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宫的公厕里有鬼!

太凶了,妈祖面前也敢造次。

男厕里的,是个女鬼,索命厉鬼!

2014年,我国台湾省的网络上,悄然兴起关于一则男厕里闹女鬼的传说。

不止一个人声称自己亲眼见过那个女鬼。

无头的,赤裸的……

你能在最里面的隔间里听到她瘆人的笑声。

那笑声,好像隔着好多层塑料袋。

闷闷的。

一、凶厕女人头

2013年3月15日傍晚,台湾省新北市水上乡。

当地主祀妈祖的璇宿上天宫里,两三香客正在虔诚祭拜。

突然,一个女人的尖叫传来,在大殿之中久久回荡,吓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人头哇!人头!”

一个保洁阿姨跌跌撞撞、失魂落魄地穿过走廊,跑向妈祖像,扑倒在蒲团上,不停地磕头。

“妈祖保佑,妈祖保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上宫内部(来源:中评社)

半天,她才有力气重新站起来,就近到水上(乡)警察局报案,此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

稍早些时候,新北市三重乡大同派出所收到一封手写匿名信,内容十分诡异:

陈婉婷的尸体在嘉义水上农会旁200米外的公园男厕里,我没办法处理,请好心人帮忙。

落款为“好心人”。

收到信件后,三重分局立刻通知水上分局。

好巧不巧,就在水上分局的警察准备出发寻找尸体时,撞见人头的保洁阿姨赶来报案。

时间是下午6点至7点,当警察赶到时,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公厕年久失修,还有一股恶臭,头顶上的灯泡接触不良,不时闪烁,发出“滋滋”的异响。

根据保洁阿姨回忆,最里面的隔间被反锁了好几天,她怀疑是谁恶作剧,就用钥匙打开,里面只有一个黑色塑料袋,丢在水箱上。

兴许是谁遗落在这的?也有可能是谁丢在这的一包垃圾。

保洁阿姨好奇地解开一层又一层塑料袋,最里面是几件女人的衣服和脏兮兮的内裤。

再往下翻,却是女人的长发!

头皮清晰可见,还有一堆像超大号头皮屑的盐巴混在其中,吓傻了的保洁阿姨,尖叫一声,随后下意识跑向了门外的妈祖行宫。

当警员抵达时,昏暗的隔间里,一个被白色塑料袋被摆放在马桶的水箱上,满是盐巴、干瘪发皱的女人头,透过衣服,她的双眼,正直直地盯着外面……

在场的警员接受采访时仍心有余悸,说从没有看过这么可怕的场面。

警员在黑色塑料袋里,还发现了一张写着被害人名字“陈婉婷”的纸条,字迹跟匿名信相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警方调查,三重区确实有一名叫陈婉婷的女子,已经失踪近半年。

陈婉婷的母亲从老家赶来,虽然头颅被腌盐脱水,脸部干皱难以辨认,但母亲还是认出塑料袋里的衣服,而女儿缺失的上槽牙,也与这颗头颅的特征相吻合。

确认是女儿后,陈母当场泣不成声。

她想不通,住在老家的女儿,到底招惹了谁,会被如此残忍地对待?

此时,陈母也没想到,当真凶被捕后,她竟然会向法官求情,免除凶手的死罪。

二、校花陈婉婷堕落史

陈家在基隆做水果生意,陈父二十多年前喝酒过量去世,只有二儿子陈佳富和二女儿陈婉婷住在老家。

陈婉婷精神上有些问题,母亲每周都会来看她,2012年底,女儿意外走失,心急如焚的母亲就马上报了案,没想到母女再面,就是这样触目惊心的场景。

陈婉婷,原名陈淑慧,天生美人胚,清秀甜美,学生时代就是校花,爱慕者众多,甚至有星探想发掘她做艺人。

但在中学时代,她却意外染上毒瘾,被迫辍学,才18岁就跟人结婚。

好景不长,大约在2002年,她的新婚丈夫竟然另遇“真爱”,强行同她离婚。陈婉婷只能回老家和二哥一起住。

离婚后,陈婉婷尝试过自杀,从此精神失常。

邻居常见她浓妆艳抹身穿睡衣在外游荡。

在此期间,她再度开始吸食毒品。

为赚取毒资,她开始出卖身体,发生关系500块,摸胸一次100块,毒瘾发作时,后者会“打折促销”,只要50块。

有看不过去的街坊邻居,会直接塞钱接济她,但那只是让她毒瘾更加深重。

迷信的陈母找大师算命,大师说给女儿改名就能转运,因此,陈淑慧改名陈婉婷。

邻居们并不知道她改了名字,仍旧叫她“阿慧”。

而跟她交易的男人们则叫她“小甜甜”或“小红”。

其实,政府每月会给陈婉婷8000台币(约合人民币1800多)的救济金,这笔钱陈母会让哥哥陈佳富代管,供妹妹生活。

但是,这笔钱似乎并没有真正给到陈婉婷手中。

因为不止一个邻居或朋友提起,陈婉婷生前说过:

“要跟哥哥睡觉才能拿到钱。”

考虑到兄妹俩的生活状态,以及陈佳富私下里无处安放的变态欲望,她很可能真的长期被自己的哥哥性侵。

由于陈婉婷会在家中接客,陈佳富其实知道妹妹仔进行卖淫活动。

甚至,有人猜测,陈佳富才是让陈婉婷卖淫的幕后推手。

在警方的问询中,陈佳富坦诚觉得这种事“令我感到丢脸”,但没人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趁机对妹妹下毒手。

毕竟,陈婉婷精神有问题,私生活混乱,无论她怎么求救,都只会被人当作“疯话”处理。

就这样,在2012年的冬季,在二哥的未婚妻小刘抵达台湾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婉婷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毫无疑问,二哥陈佳富就是最大嫌疑人。

更加变态血腥的事实,逐渐浮出水面。

三、变态淫虫

警方调查发现,过去的两年里,陈婉婷的二哥陈佳富连续在5家保险公司为妹妹投保,赔偿金高达150万人民币。这一行为引起了警方的怀疑,随即对其展开调查。

陈佳富出生于1975年,家中排行老三,中学毕业后当了厨子,生活十分拮据,只能和妹妹一起住在老宅子里。

在亲戚朋友眼中,他只是个有点古怪的老实人。

但没人知道,陈佳富其实是个疯狂的“私生饭”。

警方在调查他的私人物品时发现,陈佳富的记事本上,写满了不堪入目的激情表白,主要告白对象是女明星卓文萱。

不仅如此,他还把这些表白和自己的半身裸照寄给对方,称呼对方为“爱妻”,并威胁对方不许拍吻戏,因为“他会生气”。

他甚至将沾有自己J液的卫生纸寄给卓文萱。

在警察询问中,陈佳富讲到这些时,毫不掩饰,甚至眉飞色舞,难掩的激动兴奋。

陈佳富告诉警方,他“那方面”能力很差,跟老婆每次都是草草了事,只有用这种方式,他才能满足男人的欲望。

2012年,37岁的老光棍陈佳富,才终于跟比他小十几岁的福建籍女性小刘相亲成功,小刘对陈佳富其实没什么感情,就是想借机搬到台湾。

当然,陈佳富在小刘面前伪装得很好,老实本分,温柔体贴。

陈、刘两人在2012年结婚,陈佳富坦白自己与妹妹陈婉婷同住。

他说,妹妹吸毒酗酒,不检点搞滥交,“不是个好东西”。

但小刘并不介意,因为她想要的,只是换一个新环境。

这年的12月30日,小刘嫁到台湾。

与她想象中的不同,丈夫口中又现代又繁荣的台湾老家,跟福建县城,倒也相差不大。

而她同意求婚前,那个体贴温柔、会下厨、疼老婆的陈佳富,突然性情大变,他甚至会对小刘进行人身威胁,还说:

“你是我买来的,全身上下都是我的!”

但当12月刘某搬到台湾居住时,房中却不见陈婉婷的身影。

陈佳富轻描淡写地说,妹妹走丢了。

小刘现在再回忆当时的情景,觉得陈佳富的表情和语气,意味深长。

四、杀妹骗保

刚来不久,小刘就闻到房间里似乎有臭味,就问陈佳富要不要打扫房间。

哪知此举却被丈夫大加训斥,说那只是窗外传进来的油烟味。

小刘害怕极了,不敢违背丈夫。

2013年2月26日,小刘匆忙返回大陆。

最初,在接受采访时,小刘说是因为亲人去世,回乡奔丧。

但在福建警方的问询下,小刘终于承认,是因为无意中在冰箱里看到一颗冷冻的人头,担心自己被灭口才回的老家。

她还提到,刚到台湾,陈佳富主动提出为她买保险,但因为居住证没办下来,只好作罢。

现在回想起此事,小刘还是觉得后怕和心悸。

真正的陈佳富,就是这样一个贪得无厌、凶狠残暴的人。

而利用妹妹骗保,他整整筹划了两年。

早在2011年,他就考虑过被抓后怎么逃脱死刑,于是想给自己安排一个精神病人的身份。

利用大哥、小妹都有精神疾病的借口,他以家族病史为由,办了一张“中度精神障碍证明”。

2012年12月9日,母亲照常来看望儿子和女儿,然后返回基隆。

当晚,陈佳富摸黑来到妹妹的房间,掐住她的脖子。

死吧,去死吧!为了我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

当他以为妹妹已经窒息死亡,准备离开时,妹妹却吐出一丝微弱的气息。

已经彻底疯狂的陈佳富,从厨房取来菜刀,直接割下了她的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厨师,陈佳富熟练地在家中分尸,并将妹妹的头抹上厚1-2cm的盐巴腌制,避免其腐烂,然后就藏在了冰箱里。

分尸后,陈佳富没日没夜地在屋里剁骨头、用绞肉机绞肉,并把它们冲进了下水道。

但没几天,邻居就来哐哐砸门,把陈佳富吓得灵魂出窍。

“你到底在家里干嘛啦?”邻居问。

原来,他冲的碎肉、碎骨,把年久失修的下水管道堵了,碎肉混着下水道的秽物流得满街都是。

他连忙提出要打扫,但好心的邻居说他们打扫就行,还关切地问了下妹妹小慧的近况。

从那天起,他不敢再把碎尸冲进下水道,只好分批次,把装着妹妹碎尸的黑塑料袋拎到远处抛弃。

在老婆以“奔丧”为由回大陆期间,陈佳富决定处理掉这颗头颅。

2013年3月13日凌晨4点,陈佳富身穿白色外套,戴着摩托车头盔,拎着黑色塑料袋出发了。

他在嘉义当过兵,熟悉地形,于是打算在那里抛尸。

台湾火车站的安检约等于没有,陈佳富很轻松地就拎着妹妹的脑袋混了进去。

在火车站的卫生间里,他换了一身黑色棉服,手里的塑料袋也变成了白色。

抵达嘉义后,他来到水上乡,把头颅放到了妈祖行宫的公共厕所里,并把隔间上了锁,搞成有人的样子。

他故意选了一条沾着男人精液的内裤,包在妹妹的这颗头上,希望误导警方思路,认定为奸杀或情杀。

然而48小时过去,新闻里还是没出现公厕腌头的消息。

陈佳富想,如果人头被当成垃圾直接丢了,自己就要等妹妹失踪满7年,被法律认定为死亡,才能得到那笔赔偿金。

他已经等不了了!他现在就要暴富!

于是,他准备写匿名信举报自己抛尸的地点。

没错,直接寄给警察局。

为模糊笔迹,陈佳富故意把字写得歪歪扭扭,每一个笔画都写上二三十次。

然后,就有了本文开头的惊悚情节。

五、外星人在追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