者的标签。

Jay看来,非共识不仅仅是这类创业者的称呼,本质是寻找第一性原理为导向的思想家。早期投资人所需要做的一大部分工作是评估创始人的素质,其中包括以下三个品质:第一,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充满非理性的热情,有独特的思考,能够在客户、员工和投资者面前阐明令人信服的愿景;第二,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韧性,并且有足够的精神和体力来解决问题;第三,伟大的创始人本质上是逆向投资者,他们总是拥有大多数人没有的独特见解。这些人非常罕见,而且不容易识别,他们不必获得主流认可或跻身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榜

“苹果、亚马逊和Airbnb的早期也是如此。”Jay说道,”伟大的创始人和他们的点子在早期的时候都并不是被主流的投资评价系统所能够模式识别的,而这正说明了在早期投资领域,市场并不是有效率(efficient)的,而这是一个好的事情。正是这样的早期“价值偏差”才能够使一个风投基金产生高alpha回报倍数的决定因素。因此,不论是好的创业者还是早期投资人,都必须要有逆向思考的勇气。一个不立足于第一性原理思想的投资人可能很容易因为 Steve Jobs 和 Jeff Bezos 非技术背景的出身而错过了早期对下一代PC和电商巨头的投资机会,也很可能因为 Airbnb 的创始人偏设计背景并且其早期几乎像玩笑一样 (租陌生人的沙发) 的商业模式而错过一个全新的共享经济商业模式的诞生。”

在Jay的投资生涯里,他在“非共识” 的阶段投资了 Marqeta, Workboard, Sleeper, MaintainX, Motion 等美国领头科技公司。这些公司靠自己优秀的产品和对市场客户的深度理解,要么已经上市,要么已是独角兽,要么已经有了高速的增长甚至达到了盈利的状态。

他认为,这些公司的创始人在早期都有一个特点,他们不论是从移民或是专业背景上,都不算是所谓的 “主流”,然而正是这样的独特性让他们对市场有自己的洞察。而作为一名合格的早期风投家,我们的使命就是要做好自己的功课从而在碰到第一性原理为导向的创始人的时候,可以和他们一样,不在乎主流评价体系的想法,有信念地去作他们的第一个资本合伙人。确保 非共识 创始人能够到好的资源,去创造改变世界的产品,这是风投基金的使命,也是我们工作给社会带来的长期价值创造。

“一般创业者和投资人会关心社会名誉、新闻头条以及所有的虚荣指标,然而,以第一性原理为导向的创始人往往更关心根本的东西,比如产品、客户以及产品与客户的契合度。与一个创始人的头衔或是名誉相比 ,我们更在乎他们对本质上的独特看法,这也是决定一个早期风投基金能够持续性地投出100倍回报项目的关键因素Jay看来。

做好服务,识别噪音

早期投资不是一个有效的市场,而且离得很远。从根本上来说,早期VC实际上从事的是公司建设服务业务,而不是所谓的投资业务。”Jay表示。

在Jay眼中,这两个框架之间是存在本质的区别。前者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做好功课,与创始人建立联系,一起发现第一性原理;而后者是关乎交易本身。过去数十年内,只有少数VC做到了前者,比如Benchmark 和Union Square Ventures,而大多数VC是属于后者,跟随市场的变化而调整投资策略,追赶风口赛道,试图用转变的速度,快速捕捉到“价值”。

不疾不徐投资,对于每年的投资数量Jay没有制定激进的指标,他的计划是一支基金投资25-35个项目,五年投资期平均一年投资7个项目,平均到3位合伙人,一人一年投资1-2个「非共识、高质量」项目就可以,相对数量而言,Jay更专注投资质量。

Benchmark是Jay钦佩的风险投资机构之一,他也用同样的标准要求团队,每一位合伙人各具所长,独当一面,能帮助创业者解决创业过程中部分问题。比如Jenny擅长AI,可以为AI项目技术发展创新路径上的盲点提供新的视角,分析AI市场动态中的前沿变化以及促成创业公司和各大厂之间的AI优势资源合作;比如Val基于此前成功创立两家公司的经验,和YC founder、Upstart VP的企业管理经验,可以从实际的营运层面帮助创业公司实现快速的增长;Jay则是一位多面手,掌舵基金的同时,帮助创业者对接客户资源、并且通过自己对于多个经济周期的体悟,与创业者探讨长期的商业发展模式。

“我们是创业者出身,更懂得创业者的孤独和创业路上遇到的困难,而在Leonis Capital帮助创业者会真真正正的落实到每一位合伙人身上,不会交给一个后台的负责人。我们喜欢和创业者沟通,每天与一些聪明的、有梦想的人沟通,会让我觉得每天的生活都很意义。”Jay表示。

不会把基金做大是Jay目前的想法,因为他看到很多国内外的知名基金在面对管理费的诱惑时,投资动作变形、盲目制定策略。他更喜欢站在一线与创始人沟通,挖掘早期投资项目,获得10倍甚至100倍以上的回报,不仅是金钱的荣誉,而更是情绪上的满足。

他回忆道,在遇到美国体育社交平台Sleeper创始人Nan Wang之前,Nan曾遭到硅谷VC 100次拒绝,也曾遭遇到很多质疑的声音,“你的行业已经有很多人在做了,很难切动这块蛋糕”、“你的竞争对手比你有钱,他们要么比你花更多的钱,要么复制一个你的模式”。但是他却做了Sleeper的第一轮投资人,如今,Sleeper已发展成为一家价值5亿美元的公司,其产品在全美应用商店中排名前三。

Jay认为,成为风险投资中的非共识第一原则投资者,需要有独立的思考和不惧逆向的观点,识别噪音和信号的能力。

他讲述道,如果你相信早期资本市场并不是有效的,那么你就可以去忽略其他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而是专注于发展自己对某个市场和哪些技术产品可以产生有意义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社会认同”是噪音,市场的基本面和其技术支持的产品是首要原则。

此外,从当前的宏观角度来看,如果相信技术创新将会持续存在,并且某些市场将永远保持巨大,那么其他投资者的悲观基调就会变成“噪音”,同时坚持与创始人共建市场的契合度产品是早期投资成功的首要原则。

「非共识」是早期创业投资的根基,在此基础上运用第一性原理去深度理解科技和市场的结合点,是 Leonis Capital 创造稳定的高投资回报的方法论。

在Jay的性格里看不到焦躁,被各种会议填满日历是日常,独自远足露营,在夜色笼罩的大峡谷花岗岩上凝望银河、阅读、写作,是向内的思考。对于Jay而言,投资是一辈子的事业,保持求知欲、创始人的同理心和不懈的动力,是一位优秀的风险投资人必备三个特征。

投资也是一种冥想,需要稳定的心态、能够观察存在,没有噪音,不被个人情绪所淹没,才能寻找到真相。这是Jay的早期投资哲学也是他个人专栏中不定期会出现的一段话。(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郭虹妘,编辑|陶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