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和360公司对一款参与西北工业大学网络攻击案名为“二次约会”的间谍软件进行技术分析,报告显示,该软件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开发的网络间谍武器。并锁定了这起网络间谍行动背后美国安局工作人员的真实身份。

然而,9月12日美国国防部公开《2023年网络战略》16页非机密摘要,却诬称中国利用网络手段,长期从事间谍活动。并设定中国为头号挑战,强调要采取“前置防御”的策略,主动破坏恶意网络行为者的活动,削弱为他们提供支持的生态系统。

正如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驳斥的那样,美国的说法“毫无根据”。“中国政府对网络安全的立场是一贯且明确的。我们坚决反对和打击任何形式的网络攻击。”而一向利用网络进行窃听监控活动,对“全球安全的系统性挑战”是美国自己。美国应立即停止在世界各地的网络攻击行动。

芬兰《赫尔辛基时报》网指出,美国已被证明是世界上最大黑客帝国和全球网络安全最严重的威胁。从十年前的“棱镜门”到今年的“泄密门”,大量证据表明美国网络监听和攻击行为从未停息,包括联合国和美国盟友都是受害者。

2020年中国捕获计算机恶意程序样本数量超过4200万个,其中境外恶意程序主要来自美国,占比达53.1%。2020年,控制中国境内主机的境外计算机恶意程序控制服务器数量达5.2万个,其中位于美国的控制服务器约1.9万个,高居首位。

俄外交部国际信息安全司司长安德烈·克鲁茨基赫说,截至2022年5月,来自美国等国的6.5万多名黑客定期参与针对俄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攻击。据黑客组织“影子经纪人”爆料,美国国家安全局针对包括俄罗斯、日本、西班牙、德国、意大利在内的超过45个国家和地区的287个目标进行网络攻击,持续时间长达十几年。

这个臭名昭著的“黑客帝国”,为何屡屡贼喊捉贼,诬蔑他国利用网络手段进行间谍活动?

“美国只是为其在网络空间表现得越来越明显的攻击性找借口。”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表示。美国要在意识形态和政治、情报、作战三个层面跟包括中国在内的对手进行网络空间的争斗。

这实际是正面对抗中国越来越困难,美国寻找的一种新的巧实力“游击战”方式。在美元霸权、军事霸权、科技霸权渐渐衰弱的情况下,以数字霸权维护自身利益的霸权主义心态表现。中国以及中国的5G设备领导者华为成为美国网络霸权最大的阻碍。这也是触发美国情报机构不择手段打压中国高科技公司的主要原因。

美国开展的大规模间谍活动已经成为危害国际安全和国家安全、破坏外交互信、建立网络空间国际规则的最主要敌人。世界各国应联合起来,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改变当前网络空间不公平、不公正的格局,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和谐、公正的国际互联网环境,确保网络空间的前途命运真正归属于各主权国。

(撰文 田贇宗)

编辑:束孟卿

来源:中国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