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109哨所战士李族高

杨星火

  • (1978年11月9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族高:四川省邻水县城南区板桥公社新房大队,下中农。父亲:李幺毛,现年45岁,当了20年生产队长。母亲:张碧英,现年44岁。哥哥:李族和,现年24岁。弟弟:李族国,现年16岁。

李族高:我生于1956年。初小毕业。13岁在生产队务农。1977年1月应征入伍,时年20岁。

我当新兵在营部训练了两个月,6月分到安多连队。7月初,连长找我谈话,征求我的意见时说:“拟定调我到109维护哨工作,上面气候恶劣,巡线护线,工作环境艰苦,问我有什么想法?” 我笑着对连长说:“服从连队领导决定和对我的信任,我沒有什么想法。虚心向老兵学习,老兵们都能适应上面的气候,我相信自己上去后,能战胜恶劣的气候环境,适应自然气候,并不是气候来适应我,我会努力做好各项工作” 。

我上到109哨所来后,这里比之安多气候有较大差别。安多县城海拔4600左右,地理位置受唐古拉山冰山雪岭的气候影响,自然环境、气候恶劣。然而唐古拉维护哨驻地海拔5300多米,严重缺氧,对人的吃住行走、工作都带来不利。

我上来沒有几天,连长就打电话上来问我,有沒有高山反应?我说没有。我听到连长亲自打电话上来询问我有没有高山反应,心里由衷的感激连长对我一个新兵的关心,这种关心增加了我战胜困难的勇气。

今年(1978年)2月大雪封堵了公路,正值春节大年初一天,我和纪律友随同道班工人一路外出去108公路段撮雪,公路上的雪陷过膝盖。挖雪挖到下午五、六点钟才回来,这是一个难忘的大年。

因车辆抛锚的驾驶员半夜三更的来敲门,他们进维护哨,把三间房屋都住满了。他们沒有吃饭,饿的很。我们赶快给他们煮饭。想起过去我母亲的手被摔坏了,半夜去城里求医,一路上走得很累,后来到一家人去住宿,别人热情接待我们。现在驾驶员为建设祖国边疆运送物资很辛苦,车辆在这冰天雪地抛锚,前不靠村,后不靠店,又是过春节,沒有什么好吃的招待他们,只能用高压锅压大米饭,用“老梭标” 招待他们。在唐古拉山上只有这么个条件,请他们理解。驾驶员也知道这里的条件,他们说:“有饭吃就不错了。”

三月份的一天上午,总站来电话,叫我们去抢修电话线路。我要求去,连长不要我去,连长、李胜利、王文军,道班辛普要求去。李胜利从北京回来,手套都没有戴。

11月13日,早晨起来,我觉得窗外不那么亮,仔细一看,原来漫山白雪,昨夜,唐古拉山静悄悄地下了一场大雪。哨所门前,大雪封了路,战士们挥舞园锹在铲雪。我踏着积雪,向我往日跑步、早操的公路走去,举目一看,四周白雪茫茫,看不见一座雪山,也看不见一条冰河,连那唐古拉的主峰巴斯康格雪峰也无影无踪,仿佛我生活在一个雪白的小岛上,周围是茫茫的雪雾!多奇特的唐古拉风雪啊!

风从西边吹来,像刀子刮,我感到脸和耳朵都麻木了,连忙转身回到哨所。

道班工人告诉我,凡是风从西方刮来,再加上巴斯康格峰上有云彩,准下雪。我回想了一下,昨天下午就是如此。

11月15日。我按习惯,还是早晨八点起床,匆匆出门走向公路,走向玉石似的巴斯康格峰。是什么在雪山上闪闪发光?我揉了揉眼睛,不禁大吃一惊!啊!这是一轮银盘似的月亮吗?它是那么圆,那么亮,把个巴斯格峰照得银光闪闪!我低头看了看表,正是早晨八点二十分;雪山上的月亮,却闪耀在西方!清晨八点看见这银盘似的大月亮,恐怕只有到过唐古拉的人,才能看到这样的奇景了!我怎不更爱祖国西藏?我又怎不为此而感到自豪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注:本文插图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杨星火:四川省威远县人。1925年生。国立中央大学化工系毕业。1949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随十八军进藏。曾参加修筑川藏公路、平息西藏叛乱和民主改革、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边防建设等。在西藏工作20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军旅诗人。

后期整理:刘光福、雪松

作者:杨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