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如今的中年偶像剧,已经进化到了不需要“中年人”的地步了。
哪怕是贡献出了那么多迷人女角色的影后蒋雯丽,到了国产剧《转角之恋》里,也得硬生生抹去年龄感,装作少女般懵懂的离异女人,和明道大玩“欢喜冤家”的恋爱游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雯丽那丫头”现在已经变成互联网的调侃梗了。/《转角之恋》

倾向“傻白甜”、走幼态风女主路子的中年偶像剧,更像是三十而立的青春剧速成班。
就连都市人最期待的看成熟姐姐如何手捏皮包谈恋爱的戏份,都被简化成了莫名的一见钟情、为虐而虐的苦恋,以及大婆小三的豪门斗戏。
蛮无助的。其实,中年偶像剧,让人恼的不是中年,也不是偶像剧,而是错把油腻当浪漫、使劲儿想把中年故事往“精致体面的中产生活”挤兑的编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又是霸总的豪门虐恋。/《星辰大海》

什么才算是真正的中年偶像剧?相比简单、畅快、天真的情爱,它卷入的现实问题更深,也更复杂。拿港剧来说吧,常被笑夸是“中年偶像剧范本产出”的TVB,曾经有一部讲阶层落差的《载得有情人》。
用现在的眼光看来,这戏叠加的bug有很多。男主不仅没钱,还是单亲爸爸,得照顾年过半百的老母亲。而女主角从国外归来,本身就拥有一位多年的男友,要不是爸爸患病,也不会放下爱情与理想,回国执掌公司。

▲《载得有情人》中,黎耀祥饰演巴士司机祁逸升,苏玉华饰演女老板饶毅昕。

两个完全不同身份的人,彼此产生了情愫。但在草根司机和多金女总裁的故事里,爱情也不是永恒的话题,感情线甚至是极隐晦的。
男女主的剧中任务都不是谈情,而是借着彼此,互相打开过去解不开的心结,接受自以为失败、普通的生活。看完,只觉得清爽、治愈。
《载得有情人》和内地国产剧的观感反差,其实也指向一种缺失——如今观众需要的早已不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份了,而是真正需要呈现“人到中年”的故事,得到更多的体恤和关照。

▲《热带雨》

而中年女角色的样子,也该是更多的。近些年,哪怕是演中年偶像剧,资本也越来越青睐于年轻化的、自带流量的演员,塌房的不只是剧本,还是相似的脸、角色。
实在太怀念那些各有特质的花旦们了。忍不住想来一个“五大中年偶像剧花旦”提名,来给被坏剧本伤到的人儿醒醒神。
列入榜单的女演员,都是颇为主观的私人审美趣味,她们有自己独到的气派、风情和实力,让中年女人的故事和面孔,显出真正的迷人味道来。
宋佳——情欲自主的野玫瑰
一旦有人和我聊起爱与欲望的化身,最想提名的中年女演员总是宋佳。实话说,她的长相属于五官端庄的范儿,给人的感觉甚至有点严肃、正经,可演起戏来却常是“性感得会咬人”。
宋佳的性感,是不自知的,是有血有骨的生命力。她拍《风平浪静》,贡献了国产影视剧中少见的为爱奋起的中年女性形象。像野玫瑰一般扎手、生猛、热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风平浪静》

戏中,她饰演的潘晓霜,是个高速公路收费站员,大龄单身,谈过几回恋爱,可惜都失败了。某一天,她碰上了十多年前暗恋的男主宋浩,为了争取后续联系的机会,索性霸道地敲碎了对方的车玻璃。

▲车窗破了后,撑伞享受浪漫的潘晓霜。/《风平浪静》

随后,她一边主动邀请宋浩吃饭,一边在大排档借着点歌献唱的劲儿散发自己的魅力,了解清楚宋浩还是孑然一人后,更直接大胆又坚定地发问:要不咱俩处处?

▲《风平浪静》

背负命案的宋浩,哪怕对潘晓霜有好感,也不敢沾手。面对他违心的拒绝,潘晓霜硬是以霸道强势的姿态找上家门,直接坐在了宋浩身上,以欲望的身姿逼他敞开心门。
性感,是如今许多国产影视剧乃至中年女演员都讳莫如深的词,但宋佳用大胆的、坦荡的姿态,让一个活到中年的风情女郎有了骨血感。她的性感不是皮囊,而是快意与欣然的灵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风平浪静》

出演这戏时,宋佳40岁了,哪怕在一部压抑的悬疑电影里,她还是贡献了甜美的、地母般的柔润。
据说,担任监制的黄渤一开始还觉得宋佳骨架大,恐怕会和略瘦小的章宇不搭,不太适合这个角色。
但看到最后,恐怕没人忘得了潘晓霜,以及她和章宇的感情戏。

郝蕾——敏感又坚硬的中女
对比宋佳的“美丽”,郝蕾迷住我的,反而是脆弱感。

▲《浮城谜事》

她在《浮城谜事》里扮演“白富美”妻子陆洁,全片几乎纯素颜,顶着黑眼圈、眼袋、皱纹出现在镜头前。得知丈夫出轨后,她崩溃到躲在厕所大哭,甚至跟踪情人,拿包包砸人泄愤。
她是脆弱的,尽管知道了真相,可她依然借用各种手段企图挽回丈夫。
有观众觉得这个角色就是个败笔——她怎么完全不像“大女主”一样,决然一点潇洒离婚,然后重启自己的生活?

▲《浮城谜事》

大概是从前的中年偶像剧总在塑造隐忍的女人,哪怕遭遇再大的苦,她们也得在艰难枯燥的生活中,练就一身韧劲,让人误以为中年女人就必须得是够“硬”的才对。
可郝蕾不是,她把女性的脆弱感都释放了。
不堪的、不被允许的脆弱感,有时候是一种药引,它打破传统路数中必需的克制和隐忍、坚强,告诉你哪怕人到中年,偶尔不懂事、发泄,也完全没关系。

▲《浮城谜事》

郝蕾在采访中也常说:“看到人性的丑陋我就会很脆弱。”但想深一些,脆弱的反面,也是蜕变。
戏中,委曲求全的陆洁,发现丈夫不仅出轨成瘾,连一直潜伏在自己身边的闺密,原来也早在外面和丈夫组成了家、生了孩子。她终于发现丈夫的忠心是不存在的,也学会了放手。

▲《浮城谜事》

这样的角色,如果性子太硬,和丈夫吵架、和情妇对线打架的桥段演过了头,很容易就变成盲目的“恋爱脑”“疯女人”,可郝蕾把人物拿捏得很好,脆弱感与坚韧并存。这样的分寸,可能是追求外貌的流量明星与没有阅历的小花,都很难把握住的。
多亏了郝蕾,才让文艺作品中不一样的中年女人,有了实感。
倪虹洁——从楼阁破门而出的“疯女人”
倪虹洁演中年女人,最好看的戏份,一定是懂“发疯”的贵妇。
最近她在《装腔启示录》里,就轻松演活了一个爱装腔的总裁夫人“刘美玲”——喜欢秀老公的体贴、秀生活的优越,谈到自己没吃过的高级料理,哪怕不懂也非得先装一番,贡献了好些搞笑名场面。

▲《装腔启示录》

刘美玲的疯,刚出场时体现在尽心维持的“娇妻”模样,可我爱看的,偏偏是她离婚后的劲儿。
当她发现老公出轨,这个把自己工作时的犀利模样藏在柔顺外表下的女人,终于决定撕开自欺欺人的完美婚姻假面。她怒怼丈夫、狠抛离婚协议,和情人约会,怎么开心怎么来。
年轻人的发疯剧,这几年看得多了,但中年人的发疯,其实还是蛮少见的。毕竟,中年女人总是被要求成熟、稳重,稍有不慎的举止,都可能被笑“失态”。
但剧中,选择摘下掩饰自己毛糙发质的假发的刘美玲,就像是终于拉开伪装、大胆活回自己的勇者。

▲《装腔启示录》

倪虹洁曾经说她很羡慕这类最终“爱自己、取悦自己、为自己而活”的女角色。反过来看,这类中年女人,其实大多也都沾有了倪虹洁的基因。
她还演过《爱情神话》里的已婚贵妇角色——格洛瑞亚。吴侬软语,风情万种,老公常年不在家,于是她过着“有钱有闲、老公失踪”的快乐生活,偶尔碰上了喜欢的人,也会“欲擒故纵”,主动登堂入室,和对方来个快乐的夜晚。
有人抨击格洛瑞亚不过是风流成瘾的女人,可我更愿意想象她是在婚姻里极尽潇洒的女人——常年失踪的丈夫,也许不是工作忙,而是也留恋婚姻外的花花世界。所以,何必要苦守在其中呢?

▲《爱情神话》

我想,能把不讨喜的角色也演出味道来,恐怕是倪虹洁的一大迷人点。年过40的她,似乎早就把这种自信、坦荡的劲儿,埋在了骨子里。
走内衣主题的红毯秀,当年轻的大小花,都害怕担上不好的名声时,她反而大大咧咧地穿着黑色透视装出场。

她扮演的发疯女人,让人看着可爱、看着爽,其实多少也有本人魅力的加持。
袁泉——自带故事感的女绅士
考古那么多影视剧,才发现迷人的中年女演员是挖掘不完的。
要数学识风的熟女郎,当然还有颇具“Gentlewoman”特点的袁泉,高颧骨、高鼻梁,虽然演了许多女强人角色,可看她的表演,似乎永远不会有轻佻的、只为了卖弄强势而散发的“嚣张气焰”,腔调常常是往内收的。

▲《大上海》

她演的“大女主”,自如才是核心所在,而非脚踩高跟、精致的扮相。这几年,虽然常有人谈起袁泉瘦到陷进去的眼眶、皱纹,笑话她不够年轻了,她却说“我喜欢自己这张有阅历的脸,因为契诃夫的很多话剧,都要40岁以后才能演”。
所以你看,在《大上海》中的她,仅凭一个泪目回眸,就让人记住了满身倔强和骄傲的“叶知秋”,让人相信她在爱情中的坚守和放弃有多无奈,连周润发也大叹“袁泉的演技让人接不住”。

▲《大上海》

真正的中年偶像剧,哪管几条皱纹啊,哪怕相似的角色,好的演员也能演出不同的味道来。
姚晨——撒野叛逆的“娜拉”
如果说袁泉的特质是坚强中的千百种细腻,那姚晨,则是我想象中,最具有“反转”味道的中年花旦。
从前,她演过许多女性角色,但不管是《都挺好》里极为奋斗的苏明玉,还是《找到你》里的女强人李律,都是难以脱离婚姻规训和原生家庭困境的女人。

▲《都挺好》/《找到你》

也许正因此,她演起叛逆的中年女性来,才格外有自由感——哪怕步入中年,女性的模样也可以不那么合理,她们可以失败,也可以憨勇。
她可以是《摇滚狂花》中的叛逆单亲妈妈蓬莱,为了追寻理想,脱离了刻板的母职,带着吉他与烟熏妆,选择了“出走”,哪怕最终面临的是现实失意的打击。

▲《摇滚狂花》

她也可以是《送我上青云》中无奈患病,于是尽情燃烧欲望的剩女。真正的中年女性,世界更宽也更广,又怎么会古老地被困于追求事业的体面与婚姻家庭的琐事里呢?

▲《送我上青云》

时常感叹,每回看这些中年花旦的表演,总是常看常“新”的。她们的阅历、故事、气质、演技都在变与沉淀,身上的光彩,仍然大有可为。这些女演员,才是我们想象中值得喜欢的样子。
看腻了流水线的中年偶像剧与脸,便越发期待看她们在荧幕出现。
那么,你心头的五大中偶花旦,又都有谁呢?

内容作者:丰白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