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年轻人能躲过“速成班”的诱惑。

象牙塔里的年轻人。女生躲得过和舍友拼团的“化妆速成班”,男生拒绝了走向阳光开朗大男孩的“吉他速成班”。却躲不掉加入校招大军时抚慰心安的“零基础Excel速成班”和“面试速成课”,也躲不过决心考编时缓解焦虑的“公考陪跑名师团”。

经历着社会毒打的年轻人。2020年,羡慕踏着短视频这阵风走红的网红,报了“短视频运营培训班”,便信誓旦旦要发展自己的自媒体副业。2021年,眼红牛市长虹,上了几节“基金、股市训练营”去理财,但除了说话语句里多了几句“长期主义”外,没有财奔向你。

速成班才是年轻人最真实的彩票站。“速成班”里售卖的,是打着知识和技能外壳的希望。

短视频走到了红海,股市长绿不衰,之前的速成班未免显得有些过时。站在公司裁员和倒闭缝隙里的年轻人,将人生的光寄托在了“转行”和其他搞钱途径上。“速成班”披上了“未来职业”的新马甲,帮助年轻人成功押注“未来最有前景的行业”。

仿佛永远只有在“未来职业速成班”里,才能嗅到新生的希望。

考证,是进军ESG的第一把镰刀

“交了四千多学费上这个ESG考证速成班,老师就是念PPT,我多追问几层,他甚至解释不清楚概念”,上了几节课后,李小倩非常后悔当初的冲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小倩ESG考证培训班价格(图源:李小倩)

这个冲动,缘起于一次加班后的末班地铁。

“真心建议女生去冲新能源ESG”,瘫坐在末班地铁上刷手机的李小倩,在刷到这篇小红书时,沉睡已久的冲劲涌上心头。她麻溜在搜索框里输入了“什么是ESG”这几个字。

概念很枯燥。简单一点的话来说,ESG是企业在低碳环保可持续层面做出的贡献。未来对企业投资的判断评价,除了关注财务指标外,会有越来越多人关注企业在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方面的情况。

定义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小红书和微信搜索反馈的答案,让加班到十一点,已经双眼无神的李小倩眼里重新有了光。“新兴行业、下一个风口、工作稳定没有九九六、月薪2W+、外企、现在缺人”,屏幕里出现有关ESG的每一个词,都精准击中她的痛点。

在小红书里搜索ESG,文案让李小倩眼里有光(图源:李小倩)

李小倩在一个民营咨询机构做研究员,这个职业听起来光线亮丽——学历门槛要求硕士以上,朋友圈里时常能看到他们全国跑去调研,时不时能在媒体上看到他们机构计算的某行业市场规模测算。

实际上,朝九晚十一写报告,甚至凌晨一两点客户还会提出修改意见,即便内心不愿,还得微笑回复“好的,没问题”。因为久坐和高压,让刚毕业两年的她年龄看起来像30+。每周去中医院做理疗,成了李小倩办公室同事共同的消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小倩久坐,颈椎出现很多毛病(图源:李小倩)

咨询也是一个红海的行业。今年需要出具报告的客户越来越少,咨询的定价也一减再减。3年前能报价90万的项目,今年报30万还会被竞对机构抢了空。李小倩所在的机构,今年已经裁员1/3。

她想离开这份工作想疯了!这折磨人的乙方,谁爱做谁做。这夕阳行业,不会是人生的正确选择。

所以,李小倩看到ESG工作没有九九六,主要是舒服的外企招人的时候。她本着“早入行,早享受”的原则,第二天就摸鱼找了一天ESG的入门资料。

但是,ESG作为一个与碳中和相关的新兴行业,除了一些报告外,没有什么实用的入行经验。所有的资料,都告诉她——要想进入这个行业,最简单和最实用的方法是考证。

考证,李小倩是专业的。

一如李小倩刚毕业时,想进金融行业,周围的人告诉她,起码要拿个CFA一级。也正如她身边同事的升级打怪,经济师、CPA、法考,一个都没落下。

以至于到现在,李小倩仍有一个错觉,只有拿到了证书,自己才可以成为专业人士。

网上流传的ESG考试类型,考试费用一个比一个贵(图源:小红书)

尽管这些证,只有在简历撰写时会被剪短提到一句。现实工作和考证毫无关系,这些当初被视为门槛的证件,就跟考证时的焦虑烦躁一起,被尘封在抽屉的最底层。

本质上,李小倩和她周围的人,考的不是证,而是对未来生活的安全感。

在摸鱼找资料的同时,李小倩快速理清了ESG可以考的几个证,给自己选定了一个小红书上最火的“ESG考证速成班”。

“并没有讲得多好”,李小倩越来越心痛花了四千块报四周的速成课。作为培训班的“忠诚客户”,她通过的每一个证,都没免掉报班学习这个程序。

现在报名的速成班,就是普通的课,一些商业分析的内容加上了环境、社会这些新的分析维度,B站上免费的课甚至讲得更清晰。

还有一点,令李小倩更后悔当初做的决定的是——在招聘软件上,她所在的城市,只有5个ESG相关岗位正在招聘。

五位数的AI线下班,培训、工作介绍一条龙

“这绝对是一个机会,我们线下班很多文科生转行的,越早学习,留给你的时间越多”,电话里的销售持续邀约李白冰到他们线下班去免费体验。

她咨询的是“AI产品经理”的培训课程,或者,更聚焦一些,叫做“AIGC产品经理”。这是今年伴随着AIGC和人工智能大模型被关注而火起来的一个职位。时不时有媒体把这个职位定义为“AI时代最有前景的职业”。

网络上对AI产品经理这个职位的推荐,文案都大差不差(图源:小红书)

李白冰对这个职位非常上头,因为她发现,这是一类最文科友好的高薪职位。

刚开始,李白冰以为媒体上写的“年薪可达50万以上”是胡诌。直到她翻招聘软件,看到这个岗位待遇都在15-25k,一年至少有15薪,对金钱的渴望让她放下手头中的事情,立刻去搜寻这个岗位相关的信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招聘软件上,这类职业薪资都不低(图源:猎聘)

此前,李白冰从事电商运营工作,她的生活和“人工智能”这类技术学科毫无关系。所谓“文科友好”,是因为“产品经理”是一个“非技术岗”,本身就对岗位候选人的学科限制没那么严格。只要补足编程和技术上的短板,这类职位李白冰踮踮脚还是能够得着。

毕竟,她现在已经被裁员,在家躺了一个月。投简历屡屡碰壁,看了几家现在大热的新能源、半导体公司,里面甚至没有她能够投的岗位。对非理工科的李白冰来说,AI这个领域,是她能够顺利转型的重要希望。

李白冰自己打印了很多AI相关的资料,却发现靠自己学太困难(图源:李白冰)

每一个新事物出现,培训都不会出席。

自从李白冰寻找这个职位相关的信息开始,她就像进入了盘丝洞,抖音和小红书持续给她推相关培训课程。她的微信新加好友,起码有5个以上不同机构给她介绍课程和报价。

她好像进入了大观园。微信里的机构课程报价,一个比一个贵,课程服务一个比一个多。本来以为就是买一套课而已,几百块钱就能搞定,结果四位数价格才是起步价。课程只是基本服务,求职陪伴才是重点。

李白冰其实非常动心。因为机构承诺,从报班开始,机构就实行全包服务——包大厂案例资料,包括大厂AIGC产品经理面试题和原题库。包专业老师包装简历,包推荐工作,包面试指导。让李白冰有了重回高中的感觉,你只管交钱和努力,其他一切有人帮你解决。

原本只想买一个苹果,培训机构却给她画了整个果园。

没有抵制住机构邀约,李白冰去线下体验了课程。

不到20平米的会议室里,有6个人共同听老师讲课。“他们都是现在没有工作的状态,全职学习准备转型进入这个行业”,机构销售人员给李白冰介绍道。李白冰看了看教室内,甚至还有挺着个大肚子的孕妇在拿着电脑做笔记。

半天课下来,知识的密度,和小组讨论的氛围,都让李白冰感觉非常满意,她已经有一种转行成功,已经进入大厂和同事一起做项目的感觉。只是,十二点下课铃响起,立刻被销售“抓住”的李白冰从“大厂女工”变回了灰姑娘。

“28000?”,李白冰重复了一遍销售的报价。这一套服务的价格太贵了。本来李白冰的预期是,一万块钱左右自己咬咬牙都能接受,两万八这个价格,甚至高过她被裁员的补偿款。

看出李白冰的犹豫,销售换了另一套攻略方法。销售给李白冰展示了其他机构的价格,“你看这个给创业者开的AIGC培训班,2天价格就是三万九了,我们这里是上一个月的课,还有无限期复训,我们这里两万八买前途,真的很值当。”

“值当吗?” ,李白冰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是,她的屁股先她的大脑做出了选择。她拢了拢资料离开了办公室,最终也没能忍心让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

年轻人的金钱焦虑,让我摆脱了上班

直到做了“蓝海陪跑速成班”,曾宇文才领悟到,大钱是突然刮来的,而不是辛辛苦苦上班赚来的。

这个蓝海陪跑速成班,其实也不是什么“真蓝海”,就是每天给交了学费的学员更新一些“有信息差”的项目。比如,用AI写作来写小红书或者短视频的文案。并带这些学员进行“实操”,全程解答他们在“赚钱”路上遇到的问题。

AI写作,是曾宇文速成班里的重要项目(图源:小红书)

听起来是一些很“歪门邪道”的项目,但事实上来报名的年轻人还真不少。从曾文宇半年前开始想到这个“商机”到现在,他已经有接近300名“学员”。

“他们都想能多一份收入,所以来参加了我的速成班”。学员能不能真正赚到钱,曾文宇没有认真统计过。“反正总是有人有赚钱的反馈”。

但是他自己,却是实实在在,用这个项目摆脱了对未来的焦虑。

“已经付款了”,聊天框弹出这条信息的时候,曾宇文的微信支付也出现699的收款记录。曾宇文熟练地将一些资料信息发给付款的人,并把他拉进群聊,整个过程没有超过2分钟。

“真舒服啊”,这已经是今天第7个人的付款了,早上起床到现在中午十一点,曾宇文在床上躺着就已经收了接近5000块。

窗外阳光有些刺眼,让躺在床上收着钱的曾宇文好像回到了1年前。状态完全不一样。

1年前这个时候,在38°高温下,坐着地铁和公交去各个公司面试。面完了,就在公司楼下找个快餐店,点个十几块的粿条,将就着又是一餐。吃完赶去赴下一个面试的约。但结果是,被拒绝了一次又一次。

曾宇文面的是“新媒体运营”岗位,虽然他运营着一个公众号和一个抖音号,但因为没有出色的学历,加上已经毕业了3年,在一群名校毕业的竞争者面前,他被全面碾压。

而且当时,他的公众号和抖音号,只能靠一些链接的返利和广告赚钱,每天的收益也就刚刚够他吃一顿饭。用“糟糕”来形容他的状态,再适合不过。

曾宇文的转变发生在半年前的一个晚上。他像往常一样打开公众号后台,看到一个粉丝给他留言,“大佬,求带公众号运营”。本来没觉得自己运营有多厉害的曾宇文主动和这个粉丝聊了天,传授了一些经验。

粉丝爽快地给曾宇文发了一个200块的红包。曾宇文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经历可以抚平别人的焦虑,还能顺便为自己赚点钱。

微信支付又出现了699元的收款记录,提示音将曾宇文的思绪拉回到现在。今天收了8个人的款,是因为他在朋友圈宣布了:从下午两点开始, 他的“蓝海项目速成班”即将涨价到899元。

从最开始的99元,经过了199元,再涨价至399元,才到现在的699元。如果涨价到899元,这将是他的第四次涨价。

“越是涨价,他们越甘之如饴”,曾宇文完全不担心涨价会失去潜在的客户。“大部分的他们和当时的我一样,在生活和工作上普普通通,不想安于现状又无从改变。他们来付费,是来寻求改变的”。

毕竟,能让人产生改变的希望,从古至今,只要有人卖就有人买。

结语

每个时代都有特定的职业焦虑,而改变的途径却从未改变。没有任何职业规划能准确预测未来,没有人能躲避“焦虑税”。

在无数个翻来覆去夜不能寐的深夜,悔恨着一无所成的今天,想过数不清的策略期望能改变明天。想要努力,却不知应该做什么,想同时做很多事,又想立即看到效果。

MBA是中产的精神图腾,未来职业速成班则成了普通人的平替MBA。普通人可不管,当下自己有多困难,也不愿意思考这把镰刀是否锋利。他们只知道,这是在瓶颈时能抓住的稻草,是当下的救世主。

速成班后的结果无人可知,结果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似乎找到了他们,就寻找到了“普通人的风口”,就能在当前的失意里铺好明天的康庄大道 。

*文中人物部分为化名。